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2月8日 ( 正文字号: 小 中 大 ) 文章标签:所有权 占有 债权 [ 导语
]
在金钱权利流转规则上,“占有即所有”规则被长期奉为圭臬。但近年来,学理上和司法实践中对此规则的论证和适用都出现了松动,这在很大程度上源于对该规则的理性研究存在不足。对此,西南政法大学民商法学院孙鹏教授在《金钱“占有即所有”原理批判及权利流转规则之重塑》一文中,通过对金钱“占有即所有”之内涵和适用场域、价值特定性和流通中的利益衡量分析,对金钱权利流转规则进行了重塑的尝试。
一、金钱“占有即所有”的内涵与适用场域

中公教育[微博]研究与辅导专家胡永

澳门葡萄京官方老平台,金钱与金钱所有权的本质

善意取得制度系指动产占有人以动产所有权的移转或其他物权的设定为目的,移转占有于善意第三人时,即使动产占有人无处分动产的权利,善意受让人仍可取得动产所有权或其他物权的制度。

金钱亦称货币,包括现金和银行存款。现金具有国家信用性,本质上是物化的债权,债务人即发行现金的公权力机构,银行存款本质上为对银行享有的提取相应现金并支付利息的债权,以银行信用确保其支付和结算功能的实现。现金和银行存款本质上为信用债权,本身没有物的个性,将其作为特殊动产理解并不妥当。形象地来说,金钱所有权系对信用债权的“所有权”,金钱“所有权”本质上是一种典型的价值权。

善意取得是指无权处分他人动产的占有人,在不法将动产转让给第三人以后,如果受让人在取得该动产时出于善意,就可以依法取得对该动产的所有权,受让人在取得动产的所有权以后,原所有人不得要求受让人返还财产,而只能请求转让人(占有人)赔偿损失。

金钱“占有即所有”的民法意义与适用场域

善意取得制度是物权制度的重要的补充,对完善有关物权制度的缺陷具有很高的价值。

金钱“占有即所有”的民法意义在于,金钱的占有具有权利推定的效力,金钱所有权的取得与消灭不受取得原因、法律行为效力影响,在此情况下,金钱权利的流转也就没有适用善意取得规则的必要。虽然比较法上曾出现“限制性占有即所有学说”,但属于昙花一现。目前,“占有即所有”被我国民法理论和司法实践长期追随,并广泛适用于现金和银行存款占有的规则中。

一、善意取得制度成立的条件与效力

二、金钱所有权对传统特定性理论的超越

(一)具备相应的民事行为能力

金钱“占有即所有”的首要理由在于,金钱占有移转后,原权利人无法识别他人占有的哪些金钱属于自己,不能满足观念物权对标的物特定之要求。两大法系均不认可对他人占有的、不能特定的金钱主张所有权。

从功能上看善意取得制度意在对特定类型的非正常的利变动做出一价值判断,进行利益平衡。善意取得制度是物权制度,物权制度是民事法律制度的重要内容。因此,善意取得制度也是民事法律规范所应调整的对象,民法的基本原则,规范也对其有指导作用。善意取得制度的相对人应具有相应的民事行为能力,不能为无民事行为能力和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

然而,金钱的高度替代性并不必然排除其特定性。金钱能以封金形式特定化,而那些形态、号码特殊的纪念币、印制有误的纸币也维持着特定性。银行存款通常以存放于特定账户等不与账户户主存款相混同的方式实现特定。普通法上还发展出“追踪”制度,即无论权利人的财产形式如何变化,只要其维持可识别性和确定性,该替代物或变形物仍为原来的财产,权利人对该财产的权利不受影响。

(二)转让人须为无权处分

进一步说,金钱的特定性并不同于一般物的特定性,在金钱被他人占有,原权利人要求返还“原物”的情形下,权利客体本非作为现金币材的“原物”,而是该“原物”映射的交换价值,只要占有人返还了该币材所表彰的现金价值,权利人的返还请求权即已实现。可见,主流学说对物权标的特定原则之理解过于狭隘,对金钱特定性的理解,完全可以超越物理特定而向价值特定升华。

若转让人为有处分权人,则其转让为有权行为,不欠缺法律依据,自然无法适用善意取得。转让人为无处分权人,包括两种情形:一种情形是转让人本来就无处分财产的权利。例如转让人仅是财产的承租人、借用人、受寄人等;另一种情形是转让人本有处分权,但嗣后因各种原因又丧失了处分权。例如转让人以受让财产的所有权或其他权利为目的受让财产后,其与对方当事人的行为被确认为无效或被撤销的。因法律行为的效力自始归于无效,从而使转让人在其法律行为被确认无效或被撤销前所为的处分行为自始成为无权处分行为。

