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网讯 记者翟小功 通讯员 黄心宇 罗凤灵
近日,因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引发的两起“骨头案”,在海南省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法官的巧妙调解下最终调解结案,双方当事人在自愿的基础上达成调解协议,就案涉工程及工程款再无争议,长达7年的合同纠纷最终得以彻底化解,取得了良好的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

法制网讯 记者翟小功 通讯员曹荣刚 罗凤灵
近日,海南省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成功调解了一起房屋租赁合同纠纷的再审案件。双方当事人自愿达成调解协议并即时履行,再审申请人郭某、张某得到补偿款后撤回了再审申请,这起房屋租赁合同引发的矛盾纠纷最终得以彻底化解,案件当事人冰释前嫌,取得了良好的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

(朱焕东)
日前,江苏省启东市人民法院首次邀请鉴定机构通过卫星定位系统测算出华能风电塔项目土方面积,依法审结一起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最终判决被告张某给付原告陈某工程款120846.27元,并付清自2009年9月按同期银行贷款利率的银行利息,被告某建筑公司、对被告张某的上述付款义务共同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2007年初,华能新能源产业控股有限公司经协商后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一份,约定上海华能新能源产业控股有限公司将风力发电塔建造工程由某建筑公司承建,工程价款按固定价结算。协议签订后,某建筑公司将该部分工程转包给了张某施工。张某又将其中风力发电塔的16台基础工程分包给了陈某,并约定按照实际工程量算工程款。2009年9月交付工程后,张某付655400元后,由于对陈某单方提出工程量不满,拒绝付款。2010年6月7日,陈某将张某告上法庭。
6月20日下午,启东法院民一庭法官王辉冒着酷暑,组织勘验公司在诉讼双方在见证下,对工程涉及到的16台风电塔基础工程逐一勘验。由于风电电塔周边草木丛生,生态环境优美,容易遭受破坏,于是随同前去的法院工作人员动员勘验人员一步步走进丛林测量,防止周边生态环境遭受严重破坏。经过长达4个小时细致勘验,终于对16台测算完毕。在测量过程中,双方最终一致同意按工程现状进行测量,测量的数据作为工程价款鉴定的依据。最终,诉讼双方接受了勘验公司的工程造价报告。
法院审理后认为:公民、法人的合法权益受法律保护。因原告陈某、被告张某无相应的施工资质,故其两人签订的工程承包合同为无效合同,但被告张某依法应根据实际工程量给付原告工程款。被告某建筑公司将工程发包给无资质的被告张某,故其应与被告张某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2011年间,汕头某建筑公司与儋州某房地产开发公司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约定由建筑公司承包儋州的一处房地产工程项目。因缺乏资金,建筑公司将工程交由陈某投资施工,陈某又将该工程分包给张某施工,分别签订《工程分包合同书》《工程补充合同书》,并对施工范围、承包方式、合同单价、计价方式、付款方式等进行约定。合同签订后,张某组织工人进场施工,陈某陆续支付工程款。后因张某患病未能组织工人继续施工,工程未完工即被迫停工。

2014年11月3日,被申请人钟某等6人与再审申请人郭某、张某签订《楼房租赁合同》,合同约定钟某等6人将位于昌江县石碌镇的一栋6层毛坯楼出租给郭某、张某经营宾馆和茶艺。

2012年,陈某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确认上述2份合同无效、张某返还多付的工程款487万余元及利息、张某的妻子王某承担连带责任。经陈某申请,一审法院对外委托鉴定,鉴定机构鉴定工程量后,依照合同约定价格计算张某实际施工的工程价款;冻结张某及王某名下房产各1套、陈某账户、建筑公司车辆4台、案外人车辆2台。一审法院判决确认合同无效,并参照鉴定意见判决张某返还陈某多付的工程款303万余元及利息,驳回王某承担连带责任的诉求。

合同签订后,钟某等6人依照约定向郭某、张某交付房屋,郭某、张某依约向钟某等6人支付租金,并交付押金15.6万元,郭某、张某对承租的房屋进行装修后开始经营。

张某不服,向海南二中院提出上诉,并于二审期间向海南二中院另案起诉,请求法院判令陈某支付拖欠的工程款1263万余元及利息,开发公司和建筑公司承担连带责任。张某在两起案件中均对鉴定意见提出异议,并提交单方委托鉴定机构制作的报告作为证据。海南二中院经审理后,在前案二审中驳回了张某的上诉请求,对张某起诉的后案中止诉讼。

自2016年5月3日起,郭某、张某出现拖欠租金的情况,经多次催缴未果,钟某等6人要求解除双方的租赁合同。郭某、张某不同意解除租赁合同,要求继续经营宾馆。

张某不服前案的二审结果,向海南二中院申请再审。海南二中院再审认为鉴定意见遗漏工程施工项目,发回一审法院重新审理。张某因病去世后,妻子王某、儿子张某峰、女儿张某婷等3位继承人参加了两起案件的诉讼。一审法院重新审理前案期间,海南二中院经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同意,将后案交由一审法院审理。至此,前后两案均由一审法院审理。

