翱翔在高原上的雄鹰——追记内蒙古高院党组成员、副院长孙凤鸣来源:人民法院报发布时间:2015-03-09
08:40:18字号:小大打印本页

2015年2月16日凌晨,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党组成员、副院长孙凤鸣因病医治无效,不幸辞世,终年53岁。
孙凤鸣逝世当天,他的同学、同事和朋友怀着沉痛的心情以不同方式表达了惋惜、怀念之情,有的说他是“孔繁森式的好干部、邹碧华式的好法官”,有的称他为“草原骄子、高原儿子”。在人们眼里,他是一名正直的法官,是一位谦和、善良、热情的朋友,人们都为他的英年早逝扼腕叹息,为失去这位好领导、好战友、好朋友而悲痛。
一颗青藏高原的心脏
孙凤鸣,1962年1月出生于内蒙古自治区察哈尔右翼后旗的一个普通家庭。1983年从北京大学法律系毕业后,主动申请援藏支边,用他日记中的话说,就是“怀揣着青年人的热情和理想,我毅然决定进藏,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这一干,就是24年,他把美好的青春年华都奉献在了雪域高原。
在西藏自治区公安厅工作期间,孙凤鸣从事反分裂工作,多年担任反分裂斗争一线指挥员,为维护国家统一、民族团结、边疆稳定作出了重要贡献。他组织建成了西藏公安指挥中心,组织开展“开门大接访”活动,完成了“金盾”工程一期建设和二期筹备工作,全面推进“三基”建设和法制化、科技化进程,使西藏公安信息化建设取得跨越式发展。2007年,他调到内蒙古自治区公安厅工作,任党委委员、副厅长。其间,他强力推进反恐维稳和信息化工作,先后组织侦办了“7·02”防止恐怖分子入境案、“8·22”扬言在呼和浩特市火车站实施爆炸涉恐案、“7·31”跨国绑架案等一批大案要案,领导完成了内蒙古“护城河4号”反恐演习和“蒙西-2010”地震应急演练。他十分重视公安信息化建设和通信保障工作,领导建成全区公安信息资源综合库、警务综合平台和“金盾”应用系统,全面促进了公安“大情报”系统建设。
2012年,孙凤鸣调到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工作,任党组成员、副院长。先后分管立案、信访和刑事审判等工作。他努力钻研法院业务,快速适应并投入司法审判工作,审理了在全区有重大影响的非法集资、制售假药劣药、有毒有害食品等经济犯罪和重大职务犯罪案件。他不辞辛苦,亲自下基层指导、督查立案信访和审判工作,组织并带头化解涉诉信访案件。特别是围绕党的十八大安保工作,组织全区法院开展涉诉信访“百日攻坚”活动,亲自接待上访人员,实现了两个100%的化解目标。
长期在高海拔地区工作,一心扑在政法事业的艰辛锤炼,使他的身体长期超负荷运转,心脏每分钟才跳四十几下。熟悉他的人都说,他的心脏是典型的“青藏高原心脏”。常年心动过缓,加之工作辛劳,积劳成疾,使他最终倒在了自己终身热爱的司法岗位上。“他住院那天上午,还在参加审委会会议,散会时他说身体不舒服,下午去检查一下。没想到这一去就再也没回来。”一位高院同事回忆当时的情形说,“这样一个才华横溢的法律人才,英年早逝,可惜了,可惜了!”
一封上访老户的信
“他是一位正义感极强,一心为公的好院长!”得知孙凤鸣去世后,上访老户刘某在网上写信,悼念这位曾经接待过他的法院副院长。
2012年,孙凤鸣调到内蒙古高院任分管信访的副院长后,先后两次接待了刘某。接访中,他鼓励刘某坚信党的领导和法治的公平正义,相信法律和法院。刘某的孙子当时陪同上访,孙凤鸣语重心长地向他介绍了在西藏工作二十多年的经历,鼓励他说,祖国的大好河山需要你们年轻人接班建设。孙凤鸣的和蔼淳朴给刘某祖孙留下深刻的印象,从此他们成了好朋友。孙凤鸣患病住院期间,年逾八旬的刘某经多方打听,找到医院地址,到医院看望刚动过手术的孙凤鸣。刘某在信中说:“他面容憔悴,但精神刚毅,看到我们这些上访的访民来医院看望,他很感动。他真是一位深受百姓爱戴的好院长!”后来,刘某还专程让孩子们再次到孙凤鸣家中看望他,并带去为他打问到的偏方药水。
