筑牢保护未成年人的法治堤坝

点睛

人民法院推动妇女儿童权益保护工作综述来源:人民法院报发布时间:2016-03-08
08:47:19字号:小大打印本页

——人民法院预防惩治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工作综述

妇女权益是基本人权。我们要把保障妇女权益系统纳入法律法规,上升为国家意志,内化为社会行为规范。

依法惩治侵犯妇女儿童权益犯罪切实维护家庭和谐与社会稳定

来源:人民法院报发布时间:2019-09-03 09:26:03字号:小大打印本页

我们要维护好少年儿童的权益,我们不能让侵害少年儿童权益的言行发生。

人民法院推动妇女儿童权益保护工作综述

少年儿童是国家的未来、民族的希望,少年儿童的健康成长关系着亿万家庭的幸福安宁。

习近平

依法惩治侵犯妇女儿童权益犯罪,是人民法院肩负的重要职责,对于保障妇女儿童的合法权益,维护家庭和谐与社会稳定,不断提高社会文明程度,意义重大。近年来,人民法院充分发挥审判职能作用,求真务实,开拓创新,多措并举,推动妇女儿童权益保护工作特别是刑事司法保护工作的开展,效果显著。

近年来,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处于多发态势,引发社会广泛关注。为使少年儿童远离伤害,人民法院充分发挥审判职能作用,依法严惩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为少年儿童健康成长撑起坚实的保护之伞。

对拐卖妇女儿童犯罪,要深化互联网+在打拐领域应用,推动形成全民反拐局面。

从严惩治各类侵犯妇女儿童权益犯罪

架起司法高压线

要完善对未成年人不良行为早期干预机制,探索适合未成年人身心特点的教育矫正体系。

随着持续高压严惩和综合治理措施的逐步落实,人民法院受理此类案件数量自2013年起呈逐年下降趋势。2015年,全国法院审结拐卖妇女、儿童犯罪案件853件,判处犯罪分子1362人,相对于2010年审结1919件、判处3631人,下降幅度分别达55.55%、62.49%。采取偷盗、强抢、哄骗方式拐卖儿童的案件下降幅度尤为明显,拐卖妇女、儿童犯罪高发态势得到初步遏制,但亲生父母出卖或者遗弃儿童被贩卖的现象突出。

人民法院对未成年人权益历来坚持优先保护、特殊保护和重点保护的原则,对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采取零容忍的态度。2018年11月、2019年7月,最高人民法院先后发布两批典型案例,其中包括云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强奸女学生10余名的小学教师陈玉章被判处并执行死刑案,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拦路抢劫未成年学生并结伙强奸未成年女生10余名的潘永贵被判处并执行死刑案,山东省临沂市强奸多名幼女并强迫幼女卖淫的何龙被判处并执行死刑案。人民法院坚持以高压的态势震慑性侵未成年人犯罪,以严厉的惩处给心怀不轨者敲响警钟。

孟建柱

依法从严惩治性侵害犯罪,2013年至2015年,全国法院审结强奸犯罪案件66736件,判处犯罪分子62551人;强制猥亵、侮辱妇女犯罪案件6450件,判处6691人;猥亵儿童犯罪案件7610件,判处6620人。

“对那些利用自己的特殊身份和便利条件性侵、残害儿童的,对那些将校园青少年学生和留守儿童作为犯罪目标的,坚决依法从重惩处。犯罪性质、情节极其恶劣,后果极其严重的,坚决判处死刑,绝不姑息。”最高人民法院刑一庭负责人指出。

澳门新葡萄京官网注册 ,依法妥善审理婚姻家庭、继承纠纷等家事案件,对于维护家庭和谐,保障未成年人、妇女和老年人合法权益,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促进社会建设具有重要意义。

