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执行“简”出效率“繁”出精品来源:人民法院报发布时间:2016-12-09
09:02:45字号:小大打印本页

(吴艳霞)
日前,河北省政府新闻办召开发布会,通报关于河北全省法院执行工作相关情况。今年以来,全省法院共执结案件174266件,同比增加8万余件,结案率同比上升53%,长期未执结案件数量同比下降35.7%,其中三至十年长期未执结案件数下降67.8%。
今年以来,河北省委、省政府“两办”以正式文件形式转发省高院《工作意见》,明确各级党委、法院及40家相关职能部门在解决执行难工作中的职责任务、时限要求,并纳入法治河北建设目标考核内容
,在河北形成了齐抓共管、共同攻克执行难的工作格局。
河北法院进一步明确法院内部立案、审判、执行等各部门的工作职责,将主动执行理念贯穿立审执全过程,建立起法院内部权责明晰的工作制度,形成“大执行”格局。执行案件立案后,由指挥中心专门人员制作并集约送达执行程序类文书,统一进行集约查控;对集约查控到足额财产、被执行人主动履行等简易案件或事项,由指挥中心法官或执行员迳行办理,直至结案;对立案后30日内,经集约查控未发现足额财产或有重大执行争议等复杂案件,通过智能化办案平台进行二次分案,交由各执行人员,重点负责搜查、强迁、变现、拘罚、移送追刑等工作。通过繁简分流,约40%的执行案件被消化在了指挥中心,实现了“简”出效率,“繁”出精品,提升了规范化水平和执行工作的效率。
在执行工作中,河北法院充分利用远程视频调度系统,加强执行工作的统一指挥和协调。全省车载系统和单兵系统已经实现全省中基层法院全覆盖,下一步将还提高单兵系统的使用率,外出开展执行活动时,一律佩戴单兵设备,确保执行行为的规范、保障执行人员的安全。
自去年以来,河北法院深化执行体制机制创新,推广唐山“两分一统”垂直管理执行工作新模式,
中院执行裁决庭纳入审判序列管理,执行局下设执行分局,管辖基层法院执行工作,实现执行机构、职能和人员与基层法院彻底“外分”,从隶属关系上脱离基层法院,构建上统下分、裁执分离的执行工作新格局,执行实施案件结案率和执行裁决案件总量同比大幅上升。