“他就是这样一个人,对待上访当事人耐心、和蔼,平心静气地倾听他们的诉说。”内蒙古高院立案一庭庭长暴巴图说。他介绍,孙凤鸣每次接访都非常认真,向当事人解释透彻法律规定和政策,让当事人明明白白走出法院。除此之外,他也非常关心上访群众的工作生活,几乎每次都要在送当事人的时候,从自己兜里掏出点钱放到他们手中。他常对同事说,上访群众通常生活比较困难,我们能帮他们解决点食宿、交通费用,也算是我们的一份心意。就是这份真挚的情义,让他成了与众多访民能够交心的法官朋友。正如上访老户刘某在信的最后所说:“一个好官、一个正直的好人,孙凤鸣院长你过早地离开人间,是我们的一大损失,哀悼怀念你——孙凤鸣院长。”
一个不懈的追求
熟悉孙凤鸣的人们可能都知道他常说的两句话:“依法审判是法院最大的政治,公平正义是法官一生的追求。”他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
在孙凤鸣分管的各项工作中,涉诉信访是他花费时间和精力最多的。初到内蒙古高院工作的孙凤鸣,首先面临的就是如何解决这一问题。在深入了解和与同事们反复商讨的基础上,他提出要在全区法院开展涉诉信访“百日攻坚”专项行动,切实摸清信访案件底数,并逐案提出有针对性的解决方案,确保将上级交办和自行排查的涉诉信访案件全部化解。在党组的领导和他的指导下,立案庭的同志拿出了初步工作方案,孙凤鸣指导进行了一次修改后,便自己动手,在原有方案的基础上进行深入的修改。他把自己的一些思考、想法补充进去,然后再找相关同志逐一征求意见,确保拿出的方案切实可行,能够解决实际问题。他常常自谦地说,我是法院的新兵,所以工作中请同事们多指教。其实,大家都很佩服这位北大法律系的才子,虽然做审判工作时间不长,但对法治的真谛参悟透彻,他常说的那两句话就是最好的证明。在他和全体干警的努力下,全区法院通过集中攻坚、专项推进、全员参与、协同作战等有力措施,中央和自治区交办的497件案件、各盟市自查的231件案件全部化解,实现了“两个100%”的化解目标。
民事再审审查,也是孙凤鸣分管的一项重要工作。2012年他分管立案二庭以来,着力指导深化审判方式改革,以提高办案质效为抓手,推动民事再审审查工作良性循环。调卷迟缓直接影响民事再审审查工作的效率,为了解决这一问题,他指导立案二庭制定下发了《关于民事申请再审案件调取、移送案卷办法》,明确责任制度,严格调卷期限,定期督办通报,实现了高院与各中院“四点一线”的“点对点”、“人对人”调卷工作管理体系。建立审限通报制度,对因调卷超审限案件核查情况进行周汇报,切实提高审判效率,推动均衡结案。2012至2013年,高院民事申请再审案件立案审查2784件,审结2496件,结案率近90%。他长期在政法系统工作,所以对法院工作熟悉,进入角色也很快,特别是在刑事审判方面。对这一点,内蒙古高院刑二庭庭长张建青深有感触。张建青介绍,孙凤鸣分管刑二庭以来,指导制定具体工作意见,突出打击经济犯罪和职务犯罪等重点工作,依法审结了涉及群众人数多、社会影响较大的被告人苏某某集资诈骗案、被告人张某集资诈骗案等一系列非法集资案件,众多受害群众专程给高院送来锦旗,表达他们对人民法院的信任和感激之情。
一份赤子情怀
他24年扎根西藏,走遍了雪域高原的山山水水,广阔的雪域高原也造就了他宽广的胸怀和淳朴的性格。在西藏工作期间,他倡导民族团结,并身体力行。他热爱西藏,娶了藏族姑娘为妻,情系那里的一草一木和藏族群众,由他填词的歌曲《我爱你,西藏》在高原、草原上广为传唱。在西藏期间,他前后收养了9名藏族孤儿,有的已经上了大学,现在还有两名藏族孤儿生活在他的家中。“他正直、善良、谦和,像西藏的雪山和草原一样淳朴、净朗。”暴巴图这样说。孙凤鸣一直分管立案、信访工作,暴巴图是与他工作接触最多的人。他说,和善是孙院长的性格特点,他对待所有干警都非常客气、热情,能够与他们交心,没有一点架子,干警们都愿意和他相处。有时候出差办事,大家一起吃饭,虽然只是工作餐,但都是他抢着付钱,还着急地说:“我的工资比你们多,必须我来。”就是这些点点滴滴,折射出这颗西藏历练的“高原心脏”淳朴、谦和的人格魅力和特殊的人生涵义。
这就是孙凤鸣,从内蒙古草原走向雪域高原,又从雪域高原回归广阔草原的法律人,他把一生全部奉献给了边疆少数民族地区的司法事业。因为,这都是他的家乡。他曾在病重时嘱咐家人:“我的骨灰一半要葬在内蒙古老家父母的身边,一半要撒在西藏的雪域高原。”这个淳朴的愿望,感动了所有认识他的人,人们缅怀他,说他是永远翱翔在高原上的雄鹰。