制定司法解释及规范性文件,织密妇女儿童权益司法保护网

织密制度之网

周 强

针对当前侵害妇女儿童权益的关键领域和突出问题,最高人民法院果断出手,制定司法政策文件,给予特殊群体充分保护,措施更有力、程序更严谨、领域更全面。

近年来,最高人民法院出台一系列司法解释及规范性文件,织密未成年人权益刑事司法保护的制度之网——

通过司法依法保护妇女儿童权益,是人民法院肩负的重要职责。为切实履行好这一职责,维护社会和谐稳定,近年来,人民法院充分发挥审判职能作用,开拓创新、多措并举,推动妇女儿童权益保护工作特别是刑事司法保护工作的开展,取得了显著的效果。

2010年,最高人民法院牵头起草发布《关于依法惩治拐卖妇女儿童犯罪的意见》,会同有关部门,针对拐卖妇女、儿童犯罪高发的严峻态势,构建了“公安机关接到儿童及不满十八周岁少女失踪的报案必须立即立为刑事案件”、“以非法获利为目的出卖亲生子女以拐卖妇女、儿童罪论处”等多项具有开创性的制度和原则,解决了长期以来儿童失踪报案立案管辖难、追责难、惩处力度不够等诸多难题,对依法严惩和遏制拐卖犯罪起到重要指导作用。

2013年,最高人民法院牵头起草《关于依法惩治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的意见》,并与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共同发布。该意见明确了“奸淫幼女明知认定”“公共场所当众猥亵认定”“校园性侵案件中教育机构民事责任承担”等一系列重要问题的法律适用标准;对于承担教育、监护等特殊职责的人员强奸、猥亵未成年人,进入未成年人住所、学生集体宿舍实施强奸、猥亵,强奸、猥亵农村留守儿童等严重情形,明确要求从严惩处;对强奸未成年人的成年犯罪分子,一般不适用缓刑,为保护未成年人权益织密制度保护的网络,架起不容触碰、逾越的高压线。

严惩犯罪

2013年,最高人民法院牵头起草发布《关于依法惩治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的意见》,与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共同发布的上述指导意见,明确了“奸淫幼女明知认定标准”、“教师、监护人等特殊职责人员性侵从重处罚”等一系列重要问题的法律政策适用,受到好评。

2014年,最高人民法院参与起草发布《关于依法处理监护人侵害未成年人权益行为若干问题的意见》,对监护人侵害未成年人行为的报告、处置、临时安置以及签发人身保护裁定、申请撤销监护人资格的条件程序等问题进行明确,激活了长期虚置的法律条款,有力回应了发生在家庭内部的虐待、性侵等侵害未成年人权益的违法犯罪。

保护妇女儿童权益

2014年,最高人民法院联合有关部门起草发布《关于依法处理监护人侵害未成年人权益行为若干问题的意见》,明确了“公安出警、处置、带离,民政接受、临时监护、调查评估、起诉、安置,法院受理、审理,检察机关监督”等核心环节和关键流程,激活了监护资格撤销制度,建立了依法处理监护人侵害未成年人权益行为的跨部门协作体系,确立了未成年人行政保护与司法保护衔接工作机制,使未成年人的成长过程一直处于有人监护、被人关爱的状态。

良法是善治的基础。最高人民法院积极参与立法修改论证,对涉及收买被拐卖妇女儿童,虐待、强制猥亵妇女儿童,嫖宿幼女,强迫卖淫等犯罪,研究撰写专题报告,报送典型案例,为相关立法出台建言献策。

依法从严惩治拐卖妇女儿童犯罪。2013年至2016年,全国法院共计一审审结拐卖妇女儿童犯罪3713件,判处犯罪分子6294人。随着持续高压严惩和综合治理措施的逐步落实,人民法院受理此类案件数量自2013年起呈逐年下降趋势。

2015年,最高人民法院牵头起草发布《关于依法办理家庭暴力犯罪案件的意见》,确立了公权力对家庭暴力依法及时、有效干预,对弱势群体特殊保护等原则,规范了对家暴行为的发现、干预机制,创设了接报单位负责制、强制报告制、特殊人群特殊保护制,明确了认定家暴案件的罪与非罪、此罪与彼罪的标准,从严与从宽处罚的量刑尺度。文件的出台有效推动了反家庭暴力法的立法工作,在遏制家庭暴力犯罪上初见成效,受到好评。