因上述房屋租赁合同纠纷,钟某等6人向法院起诉,要求解除双方签订的《楼房租赁合同》,郭某、张某返还租赁的楼房并支付拖欠的房租。郭某、张某则向法院提起反诉,要求确认双方签订的《楼房租赁合同》无效,钟某等6人返还已收取的租金46.9066万元、押金15.6万元,并要求钟某等6人赔偿其装修损失120万余元。

一审法院审理过程中,陈某拒绝重新鉴定,一审法院依职权委托鉴定时,被告知无资料无法补充鉴定;根据王某等3人的申请再行对外委托鉴定,但因王某等3人未缴纳鉴定费、鉴定资料不全,导致两次委托均被退回;王某等3人第三次申请鉴定,考虑到鉴定资料不全,未予准许。

一审法院判决,解除双方签订的《楼房租赁合同》,郭某、张某返还租赁的楼房并支付拖欠的房租,钟某等6人向郭某、张某补偿房屋装饰装修款50万元;驳回郭某、张某的反诉请求。郭某、张某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海南二中院二审时,维持了一审判决。之后,郭某、张某不服二审判决,向海南二中院申请再审。

一审法院最终以无法补充鉴定,王某等3人承担举证不能不利后果为由,在前案中判决确认2份合同无效,王某返还陈某多付的工程款303万余元及利息,张某峰、张某婷在继承遗产范围内承担连带责任;在后案中判决驳回王某、张某峰、张某婷诉请陈某支付工程款的请求。王某、张某峰、张某婷对两案的一审判决均不服,再次提起上诉。

再审期间,海南二中院组织双方当事人进行询问,双方的意见分歧较大,均认为过错责任在对方,互不相让,情绪严重对立。为避免矛盾激化,妥善化解纠纷,海南二中院主审法官数次电话当事人,通过抽丝剥茧、耐心细致的释法说理,从多个角度、反复沟通协调后,双方终于冷静下来并同意调解。

因这两起案件历时长,案情疑难复杂,矛盾突出,当事人情绪对立,且王某信访多年,海南二中院受理该案后,院领导高度重视,指导主审法官在依法办案的同时注重矛盾的彻底化解,找准突破口,争取调解结案。二审期间,主审法官通过阅卷进一步了解案情后,决定避开双方纠缠多年的鉴定问题,不谈证据采信问题,初步确定调解方案为双方不再向对方主张任何工程款。

考虑到双方当事人是亲戚关系,和谐相处更利于互利共赢,主审法官寻找双方的利益平衡点,积极与双方代理律师沟通协调,通过释法析理、晓以利弊,并设身处地为当事人提供几种调解方案,双方当事人被法官的诚心、热心、耐心所感动,对其提出的调解方案也表示认可。最终在主审法官的不懈努力下,双方自愿庭外达成《和解协议》并签名捺印,当天依约履行完毕。至此,这起民事再审案件的合同纠纷彻底化解,真正实现了案结、事了、人和。

张某与陈某原是同乡关系,二人曾经建立起良好的合作关系,在生意上长期相互照应,张某患病并因病去世导致关系发生变化,又因诉讼关系不断恶化。主审法官一方面数次致电在外地的陈某,耐心平复其情绪,力劝其顾念旧情放弃主张返还工程款;另一方面,争取王某、张某峰、张某婷代理人对调解方案的支持与配合,巧用王某对其代理人的信任,与代理人一起当面向王某释明案涉工程其他分包案件的诉讼风险,让其打消顾虑。在多轮电话沟通后,陈某的态度从强硬反对转为软化接受,而王某的态度则从忧虑怀疑转为理解谅解,二人分别表示同意不向对方主张任何工程款。于是主审法官趁热打铁,召集各方到庭签署调解协议。

签署调解协议当天,陈某及代理人、王某及代理人、建筑公司与开发公司的代理人均到庭,各方就条款的措辞、鉴定费等数十万元诉讼费用的承担、支付方式和支付时间、解除财产保全等问题进行了激烈的争论,陈某、王某及代理人意志出现反复,场面一度僵持不下。为顺利促成调解,主审法官采取背靠背的方式了解当事人内心意志,灵活运用多种沟通技巧化解当事人的负面情绪,排除当事人不合理的意见,平衡各方利益,逐一化解争议。

经过多轮调解,最终在王某向陈某致歉、陈某接受道歉后,促成各方当事人就两起案件达成调解协议,就案涉工程及工程款再无争议,至此,案结事了。两案的圆满解决,不仅彻底解决了长达7年的合同纠纷,还消解了当事人之间多年积怨,更让彼此生活不再为讼所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