三、金钱高度流通性的利益衡量及其实现机制

(三)必须是有偿取得标的物

“占有即所有”的核心目的是保护金钱流通,然而,确保金钱流通是否仅此一途?其为促进金钱流通付出了何等代价,此等代价在利益衡量上又是否适当?必须予以澄清。

转让人与善意第三人必须是通过交易的方式取得标的物。即必须有偿符合一定对价的交易,对价与本身的价值的差距不应很大,并应当具有相等性。如为无偿的转让与善意第三人,在很多情况下无偿的获得财产,本生就有可能表明财产的来源,可能是不正当的。则原所有权人可以根据物权的追及效力向第三人进行物上请求权,以恢复其自身的物权的完满状态。

应以善意取得制度替代“占有即所有”的流通保护机能

(四)须是不同的民事主体之间的交易行为

英美法上早期理论坚持金钱的“不可识别性”,认为金钱所有权随占有而转移,不存在金钱的善意取得制度,这于金钱流通极为不利,也与商业实践不符。在Miler
v.
Race案中,法官总结金钱有关商业习惯,正式确立了金钱善意取得的规则。在债务人以骗得钱款清偿债务的效力问题上,坚持“占有即所有”的日本最高法院为了交易安全的保护也出现了极为矛盾的判决,认为聚焦于社会通念上同一价值移动之实质,受害人对后续的恶意受领人拥有不当得利请求权。

善意取得制度意在保护交易安全。因而唯有在受让人和转让人之间存在交易行为,才存在善意取得问题。因此对于当事人因先占、继承、抢夺、抢劫等方式而来的财产自然不能称为善意取得的标的。还有一些看似两个民事主体之间的交易行为,其实在为同一个民事主体内部的财产流转关系。如:总公司与分公司、法人与法人分支机构、同一法人间不同分支机构间的财产流转行为,这些都不适用于善意取得制度。

因此,“占有即所有”原理为确保金钱流通安全,过分保护了金钱之后续受领人,现代英美法与日本判例已经逐步以善意取得替代“占有即所有”的流通保护机能。考虑到金钱的流通性比一般动产更强,金钱善意取得的构成应更为缓和:第一,即便被盗、遗失的金钱,也能成为善意取得的对象;第二,受领人主观上善意无重大过失即为已足;第三,受领人资力成为重要考量因素,只有占有人无力对原权利人承担责任时,才有斟酌原权利人和受领人利益的必要。

(五)善意取得之物乃是合法流通之物

占有人的债权人并非金钱流通保护的对象

在交易过程中,交易须成功而且受到国家的保护,因此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就是标的物须合法有效、可能确定。不能是国家限制流通、禁止流通或者专营的国家商品。如:枪、毒品、烟等一旦标的物是这些物之一,便不可能受到国家的保护,还应受到国家的制裁。因此当然不适用于善意取得制度。我国司法实践中,承认善意购买者可以取得对其购买的、依法可以转让的财产的所有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89条指出:“第三人善意、有偿取得该项财产的,应当维护第三人的合法权益。”但是,根据我国法律和司法实践,对于赃物、遗失物等不适用于善意取得。我国法律严格禁止销售和购买赃物,即使买受人购买赃物时出于善意,也不能取得对该物的所有权。根据《民法通则》第79条的规定,所有人不明的埋藏物、隐藏物、遗失物、漂流物或失散的饲养动物,应归国家所有或归还失主,也不适用善意取得制度。所以如果所有人因为被盗、遗失等原因而丧失对其财产的占有以后,不问财产几经转手,所有人都有权请求最后占有人返还。如果最后占有人是善意的,也支付了一定的金额。所有人在取回该物时,应该偿还占有人的损失。因为占有人在保管该物时付出了一定的代价,而且最后占有人往往在占有该物时出于善意并非恶意。如果不对善意占有人的利益加以保护反而使其正当的利益受到损害,必然会造成不良后果。同时,根据我国司法实践,如果受让人是无偿取得某项财产的,则不论其取得财产时是善意还是恶意,所有人都有权要求受让人返还原物。

依“占有即所有”之逻辑,占有人既已取得金钱所有权,占有人的债权人有权通过此等金钱受偿。对支持这种观点的主要理由,可做如下评判:其一,原权利人对金钱的权利未公示于外。但是,权利公示旨在保护第三人信赖和维系社会交易安全,受公示保护的第三人仅限于流通环节的第三人。其二,在此种情形下,原权利人相对于债权人而言,往往具有伦理上的可归责性。但是,可责性也不意味着使原权利人的物权降格为债权。其三,“占有即所有”的原理有效消除了债务人与第三人恶意串通、逃避债务的道德风险。但是,法院综合审查事实和证据后一般都能辨明真相,这种风险并非无法避免。

