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网记者范天娇 实习生汪涛

自2008年至今年4月,刘某等人在海淀区等地涉嫌伪造、故意制造交通事故,骗取中国人民财产保险公司等8家保险公司的保险理赔金。嫌疑人向警方交代作案1000余件、骗保金额达700万元。日前,海淀检察院以涉嫌保险诈骗罪对刘某、纪某、宗某等19名嫌疑人批准逮捕。目前检方初步核实案件20余起、涉案金额50万元。

澳门新葡萄京官网首页 1

既不想花钱修车,又不想走自己的保险怎么办?用汽修厂“道具车”伪造交通事故,负全责骗保。既想报废老旧车辆,又想获得保险理赔款怎么办?焚烧车辆,翻车入河,制造“毁车式”单方事故骗保。

车祸是制造出来的

开汽车修理店的赵某带着员工孙某与保险查勘员闫某等人,涉嫌一起编造虚假交通事故骗取保险公司保险金,涉案金额43万余元。昨天,他们在西城法院出庭受审。

记者近日从安徽省六安市中级人民法院获悉,六安市一家汽车修理厂经营者傅某伙同员工、车主等35人通过摆拍维修车辆、伪造事故现场等手段,制造了大大小小的“事故”130多起,骗取保险理赔款200余万元。因犯保险诈骗罪、诈骗罪,傅某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并处罚金十六万元,其余34人分别被判处不同刑罚。

2008年,刘某成立了北京市长达汽车维修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达汽修公司),任总经理。这家公司打着汽修厂的招牌,暗地里却从事着见不得人的骗保“生意”。他们伙同车主或利用车主在其公司维修的车辆,以伪造、故意制造交通事故的方式,以此骗取保险公司的保险理赔金,从中非法获利。

>>指控

多起交通事故存在疑点

刘某的朋友王先生有一辆黑色本田轿车,曾在刘某的修理厂修过。2009年12月,王先生再次将车送到修理厂,让刘某将车的变速箱等零件更换。正好这时刘某有一个姓张的朋友想把自己的QQ车再修理一下卖掉,刘某便打算帮她伪造一个交通事故诈骗保险。

24起假事故骗保43万

2017年7月,六安市公安局金安分局接到安徽省公安厅经侦总队指令,安徽省人保公司在进行车险赔付认定书的梳理时,发现六安当地有多起事故存在疑点。与此同时,金安分局也接到了六安人保分公司的报警,称他们在复核一起已经赔付的车险案件中,发现里有涉嫌虚假的交警部门事故认定书。

于是,2009年12月21日,在刘某的授意指挥下,汽修公司的员工纪某、宗某、张某以及车主张女士一同来到昌平区东小口镇单村城铁桥附近,由宗某驾驶张女士的QQ车故意追尾碰撞由纪某驾驶的王先生的本田车。张某则负责进一步伪造车辆碰撞的现场。

上午9时30分许,赵某等三人被带进法庭。现年32岁的赵某是北京市人,中专文化,早年做过保险代理,结识了一些车主,后来在丰台区花乡经营一家汽车修理店,31岁的孙某是他手下员工。另一被告人闫某现年27岁,案发前是保险查勘员。

金安分局经侦大队迅速展开调查。当民警找到部分疑点车辆的车主时,他们均表示只是将车辆送去修车厂修理,后来如期修好开回家,期间并不知道车辆的运行状况,更不知道车辆还出过事故。

两车故意碰撞后,张女士报警,交警出警到现场后,根据当事人描述及现场情况,认定QQ车对事故负全责,并出具简易程序处理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

公诉机关指控,赵某伙同闫某,指使孙某等人,于2011年11月至2012年4月间,通过伪造车辆牌证进行套牌、换装旧件、伪造交通事故认定书、签订虚假协议书、提供虚假修车发票等手段,编造24起虚假交通事故,骗取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的保险金共计43万余元。

