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诉机关指控:2016年3月22日凌晨,被告人李某在租住的卧室中与妻子杨某因是否辞工回家给外公拜寿的琐事发生矛盾,争执中李某用手掐住杨某的脖子,致其当场窒息死亡。随后李某主动报警并留在原地,等待公安机关抓获归案。

5月18上午,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第二法庭,一起故意杀人案公开审理并当庭宣判。案件引发多家媒体和广州市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的高度关注。
故意杀人案件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这在广东省是首宗,同时也是广州近年来由市中院院长、市检察院检察长同堂办案的首例。
被告人认罪认罚获从宽,庭审高效规范效果好
公诉机关指控:2016年3月22日凌晨,被告人李某在租住的卧室中与妻子杨某因是否辞工回家给外公拜寿的琐事发生矛盾,争执中李某用手掐住杨某的脖子,致其当场窒息死亡。随后李某主动报警并留在原地,等待公安机关抓获归案。
案件事实清楚,审判起来并不复杂。然而,被撕裂的亲情如何弥补?被损害的社会关系怎样修复?
“考虑到被告人有自首情节,案件是因为婚姻家庭矛盾激化引发的激情犯罪,被告人还有两个不满十岁的未成年子女需要抚育”,公诉人检察长欧名宇在法庭上指出,从化解矛盾、案结事了和促进社会和谐的目的出发,市检察院建议适用认罪认罚从宽的制度审理本案。
为充分保障被告人获得辩护的权利,法庭为被告人指定了辩护律师。法庭调查阶段,公诉人首先展示了庭前向被告人和辩护律师进行的证据开示、被告人在辩护律师见证下签署的具结书。随后,控辩双方一致同意分定罪和量刑两部分,综合出示全案证据,并通过数字化法庭进行全角度展示。辩护人也提交了被告人父亲与被害人母亲达成的调解协议书、被害人家属出具的刑事谅解书等证据。
鉴于被告人自愿认罪认罚,并同意公诉机关的量刑建议,在法庭辩论阶段,控辩双方重点针对量刑情节进行了辩论。经过休庭合议,合议庭当庭宣判,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被告人李某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被告人李某当庭表示服判,并在庭后向被害人家属下跪致歉。
因为被告人认罪认罚,程序规范得当,节奏简洁明了,整个案件从开庭到宣判只用了一个小时,旁听席上的人大代表、政协委员连称“好快,好快”。
领导带头全力推进,试点改革日见成效
为何要选择这样一宗重罪案件开展认罪认罚从宽改革试点?
在广州中院院长王勇看来,这样的案件以认罪认罚从宽制度规范处理,才能够“充分体现天理、国法、人情的综合考量”。按照改革的要求,只要适合的案件,都可以大胆尝试。而作为院长亲自主审案件,就是要为司法改革的推进做先锋,“既要挂帅,又要出征”。这一理念,于“两长”来说,可谓一拍即合,于是便有了“同堂办案”的首例。
作为全国开展认罪认罚从宽制度试点的18个城市之一,广州充分利用刑事速裁试点工作取得的先发优势,从一开始就使出全力,在两级法院、检察院全面铺开、强力推进。
2016年10月,广州中院成立了以院长为组长的改革领导小组,并选定越秀区、海珠区、花都区和南沙区4个基层人民法院作为试点。早在2016年3月,南沙区人民法院即率先与区检察院联合开展认罪认罚从宽试点工作;越秀区人民法院探索“强制辩护”制度,指派值班律师为没有委托辩护人的被告人提供法律帮助;海珠区人民法院探索适用分级量刑激励,在量刑规范化基础上开展量刑协商,丰富了制度的启动模式。
今年3月,广州中院正式出台了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刑事诉讼制度改革“1+5”方案,认罪认罚从宽制度作为重要内容成为方案之一。前不久,由广州中院、市检察院联合制定的《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实施细则》也已起草完毕,对试点工作的全面推开提供制度保障。
据统计,今年以来,广州全市11个基层法院一审审结认罪认罚案件2883件3071人,占全市基层法院同期一审审结刑事案件总数的60.76%。共有2582人被从轻处罚;当庭宣判2417件,当庭宣判率达83.84%;被告人上诉的仅33件,上诉率达1.14%。适用速裁程序审理的案件有2168件,适用简易程序审理的案件有519件,适用普通程序审理的案件有196件。此外,将被告人悔罪认罚作为独立从轻情节考虑的案件有1408件。案件质效获得了全面提升。