□创新工作方式 □转变思想观念 □提高案件质量
2004年最高人民法院公布的涉法信访统计数据显示,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的申诉率在全国各省、自治区和直辖市中是最低的。云南高院的统计数据也显示,从2001年至2004年,云南法院处理信访的件次呈逐年下降趋势。
云南省高院院长赵仕杰用三句话揭示了该院信访工作取得成绩的“秘密”:靠工作方式的创新建立涉诉信访工作的长效机制;靠思想观念的转变推进司法再审制度的改革;靠案件质量的提高从源头上减少涉诉信访案件的产生。
2002年6月,云南高院党组着手抓了信访的清理工作。首先加强了信访申诉机构的建设,增加了人力,加强了物质装备保障,另外组织人力进行案件复查。建立了信访申诉案件档案资料。高院立案庭对排查出的热点信访申诉案件进行了综合审查分析,将排查出的老上访户涉及的58件案子分案到人,由高院立案庭全部调卷审查,并分别由庭长、副庭长为第一负责人进行跟踪督办。两年来,云南高院共处理申诉案件2619件,其中进入再审的36件,指令下级法院再审或由下级法院复查的95件,驳回申诉的2438件。
针对个案情况,云南高院还采取了就地举行申诉听证会的方式,由案件承办人和合议庭成员参加申诉听证,既提高了司法效率,又为当事人提供了一个表达意见的机会,为日后的服判息诉工作奠定了基础。
在“清淤”、“疏流”的同时,云南高院着重在建章立制上下工夫,建立起信访申诉工作的长效机制。2002年7月,云南高院组织召开了由云南省政府信访局、省人大信访处、省政协信访处、省纪委信访处、省检察院、省公安厅、省民政厅等单位部门参加的信访工作联系会议,提出了在全省建立信访工作联系会议制度的想法。此举得到了云南省委的好评,也得到了各相关单位的认同和支持。
云南高院趁热打铁,及时通报了在法院系统内实施的7条信访申诉工作措施:制定密切配合、层层负责,矛盾不上交、不下推的案件复查制度;建立信访工作责任追究制度;规范院长接待日制度;加强信访工作管理现代化措施……云南高院的做法被参会部门广泛借鉴。借助“外力”,云南法院的信访工作步调更加统一和谐。
与此同时,云南高院转变观念,对司法再审制度进行了改革。以往的审判监督程序注重的是审判监督权,由法律监督权来引发再审程序。现在云南高院则更加强调尊重当事人的意思自治和处分权,充分体现当事人主义为主导的现代司法理念。在2005年,云南高院还将建立两项制度:对内建立通报制度,凡是错案启动再审就进行通报;对外建立回访制度,倾听上访申诉老户的意见,吸收息诉经验以改进工作。
要从根本上解决信访申诉问题,关键在于提高案件质量,为从源头上减少申诉上访的产生。云南高院自2004年4月1日起,正式启动了联动改革六项制度以提高案件质量。这六项制度包括修改后的云南高院审判委员会议事规则、合议庭规则、新制定的审判长联席会议规则、审判工作各层级的职责、违法审判追究具体实施办法、审判工作效率考核办法以及重新制定的案件质量评查规定。
2004年底,在云南省召开的涉法涉诉上访工作会议上,云南省委政法委对云南法院的信访工作给予了“卓有成效”的高度评价。

2015年2月16日凌晨,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党组成员、副院长孙凤鸣因病医治无效,不幸辞世,终年53岁。

孙凤鸣逝世当天,他的同学、同事和朋友怀着沉痛的心情以不同方式表达了惋惜、怀念之情,有的说他是“孔繁森式的好干部、邹碧华式的好法官”,有的称他为“草原骄子、高原儿子”。在人们眼里,他是一名正直的法官,是一位谦和、善良、热情的朋友,人们都为他的英年早逝扼腕叹息,为失去这位好领导、好战友、好朋友而悲痛。