(六)无处分权人须是以所有权人的意思占有而处分之物

因此,占有人的债权人不同于金钱的后续受领人,其对占有人主张权利时原权利人的金钱尚未进入流通环节,故其并非流通保护之对象。

司法实践中,适用善意取得制度一般认为善意第三人取得财产必须是依所有权人的意思占有的无处分权人而形成的无效买卖、出租、出借、保管、寄存等活动,而将财产给予第二人占有,第二人再将非法财产转让给善意第三人。如不是基于所有人的意思,而是基于被偷、被抢或者其他非法原因的而来的物则不适用于善意取得。但是我们国家的立法上有采取例外的情况,如被偷、被抢或者其他赃物。如这些物品系公共场所或者拍卖场所以相对等值的对价进行交易。则可适用于善意取得制度。

四、金钱权利流转规则的重塑

(七)受让人受让财产时须为善意

金钱权利应依移转所有权的意思而移转

受让人受让财产时须为善意指行为人在为某种行为时不知存在某种足以影响该行为法律效力的因素的一种心理状态,即:不知或不应该知道或无重大的过失,知道该处分权人为无处分权人。在通常情况下,对受让人善意的认定,采推定善意的方法,即推定受让人为善意,而由主张其为恶意的人提出证明,负举证责任。但由于善意只是受让人受让财产时的一种心理状况,这种心理状况往往难为局外人知,因而,为兼顾原权利人利益,在让与人和受让人之间的交易,存在以下足以令一个正常人生疑的情况时,受让人仍径行受让的,应采善意推定的例外,由受让人举证证明自己为善意且无重大过失,否则推定其为恶意。而对于善意的判断基准,在学界有不同理解,主要存在四种观点:

金钱所有权随移转所有权的意思而移转,前述移转金钱所有权的意思,是处分行为层面的意思,该意思不仅必须存在,而且应当真实。为最大限度地实现金钱的流通,在当事人交付意思不明的情况下,应推定为旨在移转所有权,但既为推定,就应当允许当事人以明确的意思表示或相反的行为选择排除其适用。

1.善意是指不知让与人无让与权利,有无过失在所不问;

金钱所有权因丧失价值特定性而消灭

2.善意是指不知让与人无让与之权利,是否出于过失,故非所问。然依客观情势,在交易经验上,一般人皆可认定让与人无让与权利者,即应认为恶意;

就物理上特定的金钱而言,原权利人可要求占有人返还,类似于动产返还原物请求权。若占有人将其投入流通并取得替代物,原权利人可要求返还替代物。若替代物灭失,或虽未取得替代物但后续受领人善意取得该金钱,则该金钱已然消耗,原权利人的物权降格为债权。

3.非善意指明知或可得而知;

在原权利人与占有人的金钱混同后未进入流通的情况下,混同金钱全部被消耗,原权利人的金钱已灭失。在混同金钱部分消耗的情况下,除非原权利人能证明其自己的部分未被消耗,应推定原权利人和占有人的金钱按比例消耗。若混同金钱部分消耗后,占有人又混入其他金钱,除非其明确表示以此对原权利人进行补偿,否则不能扩充原权利人的权益范围。若混同金钱频繁进出,原权利人主张权益的对象为混同发生时与权益确定时之中间的最低余额。

4.不知让与人无让与之权利,若出于重大过失认为恶意。此善意并非单纯受让人认识与否之主观事实,而涉及其价值判断。

原权利人金钱物权保护的路径选择

(八)标的物须交付

混同不影响金钱价值上的特定性。原权利人和占有人金钱未混同时,可要求占有人返还“原物”或以该金钱直接取得的替代物。

依我国民法领域所认为的善意取得的标的物为动产,而善意取得的必须以交付为条件,这也是物权的公示公信原则的体现。而动产的交付方式有:现实交付和观念交付。现实交付自不待言,适用于善意取得制度。而观念交付包括:简易交付、占有改定、指示交付3种。在占有改定的情况下转让人直接占有标的物而善意第三人为间接占有。

衡平法通过拟制信托和优先权将对原权利人的物权性救济落到实处。在混同金钱价值降低时,优先权对原权利人过于优惠,不符合原权利人和占有人金钱按比例消耗的推定,应将原权利人的救济路径限定为拟制信托。在混同金钱价值升高的情形中,若原权利人对增值利益享有优先性权益,势必损害占有人之债权人的利益。为实现原权利人和占有人债权人的利益平衡,应通过优先权对原权利人提供物权化保护。

