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建宁法院“3+1”打造劳动维权升级版来源:人民法院报发布时间:2013-09-03
17:00:00字号:小大打印本页

福建省三明市两级法院,能动司法,助推社会管理创新,措施有效扎实,收到良好成效,受到社会各界好评。
三明市市两级法院积极探索矛盾纠纷多元解决机制,推进“法律六进”活动,在和谐共建的框架下,
积极组织法官进社区、进乡镇,与辖区公安派出所普遍形成“庭所共建”长效机制。全市法院通过信息共享、诉调对接、巡回审判、送法上门、法制宣传等工作机制的建立和完善,
广泛动员各方面力量,宽领域、全过程、深层次地推进诉讼与社会大调解机制的有效对接,从源头上减少纠纷、化解矛盾。
将乐法院与银华社区开展共建,建立起矛盾纠纷信息排查收集网络,由立案庭与社区法制联络员每周两次进行涉诉信息反馈,对可能引发诉讼的事件,第一时间启动纠纷协同化解预案,研究相应对策。并指定20名青年法官志愿者,定期深入社区开展法制宣传咨询活动,就地化解纠纷,指导社区调解工作;定期举办专题培训研讨班,对社区工作人员进行法律知识培训,提高他们解决矛盾纠纷的能力。永安法院西洋法庭与西洋镇岭头村开展共建“无讼村”试点,并签订共建协议设立驻村“法官工作室”,法官定期为预约的疑难纠纷提供调解实地指导,解答群众法律问题,引导村民以非诉讼方式解决纠纷。建立联席会议制度,每月定期通报共建情况,探讨村内群众关注的纠纷,排查可能发生的矛盾隐患。构建乡村息诉息访调解网络,及时掌握动态,发现苗头及时介入,提前做好化解工作。
梅列区法院组织法官与48个社区、9个行政机关、10个商会、3个行业协会、3个国有大中型企业挂钩,设立了73个联动调解工作室,推行司法调解与人民调解、行政调解、商会调解、行业调解、企业调解“1+5”多元化联动解决纠纷机制。仅去年,该院与区工会、区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共同开展“情暖职工司法维权行动”活动,共处理涉拖欠农民工工资、劳动争议、劳务合同纠纷150件,涉及金额210.2万元;与区工商局联合设立全市首个“12315调解衔接工作站”,共处理非诉和诉讼民事案件2100余件;
建宁县法院里心法庭则与江西省南丰太和法庭在边界设立“闽赣边界法庭便民服务站”。几年来,为100余人次当事人提供法律服务,接待群众来信来访190余起,两地相互送达司法文书70余件,审结涉及两省当事人案件60余件,未出现一起矛盾激化案件和上访案件。
三明全市法院以人民调解组织为依托,设立调解联络室,联合司法局,选聘综合素质较高的人员担任联络室人民调解员,全市法院在1854个村、296个企事业单位和78个行业性调解委员会设立了调解联络室,聘任调解员18939名。对人民调解组织调解业务给予帮助指导,对达成调解协议的案件,当事人可以向法院申请司法确认或者由法院经审查后制作调解书。2010年,全市法院培训人民调解员1631人次,依法审查确认非诉调解协议效力1308件,指导人民调解组织调处复杂疑难案件476件。方便了当事人诉讼,减轻了法院的案件压力,又发挥了群众优势,整合社会资源形成合力,最大限度地预防和化解社会矛盾。
“新形势下,
人民法院主动肩负起司法的社会责任,积极推动社会管理创新已成为法院‘能动司法’的应有之义。”三明中院许先丛院长如是说。