探索联动机制

依法从严惩治性侵害犯罪。2013年至2016年,全国法院审结强奸犯罪案件85768件,判处犯罪分子79820人;审结强制猥亵、侮辱妇女犯罪案件8762件,判处犯罪分子8286人;审结猥亵儿童犯罪案件10782件,判处犯罪分子8989人。

加强专业指导与舆论宣传

预防惩治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仅靠法院一家单打独斗远远不够。近年来,最高人民法院积极开展与检察、公安、教育、民政、团委、妇联等相关职能部门共同参与的联动机制试点项目,统筹社会资源,形成工作合力,为构建家庭、学校、社会和司法相互衔接的未成年人联动保护机制积累有益经验。

在依法从严惩治各类侵犯妇女儿童犯罪的同时,人民法院将保护妇女儿童权益的关口前移。从去年3月1日以来,全国法院共发出人身保护令680余份,有效震慑了家庭暴力的施害人,及时阻挡了对妇女儿童的暴力伤害。

加强培训指导,提升保护妇女儿童权益的专业水平。2010年以来,先后在北京、内蒙古、云南、广西等地举办各类审判业务培训十余期,培训公安机关、检察院、法院、司法所、妇联、居民委员会等基层反家暴工作人员三千余人次;围绕惩治拐卖妇女儿童犯罪、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及家庭暴力犯罪,组织编写了4部审判指导图书,以案释法。

2014年,最高人民法院确定山东省青岛市开展惩治预防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联动机制试点项目。五年来,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细化工作职责、注重与其他职能部门的联动、加强制度创新,强制报告、未成年人隐私权保障、严格负有特殊职责人员责任、优化儿童成长环境等制度性滞后障碍得以初步破解。在强制报告方面,青岛市两级法院确立“四个一”制度,即法院联合相关机关、部门,确定“一所学校、一所医院、一个社区、一个村镇”作为联系点,深入开展预防惩治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宣传,定期进行情况摸排。如青岛市市北区人民法院召开本级联席会议后,对教育局等联动单位进行了强制报告制度和被害人心理、隐私保护方面相关知识的培训,在随后一起案件中,体现出具体效果。市北区某小学59岁男教师猥亵9岁女童,家长反映到学校后,学校一方面积极支持家长报案,一方面迅速上报区教育局,同时由校领导根据教育局的指示,劝说该教师投案自首,并安排车辆、陪同人员及时跟上,在最短时间确保犯罪嫌疑人到案。整个案件从发案、侦查、起诉到审判,几乎无缝对接,确保了证据扎实,事实清楚,案件得以快立、快审、快结。被告人被判处四年有期徒刑后,法院将判决结果及时向区教育局进行通报,该犯信息亦录入区教育局、区公安分局的数据信息库。

密织法网

加大法制宣传力度,着力普及保护妇女儿童权益的理念意识。2010年以来,最高人民法院充分利用“三八”妇女节、“六一”儿童节等重要时间节点,通过召开新闻发布会等方式,向社会公众通报人民法院相关审判工作情况,共发布虐待伤害、拐卖、性侵妇女儿童典型案例十余批、46件,有效震慑了犯罪分子,增强了公众预防、制止侵犯妇女儿童权益犯罪的意识。

2015年3月,一起在网吧猥亵男童的案件引起了时任四川省眉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副庭长梁丹的关注。

及时出台司法文件

探索构建保护妇女儿童权益联动机制试点工作

眉山地处中国西部,全市留守儿童近5万人。2015年1月,眉山中院被最高人民法院确定为全国预防惩治侵犯留守儿童权益犯罪的试点单位,牵头起草并与市委综治办等十部门发布了《关于建立预防惩治侵害留守儿童犯罪联动机制的实施意见》,建立实行强制报告、临时监护、前科预警及查询、司法建议与年度报告、被害人救助五项制度,并建立运用留守儿童基础数据库、合适成年工作人员数据库、侵害留守儿童犯罪案件数据库三大数据库予以联接支撑。“试点工作开展后,我们考虑的不仅是审判和惩治,还要思考如何防患于未然,堵住存在的保护漏洞,避免类似的案件再次发生。”梁丹说。