2016年3月,在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上,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提出“用两到三年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问题”的目标,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积极响应,并列出了时间表:努力争取到2016年底初步缓解执行难,2017年底基本解决执行难问题。
如何确保完成这个目标任务?河北开出“良方”:形成党委领导、法院主办、各部门参与、社会协同、齐抓共管的“大执行”格局,
以“大执行”攻克执行难。
这一“良方”果然奏效,去年1月至今年3月,河北全省法院共执结案件25.28万件,同比增加8.41万件,结案率达75.27%。
为基本解决执行难构建“大执行”格局
构建“大执行”格局,中共河北省委走在了最前面。
去年6月24日,河北省委书记赵克志主持省委常委会会议,专门听取河北高院院长卫彦明关于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的汇报。赵克志指出,全省法院要发挥主体作用,切实打赢这场硬仗。省有关职能部门要密切配合、协作支持,确保我省在全国率先实现基本解决执行难的工作目标。
会后,根据常委会会议精神和赵克志书记的指示,河北省委办公厅、河北省政府办公厅发文转发了河北高院的《关于落实“用两到三年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问题”的工作意见》和《河北省人民法院执行工作联动机制规定》,明确了各级党委、政府在解决执行难工作中的职责任务,并将纪检、政法委、公安、交通、国土等40个省直有关部门解决执行难协调配合任务进行了细化,
在2016年底前基本形成了覆盖全省的执行查控网络。
2016年12月8日,赵克志主持召开省委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二十四次会议,审议通过了河北高院《关于加强对失信被执行人联合惩戒的实施意见》。随后,河北省委办公厅、河北省政府办公厅转发了《实施意见》,在全省构建起“一处失信、处处受限”的信用监督、警示和惩戒工作机制。
石家庄、唐山、邯郸、保定、承德、张家口等市或召开市委常委会,或主要领导进行批示,对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给予大力支持。各县也迅速行动起来。
各级党委、政府采取上述措施后,形成了党政机关、社会组织、市场主体等社会系统共同破解执行难的强大合力,收到良好的效果。
衡水中院执行了由某房地产有限公司申请执行的某村委会建设用地使用权转让合同案。依照河北高院的终审判决,村委会应支付2.8亿元人民币。案件进入执行程序后,申请人上访,被执行人拒收法律文书,执行一度无法进行。衡水中院向市政法委汇报情况后,市政法委组织召开了由市中院、市国土资源局、区政府、镇政府参加的协调会,市政法委书记邢洪文利用元旦假期多次做申请人的思想工作,同时反复对各方进行协调,最终促使双方当事人达成执行和解协议,村委会将2.6亿元执行款划至法院账户。
党政机关、事业单位的公职人员拒不执行法院判决的行为不仅有损司法权威,也严重影响着党和政府的形象,为此,秦皇岛市政法委印发了《全市涉党政机关执行积案清理工作实施方案》,督促被执行人为党政机关、事业单位的工作人员迅速履行义务,其中,有10余名涉执案件党员干部被市纪委等部门约谈。10余名涉执案件党员干部认识了自己的错误,均主动履行了义务。
邯郸中院与市公安、检察机关联合出台了《关于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犯罪案件办理机制的实施意见》,公、检、法三机关加强了协调配合,提高了工作效率。邯郸中院判决某企业向海南某公司支付600多万元及相应利息。某企业履行300万元债务后,确有履行能力而恶意拒不履行,一拖就是近5年,邯郸中院决定以涉嫌拒不执行法院判决裁定罪将该企业负责人移送公安追究刑事责任。公安机关立案后,及时对该企业负责人进行网上追逃。仅仅过了3天,该企业负责人心急火燎地给邯郸中院执行人员打电话说:“我愿意一次性支付剩余欠款。”就这样,一起拖延近5年的执行老案成功化解。
为推进审执体制和执行方式改革大开“绿灯”
执行难的成因是多方面的,其中一个不可忽视原因是现行的执行体制和执行方式不利于司法资源的优化配置,为此,河北各级法院积极探索,对执行体制和执行方式进行改革,并得到党委和政府的大力支持。
经过多次论证,唐山中院决定从体制上“动手术”,制定了《唐山市法院审判权与执行权相对分离体制改革试点方案》,经河北高院确定并报最高人民法院后,最高人民法院于2015年7月批准了改革试点方案,审执分离体制改革在唐山法院系统全面推开。
在唐山法院推行审执分离体制改革过程中,唐山市委、市政府给予了高度重视和大力支持:市委市政府将此项改革写入市委八届六次全会决议,并印发了《关于正式组建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局各分局工作实施方案》,确保此项改革圆满完成。市编委为成立的5个执行分局确定了201人的编制,201人全部上划到市中院,201人的工资、津贴补贴一并上划。同时为每个执行分局拨经费140万元,共计700万元。上述经费纳入当年财政预算,市财政局加强日常监管和督导,确保经费及时足额拨付到位。
因为有了市委、市政府的高度重视和大力支持,唐山中院的审执分离体制改革进展非常顺利:撤销了基层法院执行局,成立5个执行分局,执行分局负责办理法律规定由基层法院管辖的执行案件;中院执行局对执行分局及其人财物案实行垂直领导,即执行分局的人员属中院在编人员,其工资、津贴补贴都由中院发放,执行分局工作任务的分配、装备的配备由中院负责。
新体制新格局形成后,执行工作出现了“一升一降”:执行案件结案率上升25.1%,涉执行信访案件总量下降了30.5%。
石家庄市桥西区法院以前实行“一执一书”的传统执行模式,就是以一名执行员、一名书记员为一个执行组,遇有诸如腾房、扣押被执行人财产、搜查被执行人住所地、拘传被执行人等重大执行措施时,“一执一书”显得势单力薄,不得不临时“凑”人,无法形成执行合力,影响了执行效率。不仅如此,“一执一书”的“孤军作战”模式,也不利于对执行人员的执法监督。
去年6月,该院决定彻底改变“一执一书”执行模式,组建执行团队,并给区政法委打了报告,请求支持。政法委向区委请示,区委、区政府非常重视,法院要人给人、要钱给钱、要装备给装备。很快,执行局“壮大”起来:执行人员由35人增加到55人,另由8名法警组成的法警执行中队配合执行办案;增添了执行装备,配备执行车辆7辆,执行指挥车2辆,执法记录仪6部,无线单兵摄录机8部。增加了人、装备后,该院先组成4个执行团队,后又增加了3个执行团队。每个执行团队由2名执行员、2名书记员、1名司法警察组成。执行案件实行组长负责制,组长负责新收案件的初步审查以及本团队的工作调配、执行方案的制作等。执行员、书记员、法警也分工明确。执行案件时,将案件划分为多个实施节点,在团队内部进行合理分工,每个成员各司其职,同时又相互协作。
推行执行团队执行案件后,案件执行的规范化程度和工作效率明显提高,而且利于对执行人员的制约和监督。去年1月至今年3月,该院共收案7217件,结案5798件,结案率80.34%。该院执行的石家庄鑫东硕塑料有限公司与河北君腾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房屋租赁纠纷一案,还被最高人民法院评为2016年度“十大执行案件”。
为执行工作顺利开展积极提供资金保障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要求和河北法院实际,河北高院确定了建设“一个中心、六大系统”的工作思路,即建设一个覆盖全省三级法院的执行指挥中心,以执行指挥中心为载体,建设远程指挥、执行网络信息查控、被执行人信息发布和信用惩戒、执行案件管理、执行申诉信访管理和执行数据分析决策等六大功能系统。正是因为有了各级政府的支持,“一个中心、六大系统”建设基本完成:
全省投入建设资金1.2亿元,建成了三级法院统一联网使用的执行指挥系统。目前,全省191个中、基层法院中,已建成执行指挥大厅及指挥室172个,配备专门人员421人,配备专用微机463台,装备执行指挥车载系统162台,单兵系统364台。除20家基层法院暂时不能联通外,其他172家法院均具备与最高法院联通条件;三级法院专网已全部达到等保三级要求。去年6月11日,全省法院一次性开通了全国法院网络执行查控系统。
目前,河北高院新执行指挥中心正在进行整体搬迁的升级改造中。新执行指挥大厅规划约270平方米,附带11个指挥、查控功能室,总面积约600平方米,预计今年底投入使用。新执行指挥中心建成后,软、硬件建设将跻身全国一流法院行列。这一切,都离不开政府的大力支持。
当然,需要政府支持的,远不止这些硬件建设,还有执行工作的其他方面,如法院为有特殊困难的当事人发放的司法救助资金就有政府的“一份功劳”。
李某在一次交通事故中受伤,秦皇岛市北戴河区法院判决交通肇事者赵某给付李某赔偿款113527元。法院在执行此案时了解到,赵某的电动三轮车肇事后损坏,已没有什么价值,赵某再无财产可供执行。李某因事故伤及头部造成偏瘫,丧失劳动能力,而且无固定经济来源,家庭生活非常困难。鉴于这种情况,北戴河区法院为李某申请了5万元司法救助金,解决了李某的燃眉之急。
据统计,仅在今年元旦、春节期间,河北全省各级法院就实施司法救助396人,救助金额达888.9万元。

