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高院与行政机关共建失信惩戒机制来源:人民法院报发布时间:2013-11-06
22:05:00字号:小大打印本页

图片 1

8月24日,市中级法院与市行政审批局共同签署《关于建立对失信被执行人联合惩戒机制的实施意见》。将192项主要行政事项全部纳入联合惩戒的限制范围。其中包括,对失信被执行人实施任职资格限制、从事特定行业或项目限制、政府支持或补贴限制、准入资格、荣誉受限限制、特殊交易限制等。构建一处失信、处处受限的信用监督、警示和联合惩戒工作体制机制。

广东高院与行政机关共建失信惩戒机制
失信被执行人申请行政审批事项将受限

制图:李姿阅

联合惩戒共分六步走:

今后,失信被执行人在办理发改、国土、住建、工商等行政审批事项时将受限制。近日,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与广东省发改委、经济和信息化委、国土资源厅、住建厅、工商局等五家行政机关会签了《关于共享被执行人失信信息、共建失信被执行人惩戒机制的纪要》,进一步加大对失信被执行人的惩戒力度。

被执行人不履行义务恶意逃避执行一直是法院“执行难”的重要原因。3月10日,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在向十二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作工作报告时说,去年人民法院建立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制度,实行公开曝光,对7.2万名失信被执行人进行了信用惩戒,约20%的失信被执行人主动履行了义务。

失信被执行人确定。人民法院依照法律和司法解释的规定将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的被执行人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同时建立严格的操作规程和审核纠错机制,确保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信息准确无误。

根据会签纪要,广东高院将根据广东省政务信息资源共享的相关规定,将全省不履行人民法院生效裁判的被执行人失信信息录入共享平台,与省发改委等五部门实现信息共享,为行政审批工作提供行政审批事项的申请人不履行法院生效判决的情况。“法院与行政机关共享失信信息、共建惩戒机制,能够对失信被执行人实施更加有效的惩戒,促使其自觉履行法律义务,推进广东社会信用体系建设和市场监管体系建设。”广东高院执行局局长许佩华表示。

此前,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作政府工作报告时,强调加快社会信用体系建设。今年年初,国务院常务会议通过的《社会信用体系建设规划纲要(2014—2020
年)》提出:制定全国统一的信用信息采集和分类管理标准,推动地方、行业信用信息系统建设及互联互通,逐步消除“信息孤岛”,构建信息共享机制,让失信行
为无处藏身。

失信名单推送。市中级法院和市行政审批局积极推进失信被执行人信息数据的网络技术对接,尽快实现失信被执行人信息数据的自动采集和实时更新。在此之前,市行政审批局在办理各项审批业务时应该先予查询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根据查询结果进行识别和拦截,具体操作流程由行政审批局制定。

被录入共享平台的失信被执行人,在向相关行政机关申请行政审批事项时将受到限制。按照《纪要》规定,发改委将停止办理其申请的投资项目审批和备案手续;国土资源部门停止办理其申请的土地使用权、采矿权、探矿权变更登记手续;住房和城乡建设管理部门将向社会披露房地产、建筑企业失信信息,不予受理失信被执行企业和个人建设类企业和个人资格注册,涉案项目规划审批、房地产权转移登记等手续也将停止办理;工商部门对可能通过减少注册资本、变更法定代表人、企业分立合并、新设公司、注销企业、办理动产抵押、股权质押等形式逃避债务的申请人,不予办理相关手续,对被吊销的企业,限制其负有个人责任的法定代表人自该企业被吊销营业执照之日起三年内担任其他企业的法定代表人,并将失信信息录入企业信用分类监管系统。

六种情形会进“黑名单”

信息公开。人民法院应当将失信被执行人纳入全国法院执行案件信息管理系统,在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开失信决定书,并通过法院门户网站、官方微信、微博等方式发布失信被执行人信息。市行政审批局应当将失信被执行人信用监督、警示和惩戒信息列入政务公开事项,对失信被执行人涉及的行政审批事项和行政审批资格限制通过门户网站和政务大厅LED显示屏予以公示。

根据最高法的规定,具有以下6种情形的,法院会将信息录入最高法失信被执行人名
单库,公众可通过最高法网站查询:以伪造证据、暴力、威胁等方法妨碍、抗拒执行的;以虚假诉讼、虚假仲裁或者隐匿、转移财产等方法规避执行的;违反财产报
告制度的;违反限制高消费令的;被执行人无正当理由拒不履行执行和解协议的;其他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的。