因为这些车辆都是在六安市经开区富民汽车修理厂进行修理,民警随即将该修车厂经营者傅某传唤到公安机关,在保险公司的配合下把近年以来修车厂报送的所有的事故进行排查。

事后刘某利用伪造的修车发票通过车辆定损,两辆车共定损了8万余元,张女士从永诚保险公司获得了理赔保险金8万余元。张女士、刘某扣除了修两辆发生碰撞的事故车的钱后,和本田车主王先生一起将剩余的5万余元进行了分赃。

检方认为,赵某、闫某、孙某涉嫌诈骗罪、保险诈骗罪,鉴于孙某是从犯,应当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我们发现同一辆车在短时间内多次发生事故,还有在多次事故中使用同一个电话报保险,同时修车厂内存在大量的虚假事故责任认定书。”办案民警介绍说。

靠贿赂几乎天天理赔

>>手段

随着调查的深入,金安分局基本确定这是个以傅某为首的保险诈骗团伙。为拉拢客户并谋取非法利益,在2015年至2017年期间,傅某利用帮助车主维修、保养车辆之际,多次与他人合谋或指使、伙同他人,采取伪造交通事故、使用虚假理赔材料等手段,骗取人保公司保险理赔款200余万元。

检察官介绍,嫌疑人正是通过上述伪造、故意制造双方或单方汽车交通事故的手段,在本市海淀区等地多次骗取保险公司的保险理赔金。为了扩大其客户来源,该修理公司还对外发展了多个代理公司和代理人,专门为其提供车源。刘某等人利用相关车源伪造、故意制造交通事故骗取保险理赔金后,再给代理公司和代理人从中提成。

用客户的车制造事故

该案涉案犯罪嫌疑人多达35人,其中不仅有修理厂员工,也包括了不少车主。

刘某为了使其伙同他人诈骗保险公司保险理赔金的行为更加顺利的进行,还向部分保险公司的理赔人员行贿,使得车辆定损时能够获得更高金额的定损额度,同时保证即使在定损人员发觉出险事故可能系伪造、故意制造的情况下仍能按照正常定损理赔程序获得保险公司的理赔金。

法庭上,赵某认罪。他说,自己是通过同行知道通过撞车可以骗保。经人介绍,他认识了保险查勘员闫某和柯某。据悉,保险公司在4S店设有定损点,闫某和柯某在不同的定损点上班。

焚车落水骗取高额赔偿

据嫌疑人刘某、纪某等供述,其所在的汽车修理公司运营期间内,几乎每天都有伪造、故意制造的假保险事故发生。从2008年到2012年近5年的时间里,刘某等人伙同他人涉嫌伪造、故意制造交通事故骗取保险理赔金的案件达到千余件,预计该团伙诈骗所得保险理赔金数额特别巨大,具体案件情况及数额有待进一步查证核实。

赵某说,他从2011年年底开始实施骗保。当有客户的车发生事故需要修车,他先叫工人去接车,做主责车,然后用自己的套牌奥迪或奔驰等好车做无责方的三者车,用旧件换车上的好件,再制造二次事故,申请理赔后再把配件换回来,以此骗取保险金。

这起特大保险诈骗案经法院公开审理,修车厂“导演”事故的路数彻底曝光。

分析

赵某说,去保险公司定损时,三者车的事故是假的,三者车的发票和行驶本等手续也是假的。因每次接车,员工都会找客户要身份证办银行卡,因此,虽然理赔款打到了被保险人即客户的账户,但钱由他们控制。他和闫某、柯某商量过,每做一起给他们提成20%。但孙某没什么好处,就是工资高一点。

傅某等人使用较多的手段是借维修之机摆拍。只需用两辆在维修的轿车,摆拍两车发生交通事故照片,再杜撰一个交通事故简单情况,使用虚假理赔材料即可骗取保险理赔金。为了配合摆拍,傅某还在厂内停放了两辆“道具车”,
车上有碰撞痕迹,平时就用作事故摆拍。在多起伪造事故中,都出现了这两辆车的身影。

为何汽修骗保如此猖獗?