3月17日,广东省广州市海珠区人民法院对伍某锋盗窃案进行开庭审理,和以往不同的是,这起案件适用刑事认罪认罚从宽制度进行审理。庭审中,被告人当庭全部认罪,且在当庭宣判后表示不上诉。法庭仅用了半个小时即审理完毕并当庭宣判,案件从法院立案到判决仅历时16天。
“零口供”案件16天审结
据介绍,本案被告人伍某锋在侦查及审查起诉阶段均对指控的事实拒绝供认,即俗称的“零口供”。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虽不认罪,但本案其他证据确实、充分,故以普通程序移送起诉。
鉴于被告人在法院立案之前从未认罪,起诉的指控事实有八宗盗窃,参照以往类似案件的审理情况,该案一般需要一到两个月才能审结。该案能在短短16天内审结,且被告人当庭全部认罪,案件宣判后告知被告人仅给予了10%的酌定从轻幅度。
这背后的缘由又是什么?
海珠区法院刑庭庭长周征远对此解释道,这得益于该院联合辖区检察院、公安分局、司法局在基层司法层面制定了《刑事案件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实施办法》,正式推广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司法改革举措。
分级激励清晰明了
据介绍,海珠区法院的认罪认罚从宽制度改革举措,特点鲜明,特色突出。主要表现:一是制定了“限制反言”,即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刑事案件,人民法院应当审查被告人认罪认罚供述的合法性、自愿性、真实性及被告人的认知能力。被告人在庭审之前认罪认罚,庭审阶段否定的,人民法院经审查未发现被告人之前认罪认罚供述存在非法、不真实的,一般采信被告人之前的认罪认罚供述,且在量刑时一般不予从宽。
二是在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的前提下,为提升司法效率,缩短案件周期,制定了分级激励,即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刑事案件,适用分级量刑激励。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在公安侦查、检察院审查起诉、法院一审不同诉讼阶段认罪认罚的,法院宣告判决时适用的量刑激励幅度按递减原则处理。即公安机关启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公安机关可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的量刑指导意见,建议审判机关对被告人给予不高于基准刑20%的量刑从宽激励。在审查起诉阶段犯罪嫌疑人自愿认罪认罚,由检察机关建议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在审判阶段未翻供并确定符合适用条件的,人民法院应当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公布的量刑指导意见给予不高于基准刑15%的量刑从宽激励。由辩护人建议启动并决定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在审判阶段未翻供并确定符合适用条件的,人民法院应当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公布的量刑指导意见给予不低于基准刑15%的量刑从宽激励。
三是创新设立后置式全流程协商,即允许合议庭先行在全案证据基础上对犯罪事实是否成立进行合议,将量刑问题后置;如合议庭已确立犯罪事实成立,则由控辩双方对量刑问题进行协商。
四是普及辩护,建立认罪认罚控辩协商机制。海珠区法院与区检察院、司法局经协商,决定对因经济困难未聘请律师的被告人及适用普通程序审理的案件,可无需由被告人提供相关证明材料,无需被告人证明“我家很困难,请不起律师”,由法院在案卷材料、被告人个人身份及结合被告人的日常生活消费等情况综合考量后,直接通过司法行政部门指定法律援助律师参与辩护。
五是授予被害人影响性陈述权,完善当事人诉权保障与制约制度。海珠区法院规定参与庭审的被害人可在法庭审理时发表影响性陈述,向法官表达对案件的个人想法及对被告人量刑的处理意见,被告人可就上述陈述表达态度,进而供法官作量刑参考。
创新适用后置式全流程协商机制 这些改革举措,对刑事审判又有什么帮助呢?
再回到前面那个案件,据该案主审法官马兰介绍,鉴于本案系以被告人不认罪的普通程序移送,根据海珠区法院规定,通过司法局给被告人指定了法律援助律师。鉴于本案被告人系“零口供”,为保证庭审效率,法庭召开了庭前会议。在庭前会议上,公诉机关展示了侦查机关通过现代科技手段搜集的痕迹检验、人像比对、轨迹图像等证据。在事实和证据面前,经与辩护人沟通后,被告人的意愿有了明显的变化,表示对指控的三宗事实予以供认。
本案正式庭审仍适用普通程序,在全案证据展示完毕后,法庭根据认罪认罚实施办法给予被告人最后一次认罪机会选择。被告人在通阅全案证据材料后,当庭表示供认全部指控事实,自愿认罪认罚。法庭在确定被告人最后认罪认罚意愿后,由控辩双方就量刑部分进行后置式协商,合议庭在控辩双方量刑协商基础上短暂休庭后当庭宣判,被告人当庭表示对判决结果不上诉。
海珠区法院院长邬耀广介绍说,该院自今年年初开始尝试在刑事普通程序中适用后置式全流程协商,已在6件公诉机关建议适用普通程序审理的涉多人多宗案件中适用,6件案件均在两个月内审结,无一件延期审理,判后亦未上诉。该院近三年审结的全部刑事案件为5241件,其中适用普通程序的约占三成,为1671件。这三成案件的审限大多在两个月左右,上诉案件也普遍集中在该类案件。