河北执行“简”出效率“繁”出精品

今年执结案件同比增加8万余件结案率同比上升53%

记者日前从河北省人民政府新闻办了解到,河北全省法院今年以来已执结案件174266件,同比增加8万余件,结案率同比上升53%,长期未执结案件数量同比下降35.7%,其中三至十年长期未执结案件数下降67.8%。

据了解,河北省委办公厅、省政府办公厅今年以正式文件形式转发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落实“用两到三年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问题”的工作意见》,明确各级党委、法院及40家相关职能部门在解决执行难工作中的职责任务、时限要求,并纳入法治河北建设目标考核内容,从而形成齐抓共管、共同攻克执行难的工作格局。

为此,河北法院进一步明确法院内部立案、审判、执行等各部门的工作职责,建立起法院内部权责明晰的工作制度。执行案件立案后,由指挥中心专门人员制作并集约送达执行程序类文书,统一进行集约查控;对集约查控到足额财产、被执行人主动履行等简易案件或事项,由指挥中心法官或执行员径行办理,直至结案;对立案后30日内,经集约查控未发现足额财产或有重大执行争议等复杂案件,通过智能化办案平台进行二次分案,交由各执行人员,重点负责搜查、强迁、变现、拘罚、移送追刑等工作。通过繁简分流,约40%的执行案件被消化在了指挥中心,实现“简”出效率,“繁”出精品,提升执行效率。

同时,河北法院充分利用远程视频调度系统,全省车载系统和单兵系统已经实现全省中基层法院全覆盖,下一步还将提高单兵系统的使用率,确保执行行为的规范、保障执行人员的安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