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泰法院失信“黑名单”促“老赖”还账来源:人民法院报发布时间:2014-11-24
18:26:00字号:小大打印本页

新华社北京11月20日电近期召开的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二十九次会议强调,要加大对各级政府和公务员失信行为惩处力度,将危害群众利益、损害市场公平交易等政务失信行为作为治理重点。

失信“黑名单”促“老赖”还账——山东新泰法院破解执行难二三事

中办、国办近期印发的《关于加快推进失信被执行人信用监督、警示和惩戒机制建设的意见》,则对失信被执行人规定了11类37项联合惩戒措施。其中明确,在职公务员或事业单位工作人员被确定为失信被执行人的,失信情况应作为其评先、评优、晋职晋级的参考。

山东省新泰市人民法院在执行工作中广泛使用失信被执行人“黑名单”、限制高消费等有效措施。今年以来,该院共向社会发布65名失信被执行人基本信息,在社会上引起了强烈反响。

“新华视点”记者发现,在全国法院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信息系统中,被纳入失信“黑名单”的“官员失信”案件目前超过1100件。失信分为政务失信和个人失信,债务主要体现在工程款、借贷款等方面。

买票被拒 生意泡汤

一些党政机关和公职人员成法院执行难点

“真没想到这一招这么厉害!就因为没及时还上拖欠的20万元,自己300万元的生意泡了汤。这个跟头栽得太大了,以后可得诚信经营、守法经营了。”个体老板高某在与法院执行人员交谈时说。

陕西商洛市商州区法院近日公布一份失信老赖“黑名单”,其中包括商州区安监局副局长吕某某、商州区运管所职工邢某等8名公职人员。这些公职人员涉案标的为400万元,涉案标的最高达288.6万元。

高某说的这一招指的是失信被执行人“黑名单”制度。高某因拖欠他人20万元货款并拒绝履行还款义务,新泰法院把高某纳入“黑名单”,高某知道后,仍不以为然。8月9日,高某准备乘飞机前往内蒙古签订一笔300万元的买卖合同,可就在买机票时,却被告知禁止乘坐飞机,因而延误了日期。对方得知这一消息后,认为高某信用有瑕疵,取消了交易。

据了解,不履行法院判决确定的支付、赔偿等义务责任的党政机关和公职人员,长期以来都是各地法院执行工作的难点。从2012年3月起,各地法院在全国范围内开展对党政机关执行人民法院生效判决的专项积案清理工作,重点治理“官员失信”现象。

轻易担保 晋升受阻

广东省高院公布数据显示,2012年至2013年,广东全省法院共清结党政机关为被执行人的积案3829件,执行到位标的额141.35亿元;去年又清理以党政机关等为被执行人的积案77件,执行到位金额1.61亿元。广东湛江中院曾通报764件未执行到位“官员失信”案件,累计欠债超过18亿元,其中不少欠款用于盖楼购车。

由于种种原因,公职人员欠款一直是法院面对的棘手问题。公职人员欠账不还不仅影响了司法公信,更损害了党和政府在人民群众中的形象。为此,新泰法院把清理公职人员拖欠银行贷款作为深化失信被执行人“黑名单”制度的重要抓手,对进入“黑名单”的公职人员除向社会公开外,还向所在部门以及纪检、组织部门通报,建议对仍在“黑名单”上的公职人员暂缓评先树优、晋级晋职等。小王就是第一个遭受“黑名单”惩戒的公职人员。小王的亲戚在信用社贷款10万元,由小王作担保,贷款到期后二人均未还款,法院多次执行,进展缓慢。为此,法院把小王拖欠贷款的情况向其所在单位及相关部门作了通报,正处于事业上升期的小王被单位告知暂缓提拔。尽管事后小王很快把欠款还上,但此事还是给公职人员敲响了警钟。

一些地区通过公开曝光等方式,督促包括公职人员在内的失信官员履行义务。湖北省巴东县法院今年10月底公布一批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就包括5名来自巴东县纪委、地税局等单位的公职人员,总债务额度为58万元。在2014年11月,湖北省竹山县法院首批曝光的“老赖”,就有来自当地28个机关事业单位的40名公职人员。

老汉欠账 名声受损

记者在全国法院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信息系统中搜索发现,纳入失信“黑名单”的政府及职能部门“官员失信”案件目前超过1100件,债务主要体现在工程款、借贷款等方面,其中最早一起案件2013年10月纳入。

“孩子的终身大事差点因为我就黄了,现在想想肠子都悔青了,‘黑名单’可不是闹着玩的。”家住龙延镇的刘老汉懊恼地说。

基层办案人员介绍,纳入失信“黑名单”的被执行人,履行完相关判决义务责任后,就会按程序将其撤出“黑名单”。仍处于全国法院失信“黑名单”,意味着仍未“偿清”相应债务。

