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小时!全流程审结醉驾案

编者按:

金句摘录
“我对于刑事案件首要期待是公平正义,另一方面就是希望尽早获知审判结果。”
“48小时全流程速裁程序的启用,实现简案快审,可以将司法资源更多的投入复杂案件的审理中,在保证法律效果的前提下降低了整体司法成本。”
故事 审理一起刑事案件要多长时间?
根据刑事诉讼法规定,简易程序的刑事案件,法院受理后应当在20日之内审结,普通程序案件为两个月。
但,对实现正义速度的渴求,永远没有终点。
一边是在羁押期间焦虑地等待“另一只靴子落地”的被告人,一边是需要公平正义更快实现的社会公众,中间是因案件大量增长而急需提高司法效率的公检法,所有人都希望快点,更快点。
第一次提速:6分钟庭审
刑事案件审判的第一次“提速”,发生在2014年年末。北京市房山区人民法院适用刑事速裁程序集中合并审理了4起盗窃案件,这也是北京市首次利用刑事速裁程序审结案件。
在被告人认罪的基础上,房山法院首次在庭审中省去了法庭调查、法庭辩论两个环节。
四个案庭审用时共计25分钟,平均6分钟审结1起案件,比以往刑事庭审节省了许多时间。4被告人分别被判处拘役3个月缓刑6个月到拘役6个月缓刑1年不等,均当庭表示服从判决,不上诉。
6分钟,这是北京司法机关作为刑事速裁首批试点单位创下的“北京时间”。
对于危险驾驶等11种犯罪行为,犯罪情节较轻、依法可能判处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的案件,或者单处罚金的案件,北京法院均适用刑事速裁程序审理。
然而,时间就像海绵里的水,只要愿挤,总还是会有的。
2015年刑事审判的第二次提速,比想象中来得更早一些。
第二次提速:3天内审查起诉
在2015年6月,刑事速裁制度试点工作开展刚满一年时,北京丰台区的公安、检察、法院都设置了办理速裁案件的专门机构。
在公安机关,法制专职阅卷员负责筛选能够适用速裁的案件;在法院,有固定的专办速裁案件的法官;在检察院,公诉三处的7名检察官,专门负责公诉速裁案。
丰台检察院还在公诉一处设置了专职办案组,负责在所有依照普通程序移送的案件当中,筛选出可以适用速裁的案件,这一办案组的检察官对筛选出的速裁案件审查起诉、出庭公诉、“负责到底”。
在公检法各个工作环节的紧凑设计中,比较普遍的情况是,2至3天就能审查起诉一起案件,这样的节奏,将使嫌疑人得到相当快速的审判。
3天,这是北京检察系统在刑事司法程序的“承上启下”中打造的新的“北京时间”。
刑事审判效率还有没有进一步提升的空间?北京给出的答案是——有!
第三次提速:48小时全流程
完整的刑事诉讼程序,包括公安的侦查、移送审查,检察机关审查起诉、法院的审判四个阶段,这都是通过认罪认罚从宽制度提升司法效率当中,不可忽视的重要环节。
在海淀区,公检法的通力合作,建立联动机制,打通了被告人认罪认罚、刑事速裁各个环节的“任督二脉”——
公安机关抓获犯罪嫌疑人后,对在12小时内能够完成侦查取证工作的案件,经犯罪嫌疑人同意,公安机关启动速裁程序办理,并通知检法司机关“联动”。法律援助律师介入,为犯罪嫌疑人提供法律帮助。
检察院提前介入到侦查活动中,一方面对侦查活动进行监督,另一方面提出意见,避免重复性审查。确认犯罪嫌疑人自愿认罪的真实性和自愿性,同时在法律援助律师在场的情况下,征求对量刑建议的相关意见,签署认罪认罚从宽具结书。
法院接收案件后,安排值班法官对案件进行独任审判。法官开庭审查的重点,在被告人获得法律帮助的情况,征求适用速裁程序的意见,确认其认罪的自愿性,询问控辩双方量刑协商情况。对控辩双方协商一致的量刑建议,法官会在尊重量刑协商的基础上,当庭裁判。
这一个完整的刑事诉讼程序流程需要多长时间?
海淀区司法机关给出的答案是——48小时以内。 改革路上,“简”而不“减”
这里有个真实的例子:
2017年2月19日16时,刘某因涉嫌盗窃被传唤到海淀公安分局。由于此案事实清楚,刘某也承认实施了盗窃行为,因此在征得刘某同意后,公安机关决定启用速裁程序办理。
2月20日18时,公安机关顺利完成该案的侦查工作,将该案移送至检察院驻执法办案中心办案人员。
次日上午9时,派驻检察院检察官对刘某进行了正式讯问,并在刘某及其法律援助律师在场的情况下,就量刑建议交换了意见。刘某表示同意量刑建议,签署了认罪认罚具结书。
2月21日11时30分在速裁法庭开庭审理了此案。整个审理用时15分钟,法院当庭作出宣判并送达表格式判决书。
至此该起盗窃案的全部流程完毕,从被传唤至公安机关到做出判决,总共历时42小时。
自2015年5月至2016年底,海淀法院适用速裁程序审结1100余件,占同期全部案件的25%。刑事速裁案件的案由,已经由最初的11种罪名,扩大到30余种。
“简”而“不减”,是北京刑事诉讼认罪认罚从宽制度中的关键词。
“简”去了的,是简单刑事案件中的重复繁琐和公检法之间的沟通阻碍,提升诉讼效率;“不减”的,是对嫌疑人、被告人合法诉讼权利的保护,是对公平正义的不懈追求。
制度链接
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明确提出要“完善刑事诉讼中认罪认罚从宽制度”。
其后,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的《人民法院第四个五年改革纲要》第13项提出要“完善刑事诉讼中认罪认罚从宽制度。明确被告人自愿认罪、自愿接受处罚、积极退赃退赔案件的诉讼程序、处罚标准和处理方式,构建被告人认罪案件和不认罪案件的分流机制,优化配置司法资源。”
2016年8月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国家安全部、司法部发布的《关于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刑事诉讼制度改革的意见》21条指出:“推进案件繁简分流,优化司法资源配置。完善刑事案件速裁程序和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对案件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的轻微刑事案件,或者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自愿认罪认罚的,可以适用速裁程序、简易程序或者普通程序简化审理。”
孟书记说
要加强研究论证,在坚守司法公正的前提下,探索在刑事诉讼中对被告人自愿认罪、自愿接受处罚、积极退赃退赔的,及时简化或终止诉讼的程序制度,落实认罪认罚从宽政策,以节约司法资源,提高司法效率。
——《完善司法管理体制和司法权力运行机制》,《人民日报》2014年11月7日第6版

