铸就大格局
织密天罗网——宁夏法院破解执行难工作纪实来源:人民法院报发布时间:2017-12-20
08:47:23字号:小大打印本页
2016年,自吹响向执行难全面宣战的冲锋号以来,宁夏各级法院在全社会大力支持下,严格规范执行行为,优化整合执行资源,由内及外剑指执行难,执行工作阶段性成效显著。截至今年11月20日,宁夏各级法院共受理执行案件103485件,结案94453件,同比上升均超过三成。执行到位标的金额138.55亿元,同比增加五成以上。
以大格局的执行环境守护最后防线
一张蓝图绘到底,一把尺子量到底。自最高人民法院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部署以来,宁夏回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及时研究制订关于基本解决执行难问题的工作方案,全区各级法院相继成立工作领导小组,提出时间表、路线图,制定具体措施和任务分解表。
“法律的生命力在于执行,如果法院判决得不到有效执行,公民赢来的将是一纸‘司法白条’,司法公正和权威难以彰显。宁夏法院要牢牢把握最高人民法院明确的‘四个基本’‘三升四降’和‘第三方评估指标’目标要求,崇尚实干,狠抓落实,确保基本解决执行难各项决策部署落地生根。”宁夏高院党组书记、院长李彦凯从战略高度向全区法院发出动员令。
2017年5月24日,宁夏党委办公厅、政府办公厅印发《关于加快推进失信被执行人信用惩戒体系建设支持人民法院解决执行难问题的意见》,明确12类41项信用惩戒措施,任务涉及45家责任部门或单位,成为宁夏法院历史上规格最高、涉及部门最多、涵盖领域最广、惩戒措施最全的解决执行难工作的规范性文件。
至此,党委领导、政法委协调、人大监督、政府支持、法院主办、部门配合、社会参与的综合治理执行难的大格局基本构建。
以高科技的信息技术提升执行质效
“怎么都想不到打了这么久的官司,仅用不到8个小时就执行到位,为人民法院点赞,为执行法官点赞。”一位申请执行人拍着手掌,难掩激动地说。
2017年4月,银川市金凤区人民法院通过“总对总”执行网络查控系统查询到本案被执行人在北京光大银行的存款,立即冻结后,便赶赴北京扣划。该案从上午9点查询开始到下午5点异地扣划成功,仅用了8个小时。
信息化是人民法院的一场深刻自我变革。为破解法院执行过程中“被执行人难找、财产难寻”这一难题,宁夏高院在人民法院执行案件流程信息管理系统基础上统筹建成执行指挥中心,这一举措标志着宁夏以最高人民法院“总对总”执行网络查控系统为核心、以宁夏高院“点对点”网络执行查控系统为补充,纵横覆盖全国法院的执行指挥系统正式运行。全区各级法院与中国人民银行等10多个部门、3595家银行业金融机构以及宁夏辖区29家银行建立网络执行查控系统,对被执行人各种主要财产形式一网打尽,法官可足不出户,轻松敲打键盘实现“一键查控”。今年以来,宁夏法院通过“总对总”“点对点”提交查询申请11183.91万条,涉及案件1254.73万件,查询金额1609.83万元,网上冻结2.93亿元。
以高强度的集中行动亮剑执行难题
党的十八大以来,人民法院深化执行体制改革,完善执行权运行及内外部监督机制。首先向法院自身不规范执行“开刀”,全面清理积案,摸清案件底数,建立全国四级法院系统的执行办案网络平台,实现在线全程监控,有效解决消极执行、选择性执行等问题。
为此,宁夏全区法院深入开展“清理执行积案”“反消极执行”“规范执行行为专项整治行动”等专项活动,清理化解6个月以上未结积案3314件,严防“抽屉案”和体外循环案件再生再积,提升案件执行的质量和效果。
2016年11月7日凌晨6时,天色未亮、寒风凛冽,吴忠市利通区人民法院门前4辆警车整齐排列,20余名执行干警整装待发。
“出发!”随着该院执行局局长一声令下,为期一个月的“涉民生案件专项执行”行动正式拉开帷幕。
“为了帮我追回执行款,陈法官周六周日都不休息,有病不去看,嗓子肿了话都说不出来,我真的非常感动。”一个月后,在该院召开的涉民生案件执行款兑付大会上,38案40名申请执行人集中领取执行款122.55万元时,拿到6000元执行款的申请执行人徐某感激之情溢于言表。
近两年来,宁夏法院依法打击拒不执行判决、裁定违法犯罪行为,去年以来判处罪犯25人,司法拘留2490人,同比分别上升150%和17.7%,让司法裁判真正成为惩治违法失信的利剑。
以严标准的执行规范树立执行公信
宁夏高院不断加强执行规范化建设,强化执行监督力度,切实将执行权纳入法制化轨道、关进制度笼子,先后制定《关于贯彻落实自治区第十二次党代会精神进一步推进全区法院解决执行难工作的意见》《关于进一步加强和改进执行工作的意见》《关于规范执行行为的若干规定》《关于完善立案、审判、执行工作衔接机制的指导意见》等28项制度,初步形成了规范化的制度体系,确保执行权规范有序运行。
针对可能存在的规避执行、干扰执行、乱执行等问题,宁夏高院高度重视执行监督体系建设,通过强化人大、政协等外部监督,建立执行局与监察室联合巡查机制等内部监督,以信访案件保障当事人监督为突破口,实行“一案双查”,指派专人每天检视,建立台账,实行销号式动态管理,既查执行案件问题,同时也查执行干警违纪违法问题。