针对当前侵害妇女儿童权益的关键领域和突出问题,最高人民法院果断出手,制定司法政策文件,给予特殊群体充分保护,措施更有力、程序更严谨、领域更全面。

最高人民法院持续推进反家暴联动试点工作,确定了19个中级、基层法院作为“涉家暴刑事司法改革试点法院”,延伸审判职能,与相关部门协同配合,探索对侵犯妇女儿童权益犯罪的综合治理与被害人的全面救助保护。其中,2014年初与澳大利亚人权委员会合作,选择福建省莆田市作为“中澳反家暴联动机制试点”,创造的“莆田经验”向全国进行推广。福建省法院系统所倡导的“五环维权工作法”“蓝丝带行动计划”等,均已形成一定的工作基础和影响力。

经过四年多探索,眉山中院以保护留守儿童为重点,将预防惩治性侵害犯罪、拐卖儿童及涉家庭暴力犯罪等统一纳入试点工作,主动向前向后延伸审判职能,协调多部门联动发力,推动社会管理完善,有效提升了对未成年人特别是留守儿童的司法保护水平。

2013年,最高人民法院牵头起草《关于依法惩治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的意见》,与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共同发布的上述指导意见,明确了奸淫幼女明知认定标准教师、监护人等特殊职责人员性侵从重处罚等一系列重要问题的法律政策适用,受到好评。

探索预防惩治性侵害未成年人和侵犯留守儿童权益犯罪试点工作,2014年确定山东省青岛市开展“预防惩治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联动机制试点”项目,2015年在四川省眉山市创建“预防惩治侵犯留守儿童权益犯罪联动机制试点”。指导各试点法院牵头起草发布联动机制实施意见,明确、细化各部门在保护未成年人权益方面的职责、任务。

加强未成年人权益保护一直在路上

2014年,最高人民法院联合有关部门起草发布《关于依法处理监护人侵害未成年人权益行为若干问题的意见》,明确了公安出警、处置、带离,民政接受、临时监护、调查评估、起诉、安置,法院受理、审理,检察机关监督等核心环节和关键流程,激活了监护资格撤销制度,建立了依法处理监护人侵害未成年人权益行为的跨部门协作体系,确立了未成年人行政保护与司法保护衔接的工作机制。

加强协作配合共同推动妇女儿童保护事业

未成年人权益司法保护是一项社会系统工程。最高人民法院密切关注未成年人审判工作中的新情况、新问题,加强案例指导和业务培训。近年来,最高人民法院先后针对拐卖妇女儿童、性侵害未成年人、虐待伤害儿童等社会突出问题,研究出台五部司法解释及规范性文件,组织编写了四部审判指导图书,并在北京、山东、四川等地举办多期审判业务培训班,提升保护妇女儿童权益的司法理念和业务水平;高度重视法制宣传教育,已先后发布虐待、伤害、拐卖、性侵儿童典型案例共10余批40余件,增强公众预防犯罪的意识;对性侵未成年人犯罪审判工作中发现的社会管理薄弱环节,注重进行专项调研,认真研究改进的对策。

2015年,最高人民法院牵头起草发布《关于依法办理家庭暴力犯罪案件的意见》,确立了公权力对家庭暴力依法及时、有效干预,对弱势群体特殊保护等原则,规范了对家暴行为的发现、干预机制,创设了接报单位负责制、强制报告制、特殊人群特殊保护制,明确了认定家暴案件的罪与非罪、此罪与彼罪的标准,从严与从宽处罚的量刑尺度。文件的出台有效推动了反家庭暴力法的立法工作,在遏制家庭暴力犯罪上初见成效,受到好评。