澳门新葡萄京所有网站,一颗青藏高原的心脏

孙凤鸣,1962年1月出生于内蒙古自治区察哈尔右翼后旗的一个普通家庭。1983年从北京大学法律系毕业后,主动申请援藏支边,用他日记中的话说,就是“怀揣着青年人的热情和理想,我毅然决定进藏,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这一干,就是24年,他把美好的青春年华都奉献在了雪域高原。

在西藏自治区公安厅工作期间,孙凤鸣从事反分裂工作,多年担任反分裂斗争一线指挥员,为维护国家统一、民族团结、边疆稳定作出了重要贡献。他组织建成了西藏公安指挥中心,组织开展“开门大接访”活动,完成了“金盾”工程一期建设和二期筹备工作,全面推进“三基”建设和法制化、科技化进程,使西藏公安信息化建设取得跨越式发展。2007年,他调到内蒙古自治区公安厅工作,任党委委员、副厅长。其间,他强力推进反恐维稳和信息化工作,先后组织侦办了“7·02”防止恐怖分子入境案、“8·22”扬言在呼和浩特市火车站实施爆炸涉恐案、“7·31”跨国绑架案等一批大案要案,领导完成了内蒙古“护城河4号”反恐演习和“蒙西-2010”地震应急演练。他十分重视公安信息化建设和通信保障工作,领导建成全区公安信息资源综合库、警务综合平台和“金盾”应用系统,全面促进了公安“大情报”系统建设。

2012年,孙凤鸣调到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工作,任党组成员、副院长。先后分管立案、信访和刑事审判等工作。他努力钻研法院业务,快速适应并投入司法审判工作,审理了在全区有重大影响的非法集资、制售假药劣药、有毒有害食品等经济犯罪和重大职务犯罪案件。他不辞辛苦,亲自下基层指导、督查立案信访和审判工作,组织并带头化解涉诉信访案件。特别是围绕党的十八大安保工作,组织全区法院开展涉诉信访“百日攻坚”活动,亲自接待上访人员,实现了两个100%的化解目标。

长期在高海拔地区工作,一心扑在政法事业的艰辛锤炼,使他的身体长期超负荷运转,心脏每分钟才跳四十几下。熟悉他的人都说,他的心脏是典型的“青藏高原心脏”。常年心动过缓,加之工作辛劳,积劳成疾,使他最终倒在了自己终身热爱的司法岗位上。“他住院那天上午,还在参加审委会会议,散会时他说身体不舒服,下午去检查一下。没想到这一去就再也没回来。”一位高院同事回忆当时的情形说,“这样一个才华横溢的法律人才,英年早逝,可惜了,可惜了!”

一封上访老户的信

“他是一位正义感极强,一心为公的好院长!”得知孙凤鸣去世后,上访老户刘某在网上写信,悼念这位曾经接待过他的法院副院长。

2012年,孙凤鸣调到内蒙古高院任分管信访的副院长后,先后两次接待了刘某。接访中,他鼓励刘某坚信党的领导和法治的公平正义,相信法律和法院。刘某的孙子当时陪同上访,孙凤鸣语重心长地向他介绍了在西藏工作二十多年的经历,鼓励他说,祖国的大好河山需要你们年轻人接班建设。孙凤鸣的和蔼淳朴给刘某祖孙留下深刻的印象,从此他们成了好朋友。孙凤鸣患病住院期间,年逾八旬的刘某经多方打听,找到医院地址,到医院看望刚动过手术的孙凤鸣。刘某在信中说:“他面容憔悴,但精神刚毅,看到我们这些上访的访民来医院看望,他很感动。他真是一位深受百姓爱戴的好院长!”后来,刘某还专程让孩子们再次到孙凤鸣家中看望他,并带去为他打问到的偏方药水。

“他就是这样一个人,对待上访当事人耐心、和蔼,平心静气地倾听他们的诉说。”内蒙古高院立案一庭庭长暴巴图说。他介绍,孙凤鸣每次接访都非常认真,向当事人解释透彻法律规定和政策,让当事人明明白白走出法院。除此之外,他也非常关心上访群众的工作生活,几乎每次都要在送当事人的时候,从自己兜里掏出点钱放到他们手中。他常对同事说,上访群众通常生活比较困难,我们能帮他们解决点食宿、交通费用,也算是我们的一份心意。就是这份真挚的情义,让他成了与众多访民能够交心的法官朋友。正如上访老户刘某在信的最后所说:“一个好官、一个正直的好人,孙凤鸣院长你过早地离开人间,是我们的一大损失,哀悼怀念你——孙凤鸣院长。”