——北京海淀法院刑事案件速裁再提速小记

党的十八大以来,人民法院紧紧围绕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的目标,真抓实干,攻坚克难,全面推进司法体制改革,一批重大方案陆续出台,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改革取得重大突破。改革的成效进一步显现,人民群众的获得感进一步增强。从7月3日起,人民法院报陆续推出砥砺奋进的五年
司改:让百姓感受公正系列报道,通过讲述群众的诉讼故事,展示党的十八大以来人民法院司法体制改革的新成效,以及改革给人民群众带来的获得感。

来源:人民法院报发布时间:2017-07-03 09:05:08字号:小大打印本页

庭审结束后,徐卫平没有立即离开法庭,他被几名记者围了起来。

编者按:

6月13日下午,北京市海淀区公安分局执法办案中心速裁法庭。作为辩护人,北京大是律师事务所主任徐卫平刚刚代理一起危险驾驶罪案。

党的十八大以来,人民法院紧紧围绕“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的目标,真抓实干,攻坚克难,全面推进司法体制改革,一批重大方案陆续出台,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改革取得重大突破。改革的成效进一步显现,人民群众的获得感进一步增强。从今天起,本报陆续推出“砥砺奋进的五年·司改:让百姓感受公正”系列报道,通过讲述群众的诉讼故事,展示党的十八大以来人民法院司法体制改革的新成效,以及改革给人民群众带来的获得感。