构建全国法院司法协同保护网络。目前已建立全国四级法院侵犯妇女儿童权益犯罪审判指导联络员制度,确保了上情下达信息畅通,及时沟通反馈交流。以调研为抓手,指导各级法院定期开展专项调研,及时发现问题,积极研究对策,不断改进工作。

在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审理的一起性侵案件中,被告人庞华曾因奸淫幼女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此后又因猥亵儿童犯罪四次被判刑、一次被劳教,服刑服教时间累计长达17年,2008年又因猥亵一名幼女被提起公诉。纵观其犯罪历程,司法机关每次均在法定刑幅度内对庞华给予了较为严厉的处罚,但其回归社会后,在缺乏有效管控措施的情况下,基本是每次刑满释放不久就再次实施犯罪。法庭庭审中,庞华仍声称不会悔改。

2016年12月21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关于审理拐卖妇女儿童犯罪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秉持依法从严惩治精神,并坚持区别对待,对规范拐卖妇女儿童犯罪案件的审理、切实保障妇女儿童合法权益起到积极作用。

积极参与立法修改论证。积极参与反家庭暴力法起草论证、征求意见工作,提出增设人身安全保护令制度及撤销监护权制度等建议;在刑法修正案出台过程中,对涉及收买被拐卖妇女、儿童,虐待,强制猥亵妇女、儿童,嫖宿幼女,强迫卖淫等犯罪,进行了深入的实证调研,提出修改建议并被采纳。

“庞华案让我们意识到单靠刑罚打击显然难以有效预防和遏制性侵犯罪。许多性侵犯罪人特别是性侵儿童的犯罪人,存在难以矫治的人格心理问题,导致再犯率高,亟须从法律制度方面探索建立特殊的矫治、管控措施。”长期从事未成年人司法保护工作的最高人民法院刑一庭法官赵俊甫说。

积极探索

加强与相关部委职能协作。近年来,最高人民法院积极参与、支持国务院反拐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公安部、民政部、国务院妇儿工委、全国妇联等涉妇女儿童权益保护工作,参加各类研讨会数十次,派员为相关业务培训授课近20次。有关业务庭室多次被评为“全国维护妇女儿童权益先进集体”。

加强未成年人保护,离不开司法的保驾护航。坚持严惩与严防双管齐下,坚持主动与联动齐头并进,捍卫公平正义,严惩违法犯罪,人民法院的脚步一刻也不曾停下。

有序推进新机制

积极开展对外合作交流。近年来,最高人民法院与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湄公河次区域反拐核心组等开展了形式多样的项目合作活动,举办业务培训、出访考察交流,利用国际资源推动工作开展,增进了国际社会对我国妇女儿童司法保护工作的了解和认同。(记者罗书臻)

最高人民法院持续推进反家暴联动机制试点,确定十家中基层法院作为涉家暴刑事司法改革试点法院,延伸审判职能,与相关部门协同配合,探索对侵犯妇女儿童权益犯罪的综合治理和对被害人的全面救助保护。其中福建省法院系统所倡导的五环维权工作法蓝丝带行动计划等,均已形成一定的工作基础和影响力。

此外,最高人民法院不断探索预防、惩治性侵害未成年人和侵犯留守儿童权益犯罪试点。其中,2014年在山东省青岛市开展了惩治预防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联动机制试点,2015年在四川省眉山市开展了预防惩治侵犯留守儿童权益犯罪联动机制试点。

涉家暴刑事案件专家证人试点也在持续推进过程中。2012年,经最高人民法院批准,中国应用法学研究所在全国小范围开展试点工作。截至今年1月,已先后在安徽省马鞍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浙江省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及乐清市人民法院、四川省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云南省楚雄州中级人民法院开展了试点探索。目前,已共有9人次专家证人走进法庭,在家庭暴力引发的重大刑事案件中出庭,接受控辩审三方的询问,协助法庭查明案件中与家庭暴力有关的事实,在认定控制型暴力或者反应型暴力的基础上,分清责任,更加公正地定罪与量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