刘老汉的儿子已到娶亲的阶段,可就在这时,一则法院公告打破了儿子的美梦:刘老汉因欠账不还被列入“黑名单”,并在电视上播出。“准亲家”认为刘老汉一家名声有问题,决定退亲。刘老汉没想到自己会因这事“臭名远扬”。事后刘老汉赶紧把欠账还上,并主动登门向“准亲家”一家解释,取得谅解。刘老汉现在已被法院聘为法制宣传员,以自身经历现身说法。

不理旧账、问责不力、乱作担保是顽疾主因

近日,该院又把800余名被执行人纳入失信“黑名单”,并向工商、银行、国土、公安等29个执行联动部门作了通报。现在越来越多的被执行人积极主动找到法院履行义务,案件自动履行率和执行清结率不断提升。(作者:刘恒兴
徐晓伟)

记者调查发现,在一些“官员失信”案例中,赖旧账成为主要原因。在全国法院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上,安徽省霍邱县彭塔乡人民政府今年10月下旬“上榜”。法院判决书显示,彭塔乡欠某建筑装饰公司的工程款项发生在十多年前,原告一直催要未果,当地法院今年2月作出一审判决,要求彭塔乡人民政府偿还相关款项。

采访中记者发现,部分“官员失信”缘于不少党政机关主要领导换人,继任者拿出“新官不理旧账”作挡箭牌。中国社会科学院政治学研究所副研究员刘山鹰认为,一段时间以来,由于考评机制不够科学,少数基层政府盲目举债发展,而继任官员不理旧账,导致历史性欠债无法偿还。

法律专家认为,“官员失信”屡禁不绝,与失信成本低紧密相关,一些被执行主体自恃所作所为是“为公家办事”,不太担心会被问责惩戒。

一位基层法院执行人员介绍,涉及党政机关与公职人员的执行案件中,由于一部分公职人员熟悉法院执行程序,玩“躲猫猫”,造成执行标的难到位;有的单位把资金转移到专项资金账户上,以专款专用为名,造成“无可执行财产”假象。

值得注意的是,一些公职人员成为老赖,主要是个人担保所致。近日,浙江温州法院系统开展涉特殊主体暨金融债权纠纷案集中执行大行动。2015年4月份,温州市永嘉县税务部门一工作人员为亲戚向银行借款400万元提供担保。1年借款期限过后,仍有140万元未归还。该工作人员作为担保人负连带清偿责任,但其拒不履行还款义务,同时拒不申报财产,永嘉县法院对其作出司法拘留15日的处罚决定。

记者调查发现,一些基层金融机构在发放贷款过程中,为降低金融风险,指明要求公职人员提供担保才放款。安徽某县一基层事业单位工作人员王浩告诉记者,他前段时间就为一个朋友做了贷款担保。“当时银行放款时要求有公务员或者事业单位员工担保,否则不放款,朋友找到我,抹不开面子。”

强化问责形成震慑制定欠账消除时间表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表示,政务诚信是社会诚信的风向标,不能让个别失信行为影响政府形象和公信力。

事实上,一些地方已经感受到了“官员失信”对当地形象和经济发展造成的负面影响。辽宁省某市一位基层干部表示,政府如果欠了企业的工程款,下次再说什么都没权威和底气了。

专家建议,遏止“官员失信”,要依照政务诚信体系建设要求,为政府量身打造“不愿失信、不能失信、不敢失信”的考核制度,司法机关也要拿出执法刚性,对“官员失信”形成震慑。

今年3月发布的《人民法院执行工作报告》白皮书介绍,近年来,全国各级法院系统不断探索清理涉党政机关执行积案的长效机制,以党政机关为被执行人的案件数量逐渐下降。广东法院系统采取“法院主办、政府协同”的举措,由广东省政法委主要领导约谈欠债地区党政主要领导,清理了占全国一半金额的涉党政机关执行积案。

记者了解到,目前,一些地方对于失信公务人员,将其失信行为与党政人员任职、评聘、晋升等挂钩。浙江温州建立了涉特殊主体执行协作联动机制,实现了涉特殊主体执行案件信息共享、身份识别、失信联合惩戒等。如市委组织部在任职选调、晋职晋级、评优评先等考核中,对考察人员进行执行情况审查,若有失信行为,将被“一票否决”;在对提名的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候选人进行资格审查时,若有失信行为,同样“一票否决”。

汪玉凯等专家建议,按照“谁欠账、谁清偿”的基本原则,对各地政府存量拖欠债务进行分析,明确清偿兑付责任,在此基础上,按照轻重缓急制定切实可行的消除债务时间表,还清存量债务,绝不再形成新“赖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