>>供述

相比厂内摆拍,傅某等人为了让事故看上去更加真实,也会布置“外景”。据二审判决书显示,傅某多次指使他人开车故意碰撞伪造事故现场,如追尾、剐蹭、撞树等,骗取公安机关出具事故认定书。在此过程中,有些车主被蒙在鼓里,有些车主则参与其中。

车主成骗保“工具”

查勘员称没拿过好处

据傅某供述,一些车主自己车辆有损伤时,他们不想花钱,想从保险理赔搞钱修。还有一些车主既不想花钱修车,又不想走自己的保险,所以就用自己修配厂车子做假事故骗保,这样的情况,只有非常熟悉的人他才做,从中赚取修车费。

检察官就此案分析,刘某等犯罪嫌疑人之所以能长期作案,主要是利用了一些车主法律意识的淡薄或基本保险理赔知识的匮乏。在这些骗保案中,涉案车主主要分为两类。一类是明知骗保,但车主为贪图不花钱修车或者不花钱给车换部件,而将车辆、行驶证等提供给刘某等人用于伪造交通事故骗保,甚至部分车主直接参与实施伪造交通事故并从中获取额外的非法提成获利,这一类车主成了保险诈骗犯罪的共犯。

随后受审的闫某说,进行勘查定损的正常手续,是客户报案后,他会给客户回电话,要双方的行驶本、驾驶本,这些东西他都要负责拍照并查看车辆碰撞痕迹。而赵某送到他那里定损的车都是套牌车,行驶本也是假的。

“更为恶劣的是,这伙人为了骗取高额保险赔偿,不惜焚烧和水淹车辆。”办案民警说。

另一类车主并不知道刘某等人骗保,但被刘某等嫌疑人利用而骗保。这类车主既成为刘某等犯罪嫌疑人诈骗的“犯罪工具”,又往往因出事故后汽修厂故意装换上低端、劣质的汽车部件,成为另一类的涉案“受害人”。

闫某称,定损就是确定一个赔偿数额,他的权限是2万元以下,2万元以上就需要分公司复核。赵某知道这一点,每次制造事故,都将损失控制在2万元以内。

2016年5月和2017年1月,傅某分别两次指使员工以驾车撞树发生车辆自燃等“障眼法”,伪造了两起车辆自燃的交通事故,分别骗取保险理赔金67441.6元、94200元。这两辆车的实际车主均为傅某,据证人证言和被告人供述称,第一次烧车因车辆不好卖了,烧了想多搞点钱,第二次则是特意买回的报废车,烧了骗保。

理赔人员成了共犯

法官问闫某:“你明知道赵某有骗保的行为,为什么还帮助他?”他答:“因为大家都熟悉了,所以就帮忙。”闫某当庭否认收过赵某的钱,称赵某只是请他吃过饭。

被告人丁某得知有烧车骗保的“成功案例”后,也想烧掉家里的老旧轿车,让傅某走保险并给他好处。两人合谋,伪造了又一起轿车自燃的单方事故。傅某帮其办理保险理赔手续,骗取保险理赔金40176.8元,傅某分得1.5万元。

另一个原因就是,保险公司的定损人员,在能得到好处后,在定损理赔时按照刘某等人的指使、授意故意虚报定损额,提高保险理赔金。

孙某当庭只认可参与3起诈骗,并称自己参与的时候不知道骗保,到了看守所才知道,也没有分到钱。

自燃的手段用多了,傅某又开始导演“翻车入河”的戏码。2017年3月15日,被告人樊某想要报废其老化的轿车并获得保险理赔款,也找到傅某帮忙。傅某便指使他人先点爆轿车气囊,再由樊某驾驶该车故意碰撞水塘边树木,后一起将该车推下水塘,伪造车辆受损的交通事故,并骗取当地派出所出具事故认定书。一切就绪后,樊某提起虚假民事诉讼,法院判决保险公司赔偿车辆损失费40399元,但保险公司一直未支付。