因为被告人认罪认罚,程序规范得当,节奏简洁明了,整个案件从开庭到宣判只用了一个小时,旁听席上的人大代表、政协委员连称“好快,好快”。

据统计,今年以来,广州全市11个基层法院一审审结认罪认罚案件2883件3071人,占全市基层法院同期一审审结刑事案件总数的60.76%。共有2582人被从轻处罚;当庭宣判2417件,当庭宣判率达83.84%;被告人上诉的仅33件,上诉率达1.14%。适用速裁程序审理的案件有2168件,适用简易程序审理的案件有519件,适用普通程序审理的案件有196件。此外,将被告人悔罪认罚作为独立从轻情节考虑的案件有1408件。案件质效获得了全面提升。

2016年10月,广州中院成立了以院长为组长的改革领导小组,并选定越秀区、海珠区、花都区和南沙区4个基层人民法院作为试点。早在2016年3月,南沙区人民法院即率先与区检察院联合开展认罪认罚从宽试点工作;越秀区人民法院探索“强制辩护”制度,指派值班律师为没有委托辩护人的被告人提供法律帮助;海珠区人民法院探索适用分级量刑激励,在量刑规范化基础上开展量刑协商,丰富了制度的启动模式。

鉴于被告人自愿认罪认罚,并同意公诉机关的量刑建议,在法庭辩论阶段,控辩双方重点针对量刑情节进行了辩论。经过休庭合议,合议庭当庭宣判,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被告人李某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被告人李某当庭表示服判,并在庭后向被害人家属下跪致歉。

“考虑到被告人有自首情节,案件是因为婚姻家庭矛盾激化引发的激情犯罪,被告人还有两个不满十岁的未成年子女需要抚育”,公诉人检察长欧名宇在法庭上指出,从化解矛盾、案结事了和促进社会和谐的目的出发,市检察院建议适用认罪认罚从宽的制度审理本案。

作为全国开展认罪认罚从宽制度试点的18个城市之一,广州充分利用刑事速裁试点工作取得的先发优势,从一开始就使出全力,在两级法院、检察院全面铺开、强力推进。

领导带头全力推进,试点改革日见成效

被告人认罪认罚获从宽,庭审高效规范效果好

为何要选择这样一宗重罪案件开展认罪认罚从宽改革试点?

广东广州中院全力推进认罪认罚从宽试点工作来源:人民法院报发布时间:2017-05-19
14:46:12字号:小大打印本页

在广州中院院长王勇看来,这样的案件以认罪认罚从宽制度规范处理,才能够“充分体现天理、国法、人情的综合考量”。按照改革的要求,只要适合的案件,都可以大胆尝试。而作为院长亲自主审案件,就是要为司法改革的推进做先锋,“既要挂帅,又要出征”。这一理念,于“两长”来说,可谓一拍即合,于是便有了“同堂办案”的首例。

今年3月,广州中院正式出台了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刑事诉讼制度改革“1+5”方案,认罪认罚从宽制度作为重要内容成为方案之一。前不久,由广州中院、市检察院联合制定的《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实施细则》也已起草完毕,对试点工作的全面推开提供制度保障。

案件事实清楚,审判起来并不复杂。然而,被撕裂的亲情如何弥补?被损害的社会关系怎样修复?

5月18上午,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第二法庭,一起故意杀人案公开审理并当庭宣判。案件引发多家媒体和广州市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的高度关注。

故意杀人案件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这在广东省是首宗,同时也是广州近年来由市中院院长、市检察院检察长同堂办案的首例。

为充分保障被告人获得辩护的权利,法庭为被告人指定了辩护律师。法庭调查阶段,公诉人首先展示了庭前向被告人和辩护律师进行的证据开示、被告人在辩护律师见证下签署的具结书。随后,控辩双方一致同意分定罪和量刑两部分,综合出示全案证据,并通过数字化法庭进行全角度展示。辩护人也提交了被告人父亲与被害人母亲达成的调解协议书、被害人家属出具的刑事谅解书等证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