一个不懈的追求

熟悉孙凤鸣的人们可能都知道他常说的两句话:“依法审判是法院最大的政治,公平正义是法官一生的追求。”他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

在孙凤鸣分管的各项工作中,涉诉信访是他花费时间和精力最多的。初到内蒙古高院工作的孙凤鸣,首先面临的就是如何解决这一问题。在深入了解和与同事们反复商讨的基础上,他提出要在全区法院开展涉诉信访“百日攻坚”专项行动,切实摸清信访案件底数,并逐案提出有针对性的解决方案,确保将上级交办和自行排查的涉诉信访案件全部化解。在党组的领导和他的指导下,立案庭的同志拿出了初步工作方案,孙凤鸣指导进行了一次修改后,便自己动手,在原有方案的基础上进行深入的修改。他把自己的一些思考、想法补充进去,然后再找相关同志逐一征求意见,确保拿出的方案切实可行,能够解决实际问题。他常常自谦地说,我是法院的新兵,所以工作中请同事们多指教。其实,大家都很佩服这位北大法律系的才子,虽然做审判工作时间不长,但对法治的真谛参悟透彻,他常说的那两句话就是最好的证明。在他和全体干警的努力下,全区法院通过集中攻坚、专项推进、全员参与、协同作战等有力措施,中央和自治区交办的497件案件、各盟市自查的231件案件全部化解,实现了“两个100%”的化解目标。

民事再审审查,也是孙凤鸣分管的一项重要工作。2012年他分管立案二庭以来,着力指导深化审判方式改革,以提高办案质效为抓手,推动民事再审审查工作良性循环。调卷迟缓直接影响民事再审审查工作的效率,为了解决这一问题,他指导立案二庭制定下发了《关于民事申请再审案件调取、移送案卷办法》,明确责任制度,严格调卷期限,定期督办通报,实现了高院与各中院“四点一线”的“点对点”、“人对人”调卷工作管理体系。建立审限通报制度,对因调卷超审限案件核查情况进行周汇报,切实提高审判效率,推动均衡结案。2012至2013年,高院民事申请再审案件立案审查2784件,审结2496件,结案率近90%。他长期在政法系统工作,所以对法院工作熟悉,进入角色也很快,特别是在刑事审判方面。对这一点,内蒙古高院刑二庭庭长张建青深有感触。张建青介绍,孙凤鸣分管刑二庭以来,指导制定具体工作意见,突出打击经济犯罪和职务犯罪等重点工作,依法审结了涉及群众人数多、社会影响较大的被告人苏某某集资诈骗案、被告人张某集资诈骗案等一系列非法集资案件,众多受害群众专程给高院送来锦旗,表达他们对人民法院的信任和感激之情。

一份赤子情怀

他24年扎根西藏,走遍了雪域高原的山山水水,广阔的雪域高原也造就了他宽广的胸怀和淳朴的性格。在西藏工作期间,他倡导民族团结,并身体力行。他热爱西藏,娶了藏族姑娘为妻,情系那里的一草一木和藏族群众,由他填词的歌曲《我爱你,西藏》在高原、草原上广为传唱。在西藏期间,他前后收养了9名藏族孤儿,有的已经上了大学,现在还有两名藏族孤儿生活在他的家中。“他正直、善良、谦和,像西藏的雪山和草原一样淳朴、净朗。”暴巴图这样说。孙凤鸣一直分管立案、信访工作,暴巴图是与他工作接触最多的人。他说,和善是孙院长的性格特点,他对待所有干警都非常客气、热情,能够与他们交心,没有一点架子,干警们都愿意和他相处。有时候出差办事,大家一起吃饭,虽然只是工作餐,但都是他抢着付钱,还着急地说:“我的工资比你们多,必须我来。”就是这些点点滴滴,折射出这颗西藏历练的“高原心脏”淳朴、谦和的人格魅力和特殊的人生涵义。

这就是孙凤鸣,从内蒙古草原走向雪域高原,又从雪域高原回归广阔草原的法律人,他把一生全部奉献给了边疆少数民族地区的司法事业。因为,这都是他的家乡。他曾在病重时嘱咐家人:“我的骨灰一半要葬在内蒙古老家父母的身边,一半要撒在西藏的雪域高原。”这个淳朴的愿望,感动了所有认识他的人,人们缅怀他,说他是永远翱翔在高原上的雄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