这一类理赔员明知刘某等人伪造、故意制造交通事故骗取保险公司理赔金,而予以提供帮助,已经构成刘某等人诈骗的共犯。

庭审最后,3名被告人都表达了悔意,希望法院轻判。此案没有当庭宣判。

“傅某等人通过伪造事故现场骗取到真实的交通事故认定书,从而通过民事诉讼骗保。当公安机关传唤当事人时,部分当事人态度嚣张,自诩是‘合法’理赔。”办案民警说。

汽修及保险业存漏洞

经法院审理认定,傅某等人保险诈骗事实共有96起,诈骗事实共有35起。

从2008年至今,在长达近5年的时间里,以刘某为首的犯罪团伙长期伪造、故意制造交通事故骗取各大保险公司的保险理赔金,涉嫌骗保的案件达千余件。根据犯罪嫌疑人供述,几乎每天都有伪造、故意制造交通事故的行为、有的假交通事故在海淀区、昌平区等地的道路上进行,有的直接就在汽车修理厂内进行,犯罪行为非常猖獗。

是否应以两罪追究刑责

这些反映出有关部门在对这类汽车修理公司的监管环节上存在一定漏洞,致使刘某为首的犯罪团伙能够以汽修公司为依托,在长达近5年的时间内长期作案并利用此举骗取了多家保险公司数额巨大的保险理赔金。

六安市金安区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时,关于该案定性问题成为庭审辩论焦点。公诉机关指控保险诈骗罪和诈骗罪两项罪名,但傅某的辩护人及其他部分辩护人辩称,该案犯罪的行为、手段、性质、危害后果基本一致,只应定一种罪名,而不应以保险诈骗罪及诈骗罪两罪追究被告人刑事责任。

一审法院认为,我国刑法对保险诈骗罪规定了特殊主体,在财产保险中只有投保人、被保险人才是保险诈骗罪的适格主体。在部分诈骗犯罪事实中,车主均明知其车辆不符合保险修车的相关规定,为贪图免费修车的小便宜,允许或默许傅某通过其保险合同进行保险理赔,并提供身份证、驾驶证等相关证件予以配合。其主观上有通过不正当途径获取保险金免费修车的故意,客观上为傅某伪造事实、骗取保险理赔款提供了支持与帮助,故应以保险诈骗罪论处。傅某虽不是法律规定的保险诈骗罪的适格主体,但其事前同车主有合谋,事后又伙同车主通过保险合同共同实施骗取保险金的行为,应属保险诈骗罪的共犯,以保险诈骗罪论处。

在该案指控的部分诈骗事实中,傅某在车主不知情的情况下,以欺骗的方式或者通过与车主有亲戚等其他关系的第三人索取车主的相关证件,冒用车主之名骗取保险金。虽然其作案的方式、手段、及危害后果均与保险诈骗行为一致,但因涉案车辆的车主与其没有共同骗取保险理赔金的犯罪故意,二者不构成保险诈骗罪的共同犯罪,而傅某亦不具有保险诈骗罪的特殊主体身份,故应以诈骗罪论处。

今年4月,金安区法院对该案进行一审公开宣判。部分被告人不服,提出上诉。由于原判认定的原审被告人犯罪事实已被原审判决书列举的经庭审举证、质证并确认的证据证实。二审期间各上诉人及辩护人均没有提出影响案件事实认定的新证据。故六安市中院对原审判决认定的事实和采信的证据予以确认。

六安市中院认为,傅某伙同徐某等33人故意骗取保险金,其行为均构成保险诈骗罪。傅某多次指使或伙同徐某等12人冒用车主之名骗取保险金,其行为均构成了诈骗罪。原审判决认定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并结合各被告人的犯罪事实、性质、情节、社会危害程度等,所做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对原审判决关于各被告人的定罪量刑部分应予维持。傅某因犯保险诈骗罪、诈骗罪,获刑十三年并处罚金十六万元,其余34人分别被判处不同刑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