想要告老板,可是又犯难?一种专门为解决职工和企业之间劳动争议的法庭近年来在一些地方人民法院相继设立。作为解决劳动争议的新探索,被称为“劳动法庭”的专门法庭有望成为依法维护职工权利的“法宝”。
劳动争议案猛增
记者日前在上海市总工会采访时了解到,随着2008年劳动合同法的实施,上海市的劳动争议案件数量居高不下,但在发生劳动争议后,职工面对用人单位出现“一面倒”的弱势,取证难、程序多、维权周期长等难题,使得一些想通过法律维权的职工知难而退。
这种情况在全国普遍存在。全国总工会书记处书记、法律工作部部长郭军说,当前受国内经济和产业结构调整、化解过剩产能等因素影响,职工就业、工资、社会保险等劳动经济权益和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监督权等民主政治权利保障方面的新问题层出不穷,劳动争议多发易发。
据人社部统计,2011年至2013年,全国各级仲裁机构处理劳动争议总量分别为130.5万件、151.2万件、149.7万件,连续3年案件总量居高不下,在社会矛盾纠纷中成为第一位因素。
郭军表示,近年来法院审判公信力不断提升,职工普遍选择诉讼方式解决劳动争议,但进入诉讼程序的案件,按照民事诉讼法规定的审理期限均为3到6个月,必要时还可延长。一方面法院存在审判任务繁重的压力,另一方面案件审理周期过长,客观上造成争议得不到及时解决,加大了劳动者维权成本,增加了矛盾激化的风险。
据上海市总工会副主席茆荣华介绍,劳动争议案件在国内法院大多由法院民事庭审理,然而劳动争议案件与普通的民事案件在适用法律原则上有很多不同,例如民事原则“谁主张谁举证”在劳动争议案件中就不完全适用。
专业审判力量助力职工维权
2010年,上海市第一、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分别设立了民事审判第三庭,专司劳动争议案件审理。各基层法院也根据自身情况,或专门成立劳动争议审判庭,或在民事审判庭内设立劳动争议专项合议庭,开展劳动争议安全审判工作。
“法院在裁审的专业性、司法和裁判的终局性以及执行的强制性等方面具有独特优势。加强工会和法院化解劳动争议纠纷的合作机制,使工会能更有效地争取法律资源、审判资源,实现诉讼与非诉讼机制的有效衔接,实现劳动争议纠纷解决的最大效益和最佳效果。”茆荣华说。
在工厂密集、职工人数众多的江苏无锡,这种专门审理劳动争议的法庭也已悄然建立。2010年,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率先在江苏省中级法院中成立劳动争议审判庭,崇安、南长、宜兴和江阴等9个基层法院也相继成立了劳动争议审判庭和专业合议庭。
两级法院的劳动争议审判庭和审判法官,全力构建符合劳动争议案件审判规律和司法工作特点的劳资纠纷化解审判模式,几年下来积累了行之有效的劳动争议专业化审判经验。全市法院劳动争议案件调撤明显提升,年调解率均保持在70%左右,比2009年提高了11个百分点;全市案件审理周期缩短,无18个月以上未结案件。
几乎同一时期,像上海、无锡这样的司法实践正在各地推进。2010年,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法院成立了劳动争议审判庭。这是北京市法院系统首家劳动争议案件专业审判庭;2011年,重庆市沙坪坝区人民法院成立民事审判第四庭,专门负责审理劳动争议案件,这是重庆市40个基层法院中首家劳动争议案件专业审判庭。
成功经验有待推广
据全总统计,截至2013年底全国职工总数已达到3.5亿,比2003年增加了1.2亿。劳动争议案件已经成为全国法院受理的民事案件中数量增长多、敏感程度高、涉及范围广、结案压力大的纠纷类型。
2011年至2013年,各级人民法院一审受理劳动争议分别为30.8万件、34.9万件和36.6万件。郭军说,在未来一段时期内,社会保障方面的问题将成为社会矛盾纠纷中突出的、重要的因素。
他还表示,我国现行法律框架下法院审理劳动争议案件的法庭成员完全由职业法官担当,欠缺用人单位、劳动者代表,职业法官可能对劳动争议案件当事人争议利益的熟悉程度不足,迫切需要工会、企业代表组织的参与。
据了解,近年来工会界别的政协委员曾连续提出建议人民法院设立劳动法庭的提案。一些业内专家建议,在经济发达、职工队伍规模较大的地区中基层法院普遍设立劳动争议审判庭或者劳动法庭,在总结成功经验的基础上向全国推广,将会有力推动劳动争议案件审判组织专门化,更高效、公正地解决劳动关系矛盾。

关口前移 优势互补 保障双赢 建宁“3+1”打造劳动维权升级版

今年以来,福建省建宁县人民法院积极探索“3+1”劳动争议处理新模式,助推劳动维权,取得了明显成效。截至目前,该院诉前调解劳动争议纠纷22件,帮助63名务工人员追回欠薪50多万元。

据介绍,福建建宁经济开发区位于建宁县城北部,目前入驻企业42家、职工3700余人。近年来,随着经济开发的持续升温,企业和职工的矛盾日益凸显,亟待解决。针对这种情况,建宁法院探索“3+1”劳动争议处理新模式,即由该县法院、人社局、总工会3个部门共同在经济开发区设立1个劳动争议协调机构——经济开发区法律维权暨职工服务工作站。该工作站充分发挥法院、工会、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各自的职能优势,化解矛盾纠纷,坚持做到“预警在先,引导在先,调解在先”。对需要通过司法程序解决纠纷的案件,通过开通一条“绿色通道”,及时、便捷、高效地审结案件;设立“两庭一室”,即维护职工权益合议庭、劳动争议仲裁庭和职工劳动争议调解室,为280余人次提供法律咨询服务,发放劳动维权方面法律资料800余份,与40家企业签订“和谐企业”创建协议,劳动合同签订率达95%、备案率10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