不到48小时,从案发到判决,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刑事案件速裁改革又一次刷新了记录。

庭审结束后,徐卫平没有立即离开法庭,他被几名记者围了起来。

一天前,被告人樊某晚上饮酒后驾车在海淀区被民警查获,经抽血检测鉴定,其血液中酒精含量已达到醉酒标准。

6月13日下午,北京市海淀区公安分局执法办案中心速裁法庭。作为辩护人,北京大是律师事务所主任徐卫平刚刚代理一起危险驾驶案。

警方初步判断,樊某涉嫌危险驾驶罪一案事实清楚、证据充分,危害较轻且其认罪态度良好,可以适用48小时全流程速裁程序。

不到48小时,从案发到判决,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刑事案件速裁改革又一次刷新了记录。

身为海淀法院法律援助值班律师,当晚,徐卫平接到海淀公安分局电话通知,请其立即介人该案,为樊某提供法律帮助。

一天前,被告人樊某晚上饮酒后驾车在海淀区被民警查获,经抽血检测鉴定,其血液中酒精含量已达到醉酒标准。

初次沟通很顺畅。第二天下午,徐卫平在执法办案中心律师会见室见到了被告人樊某。当了解了速裁程序的意义、适用条件及认罪认罚可能获得的量刑奖励后,樊某主动提出适用48小时全流程速裁程序进行审理。

警方初步判断,樊某涉嫌危险驾驶罪事实清楚、证据充分,危害较轻且其认罪态度良好,可以适用48小时全流程速裁程序。

10分钟的庭审中,独任法官姜楠审查了樊某获得法律帮助的情况,征求了适用速裁程序的意见。在适当听取樊某陈述并审查必要的证据,询问控辩双方量刑协商情况的基础上,法院当庭作出宣判。判处樊某犯危险驾驶罪,拘役1个月,罚款1000元。

身为海淀法院法律援助值班律师,当晚,徐卫平接到海淀公安分局电话通知,请其立即介入该案,为樊某提供法律帮助。

这个判决与我们之前的量刑协商结果是基本一致的,也符合樊某的预期。徐卫平说。

“初次沟通很顺畅。”第二天下午,徐卫平在执法办案中心律师会见室见到了被告人樊某。当了解了速裁程序的意义、适用条件及认罪认罚可能获得的量刑奖励后,樊某主动提出适用48小时全流程速裁程序进行审理。

在司法改革大背景下,许多地方法院在探索刑事案件速裁程序改革。2015年5月,北京海淀法院率先启动了这项改革。徐卫平是第一批代理速裁案件的律师之一。在他看来,海淀法院刑事速裁改革可细分为两种:普通速裁、48小时速裁。

10分钟的庭审中,独任法官姜楠审查了樊某获得法律帮助的情况,征求了适用速裁程序的意见。在适当听取樊某陈述并审查必要的证据,询问控辩双方量刑协商情况的基础上,法院当庭作出宣判。判处樊某犯危险驾驶罪,拘役1个月,罚款1000元。

48小时全流程速裁程序是在海淀法院刑事速裁程序基础上,对事实更清楚、证据更明晰的案件进一步细化分流,进一步缩短流转时间。最大的特点是比普通速裁程序审判效率更高。海淀法院院长焦慧强告诉记者。

“这个判决与我们之前的量刑协商结果是基本一致的,也符合樊某的预期。”徐卫平说。

如此高效,离不开一个运转顺畅的协调机制。

在司法改革大背景下,许多地方法院在探索刑事案件速裁程序改革。2015年5月,北京海淀法院率先启动了这项改革。徐卫平是第一批代理速裁案件的律师之一。在他看来,海淀法院刑事速裁改革可细分为两种:普通速裁、48小时速裁。

今年2月,海淀公安执法办案中心设立了新的速裁办公区,公检法三机关速裁办公室及速裁法庭相邻而建。在这里,公安预审、检察院审查起诉、法院立案审判等各诉讼环节可以实现无缝对接。

“48小时全流程速裁程序是在海淀法院刑事速裁程序基础上,对事实更清楚、证据更明晰的案件进一步细化分流,进一步缩短流转时间。最大的特点是比普通速裁程序审判效率更高。”海淀法院院长焦慧强告诉记者。