(九)标的物须为动产

文献链接:《金钱“占有即所有”原理批判及权利流转规则之重塑》

我国的善意取得制度只是适用于动产,而不动产的取得,须根据物权的公示公信原则才能取得其所有权。不动产的取得要靠其登记制度才能确定。善意取得的财产主要是动产,其原因主要在于动产的公示以占有为原则,通过交付可以发生动产占有的移转,从而完成动产物权变动的公示方法,因而动产可以适用善意取得制度。如《日本民法典》第192条规定:“平稳且公然开始占有动产的人,为善意且无过失时,即时取得在其动产上行使的权利。”就不动产而言,因其交易需办理登记过户手续,因此我国司法实践和民法理论一贯认为,不动产的移转因有登记过户制度,故而权利归属十分明显,不必以善意取得而对交易安全加以特殊保护。对于债权也可能发生无权处分,但债权本身具有非公开性,并不存在某种公示方法对外展示债权的存在,因此债权不适用善意取得制度。至于货币和无记名证券,由于其是一种特殊的动产,也是以证券展示其存在的债权,即谁持有货币或无记名证券,即成为货币或无记名证券上所记载的权利的所有人,因此亦可适用善意取得制度。当然,记名证券所记载的财产属于特定的人,不适用善意取得制度。但善意取得的财产为动产,这是一个基本原则,但并不排斥在特殊情况下,从维护交易安全和秩序、保障当事人的合法权益考虑,对不动产交易可准用善意取得制度。

[ 参考文献 ]

二、善意取得的法律效果

本文选编自孙鹏:《金钱“占有即所有”原理批判及权利流转规则之重塑》,载《法学研究》2019年第5期。孙鹏,西南政法大学民商法学院教授,中国民商法律网授权学者。

(一)动产权利的取得

[ 学术立场 ] 1票 50% 1票 50% 发表评论

善意取得具备相应要件,受让人即取得该动产权利,原存在于该动产上的一切负担均归于消灭。

关于善意取得性质上究为原始取得抑或继受取得,原始取得说认为,善意取得非继受原权利之权利,而系由法律的特别规定,故为原始取得。继受取得说认为,善意取得中的受让人取得动产所有权,并非源于占有,而是依法律行为所生的效力,故应属继受取得。日本学者好美清光则认为,善意取得为原始取得或继受取得之争,并无实益。因为由两种学说导出的结果并无差异,即受让人取得动产所有权,动产上的旧有负担消灭。自近代以来,原始取得说一直居于通说地位。

我们认为,善意取得是法律为了维护交易安全而在原所有人与善意受让人之间进行反复较量的结果,即法律为交易安全之需,在财产动的安全与静的安全发生冲突、碰撞的特殊情况下,对二者进行利益衡量和价值判断,以牺牲原所有人的利益为代价,不得已而作出的慎重选择,目的是为了保护交易安全与便捷,建立稳固的市场经济秩序。受让人善意取得动产所有权或其他物权乃源于法律的直接规定,与当事人的意思无关,具有原始的、终局的性质,故为原始取得而非继受取得。

(二)当事人之间的债权关系

善意取得的要件一旦具备,除发生物权变动外,还在当事人间发生债的关系,以填补物权变动对有关当事人利益的损害,从而维系双方当事人利益平衡。

1.原所有人与受让人间的债权关系

善意取得发生后,受让人即取得动产权利,原所有人则因此而丧失权利。由于受让人系基于法律直接规定而取得他人的动产所有权,其受利益具有法律上的原因,故不构成不当得利。同时,受让人因基于法律规定而取得他人动产所有权,系阻却违法,因此也不构成侵权行为。此在有偿取得时自不成问题,但在受让人无偿取得动产所有权时,受让人对原所有人应否负不当得利的返还义务?我们认为,善意取得是立法政策对原所有人与善意受让人之间的利益进行衡量的结果,法律并非漠视原所有人的利益,而是认交易安全更值得保护。倘受让人系无偿从无权利人处受让动产占有,由于其取得利益并未付出相应的对价,则为公平起见,应使其负返还义务。

2.原所有人与让与人间的债权关系

一般认为,原所有人在受让人善意取得其动产所有权而受损害时,可通过以下途径获得救济:其一,原所有人与让与人间具有合同关系(如租赁、寄托)时,可依债务不履行规定请求损害赔偿。其二,让与人有偿处分原所有人的动产后,让与人取得的对价为原所有人动产所有权消灭的对价,原所有人可依不当得利规定向让与人请求返还所受利益。其三,让与人无处分权而处分他人财产,是对他人财产权的一种侵害,构成侵权行为,原所有人可依侵权行为法的规定请求损害赔偿。以上三种途径,原所有人既可单独适用,也可并用,以达救济目的为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