异议处理。被执行人对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认为错误的,可以自收到决定书之日起向人民法院申请纠正,人民法院自收到书面纠正申请之日起15日内审查,理由成立的,予以撤销;理由不成立的,予以驳回。被执行人对驳回不服的,可以自决定书送达之日起10日内向上一级人民法院申请复议。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的行政审批申请人对行政审批受限反映情况的,由市行政审批局负责解释并引导其向法院申请解决。

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库的信息会推送给银行等金融机构和工商管理等部门和征信机构,并由征信机构在其征信系统中记录。

惩戒实施。市行政审批局及时将人民法院推送的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纳入失信惩戒系统,通过失信惩戒系统对申请人进行识别,确认其失信被执行人身份后,启动对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信息的自动对比、自动拦截、自动监督、自动惩戒程序,依法对其进行行政审批限制。

最高法执行局局长刘贵祥介绍,截至3月4日12时,最高法已公布失信被执行人83727个;其中自然人70586个,法人或其他组织13141个。在全
国失信被执行人中,自然人涉案金额最高的超过3.8亿元,法人涉案金额最高形成的超过3.5亿元。最高法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库点击量达到3139397次。
20%的失信被执行人迫于曝光后的压力,主动履行了债务。

惩戒措施解除。人民法院依法决定对失信被执行人信息进行屏蔽、撤销的,应当及时向市行政审批局推送信息,市行政审批局应当及时解除对被执行人的行政审批限制。

失信者想贷款比较难

据悉,市中级法院和市行政审批局将制定失信被执行人信息的使用、管理、监督的相关实施细则和操作流程。加快惩戒软件开发使用进度,将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信息嵌入行政审批工作系统中,实现对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信息的自动比对、自动拦截等。

“将失信黑名单对外公布曝光,对其名
誉、声誉产生影响并进行信用惩戒,这是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制度的主要价值所在。”刘贵祥说,收到失信黑名单后,金融机构和相关部门将据此进行信用评级。金融
机构进行信贷审核时,通过黑名单信息,对失信的当事人拒绝发放贷款,也不允许其它形式融资。

最高人民法院执行局已与中国工商银行、中国
农业银行、中国银行、中国建设银行、交通银行等商业银行以及中国人民银行征信中心达成信用惩戒协议,由这些金融机构在贷款和发放信用卡等事项上对失信被执
行人采取相应的控制和限制措施。据了解,截至今年1月底,签署协议的银行已限制1.1万余人次办理各类金融业务。

很多企业和个人在签订合同、进行交易时,均可事先在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库中进行查询,确认交易对象是否存在失信情形,将此作为是否与其交易的重要参照和考量,以此降低交易风险。

1月16日,中央文明办、最高法、公安部等8部门共同签署惩戒失信合作备忘录,拉开第一轮联合惩戒失信被执行人的序幕。根据备忘录,凡在失信黑名单中的
“老赖”将禁止乘坐飞机、列车软卧;限制在金融机构贷款或办理信用卡;失信被执行人为自然人的,不得担任企业的法定代表人、董事、监事等。

据了解,多个行政管理部门正着手制定相关规范,在今后的政府采购、招标投标、行政审批、政府扶持、融资信贷、市场准入、资质认定等行政管理事项中,将失信黑名单作为一项重要指标加以考量和参照,利用失信黑名单完善行政管理职能。

被误“拉黑”可纠正

失信黑名单大大压缩了“老赖”的生存空间,但并不是将其“一棍子打死”。根据最高法的规定,要想从失信黑名单中删除自己的信息,就必须全部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或者与申请执行人达成执行和解协议并经申请执行人确认履行完毕或者人民法院依法裁定终结执行。

如果法院弄错了,把不该纳入的人拉进了黑名单,怎么办?刘贵祥说,被执行人认为将其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错误的,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请纠正。被执行人是自然人的,一般应由被执行人本人到人民法院提出并说明理由;被执行人是法人或者其它组织的,一般应由被执行人的法定代表人或者负责人本人到人民法院提出并说明理由。人民法院经审查认为理由成立的,应当作出决定予以纠正。

“建立失信黑名单制度,对‘老赖’是一记重拳,起到了很大的威慑作用,一些‘老赖’不再‘躲猫猫’、‘跑路’了,主动履行执行义务。”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冯玉军说,要充分发挥失信黑名单的作用,还需要各界推动建立健全社会征信体系。

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张学群认为通过建立法院、金融部门执行联动机制,才能增强对“老赖”的威慑力,要尽快在全国范围内构建司法查控网,通过建设与银行、公安等部门的联动机制,完善查询被执行人账户、被执行人及其财产下落的流程。

原文链接:[人民日报]“老赖”难再“躲猫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