公安机关侦查终结并决定适用速裁程序的案件由民警盖上速裁专用章后移送检察院速裁办公室,检察院会就量刑建议征求嫌疑人、律师意见。徐卫平介绍说,像樊某危险驾驶罪案,我们和检察院量刑协商的结果是拘役一个月,并处罚金,法官也是在尊重量刑协商的基础上裁判的。

如此高效,离不开一个运转顺畅的协调机制。

随后,案件流转到海淀法院,由书记官办公室进行统一管理,最终交到轮值法官姜楠手里。

今年2月,海淀公安执法办案中心设立了新的速裁办公区,公检法三机关速裁办公室及速裁法庭相邻而建。在这里,公安预审、检察院审查起诉、法院立案审判等各诉讼环节可以实现无缝对接。

书记官办公室是今年初设立的,主要负责庭前查阅案卷、证据材料,草拟判决书,提出具体建议刑期等。刚刚审结了两起48小时全流程速裁案件后,姜楠显得非常轻松,作为认罪认罚案件专业化审判组织,书记官办公室将法官从大量事务性工作中解放出来,可以更好地集中精力审理疑难复杂案件。

“公安机关侦查终结并决定适用速裁程序的案件由民警盖上‘速裁’专用章后移送检察院速裁办公室,检察院会就量刑建议征求嫌疑人、律师意见。”徐卫平介绍说,像樊某危险驾驶案,和检察院量刑协商的结果是拘役一个月,并处罚金,法官也是在尊重量刑协商的基础上裁判的。

繁琐的司法程序,是为保障被告人权利而设。程序大大简化后,如何确保他们仍然能够得到公正的司法?

随后,案件流转到海淀法院,由书记官办公室进行统一管理,最终交到轮值法官姜楠手里。

48小时全流程速裁程序简化,但被告人的诉讼权利没有减,相反更加突出保障其合法权益。徐卫平说,通常情况下,类似危险驾驶、盗窃等最轻微的刑事犯罪,哪怕当场抓获、当事人也认罪的,整个程序走完往往也要几个月。这对被告人来说是一种精神折磨。现在进行刑事案件速裁改革,案件办理全程提速,被告人的知悉权、程序选择权、获得法律帮助权都得到了保障。

“书记官办公室是今年初设立的,主要负责庭前查阅案卷、证据材料,草拟判决书,提出具体建议刑期等。”刚刚审结了两起48小时全流程速裁案件后,姜楠显得非常轻松,“作为认罪认罚案件专业化审判组织,书记官办公室将法官从大量事务性工作中解放出来,可以更好地集中精力审理疑难复杂案件。”

徐卫平曾办理过一起敲诈勒索案,按被告人意愿,案件已经进入速裁程序。法官开庭过程中向被告人做了简单的调查核实后,发现其并没有承认自己的敲诈勒索行为,于是立即将该案转为普通程序审理。

繁琐的司法程序,是为保障被告人权利而设。程序大大简化后,如何确保他们仍然能够得到公正的司法?

尽管前期工作白做了,但看到被告人的合法权益得到了充分保障,那一刻,作为辩护人的徐卫平感到无比欣慰。

“48小时全流程速裁程序简化,但被告人的诉讼权利没有减,相反更加突出保障其合法权益。”徐卫平说,通常情况下,类似危险驾驶、盗窃等最轻微的刑事犯罪,哪怕当场抓获、当事人也认罪的,整个程序走完往往也要几个月。这对被告人来说是一种精神折磨。现在进行刑事案件速裁改革,案件办理全程提速,被告人的知悉权、程序选择权、获得法律帮助权都得到了保障。

徐卫平曾办理过一起敲诈勒索案,按被告人意愿,案件已经进入速裁程序。法官开庭过程中向被告人做了简单的调查核实后,发现其并没有承认自己的敲诈勒索行为,于是立即将该案转为普通程序审理。

尽管前期工作白做了,但看到被告人的合法权益得到了充分保障,那一刻,作为辩护人的徐卫平感到无比欣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