广西防城港市法院多举措破解执行难工作来源:人民法院报发布时间:2017-08-15
09:03:00字号:小大打印本页
“法官在办案过程中秉公执法、廉洁高效,使我发自内心地感受到中华人民共和国‘依法治国’的真正意义和人民法院以及人民法官践行司法为民的情怀……”
这是马来西亚籍当事人叶先生的一封亲笔感谢信。6月27日,叶先生来到广西壮族自治区防城港市中级人民法院领取了26万元执行款,并给执行法官钟蕾送来感谢信和锦旗。
位于祖国南疆国门的防城港市两级法院结合地方实际,创新工作机制,推出执行“组合拳”,强力破解执行难题。2016年以来,全市法院共收执行案件5295件,结案4013件,结案率达75.79%,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取得阶段性成效。
接轨“互联网+” 司法拍卖借好力
6月26日,防城港中院在淘宝网拍卖防城港市某小区的62宗房产,吸引了超过4万人围观,286人设置提醒,22人报名,25人出价竞买。
“网上拍卖不仅公开透明,而且方便快捷,省去了我们多次奔波的麻烦。”截至6月27日上午10点,第一波拍卖结束,共卖出了17套房产,其中一套房产的竞价胜出者陈女士这样跟防城港中院执行局法官廖龙佩反馈。
防城港市两级法院均开通了司法拍卖网络平台,今年以来共对452宗标的物进行网络拍卖。竞拍者只需动动手指头,足不出户便可将拍卖物品买下。而法官只需在电脑上便可监控整个拍卖过程。
借助“互联网+”的力量,防城港市法院构建了集网络拍卖、“老赖”曝光、微信互动、网上查询、普法漫画于一体的全方位执行信息公开平台,置执行工作在阳光下运行,让公开、公正看得见。
2016年以来,全市法院还在本地媒体、户外公告栏、“老赖”住所处以及自媒体平台向社会公布失信被执行人908人,165人慑于信用惩戒的威力自动还款,履行标的金额556.6万元。
组建执行团队 繁简分流巧出力
“没想到这么快我就拿到钱了,法院的司法效率让我刮目相看!”6月6日晚,来自台湾的敬女士在防城港中院执行局会议室领到116万元执行款后道出了这番话。
4月17日,防城港中院执行局接到敬女士申请的房地产买卖合同纠纷执行案后,财产查控组立即启用财产查控系统查询到被执行人名下的三个银行账户均有存款。由于该案属于案情简单、权利义务关系明确的案件,执行局局长李世浩根据繁简分流的相关要求,将该案定为简易速执案件,并快速对银行存款进行冻结、划扣。
据了解,防城港市法院从执行案件类型、标的、财产线索等方面进行综合考量,根据执行难易程度,把案件划分为简易速执案件和普通执行案件。将执行人员分为财产查控、简易案件速执和疑难案件精执三个组。财产查控组高效查询被执行人财产后,无财产则裁定终本,有财产则及时采取控制措施,并及时将案件分给相关执行工作组。
目前,全市法院约60%以上案件均通过速执组执结,实现了“简”出效率,“繁”出精品。
防城港市法院还不断创新工作举措,自2016年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开展以来,全市法院结合执行工作进展情况,开展了“春雷行动”“夏季执行风暴”“集中执行月”“涉民生案件集中执行”等执行专项活动。
在执行过程中,创新“1名执行员+2名法警+1名书记员”的执行团队模式,按照任务数比例,组建不同数量的执行团队,实行包案制,确保每个案件都有专门的执行团队负责。
“组建执行团队,推行案件繁简分流,建立结构科学清晰、权责分明、规范有序的执行工作新模式,是我们破解执行难的有益探索,实现了执行工作规范化、专业化、高效化。”李世浩说。
“秒控”财产 信息化添动力
“这个案子的被执行人在外省,用财产查控系统查查他名下的财产,有的话立即冻结,以免被他转移。”防城区法院执行局负责人凌聪对一起刚立案的执行案件提出要求。
申请执行人骆某与浙江省某建设有限公司因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产生纠纷,建设公司未履行法院判决的还款义务,骆某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但由于被执行人远在外省,又故意逃避债务,该案执行一时陷入困境。
6月1日,执行法官李科杰在该院执行指挥中心通过“总对总”查控系统对被执行人的银行账户发起查询。10分钟后,系统反馈其在大连某银行账户有存款102万元,法官立即通过系统发出冻结指令。2分钟后,协助银行反馈该账户已完成冻结。随后,扣划指令迅速发到协助银行,不到10分钟,102万元存款被扣划到法院执行款专户。原本奔赴异地需要几天才能完成的工作,在短短20多分钟内即可完成。
2012年12月,防城港市法院正式开通执行网络查控系统,与银行联网查询被执行人银行存款情况。2016年8月,全市两级法院积极与土地、房产、住建等不动产登记部门进行沟通协调,在上述部门安装了查控设备和铺设线路,并率先接入全区法院查控网络,法官“足不出户”就可以将被执行人的财产“一网打尽”。
据统计,今年上半年,全市法院通过财产查控系统共提起查询1.2万多次,查封冻结被执行人存款1.12亿元,查封车辆174辆、土地58宗、房产356套。
得益于科技手段的推动,防城港市法院构建了上下一体、内外联动、高效快捷的执行指挥中心体系,并建立了成熟、稳定的执行案件信息管理系统。从日常配备的执法记录仪和执行工具包,到网络查询财产、管控案件流程,再到远程遥控指挥执行工作、远程研判案件……信息化应用越来越频繁,为执行工作提速添加动力。
执行大格局 多方联动齐发力
2016年12月26日,防城港市政府一次性拨付336万元,支持解决劳某与防城港市某单位因联营合同和承包合同产生的两件历时17年的执行积案。
两案经钦州市中院一审,自治区高院二审终审,确定防城港市某单位承担相应民事责任,但是长期未能执结。防城港中院恢复执行后,院主要领导主动向市委汇报情况。防城港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金湘军、市长何朝建分别作出批示并召开相关会议进行专题审议。在市委、市政府的支持及各单位的配合下,上述两件积案得以顺利执结。2016年,共有11件涉党政机关案件全部执结,结案率达100%,执行到位金额653万元。
防城港市法院积极发挥联席会议制度作用,形成“党委领导、政府支持、法院主办、部门联动、社会配合”的大执行格局,并先后与银行、工商、房产、国土等部门联合出台协助执行的规范性文件,在查询账户、冻结划拨存款等方面进行密切配合。
“我们积极协助法院开展执行工作,安排专人负责,网上协助法院快速查询、冻结、扣划被执行人在我行的存款。”中国工商银行港口区支行黄副行长说。
同时,还进一步加强与公安局、检察院等相关职能部门的协作,对违反财产报告令的失信被执行人依法采取罚款、拘留等措施。去年以来,全市法院共拘留失信被执行人68人,罚款12人,移送公安机关立案侦查追究拒执罪案件12人,判决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3人,营造执行高压态势。防城港市两级法院将不遗余力,坚决打赢“基本解决执行难”这场硬战。

最高人民法院、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关于联合下发《人民法院、银行业金融机构网络执行查控工作规范》的通知来源:最高人民法院网发布时间:2015-11-18
09:57:05字号:小大打印本页

法〔2015〕321号

最高人民法院、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

关于联合下发《人民法院、银行业金融机构网络执行查控工作规范》的通知

各省、自治区、直辖市高级人民法院,解放军军事法院,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生产建设兵团分院;各银监局,各政策性银行、大型银行、股份制银行,邮储银行,各省级农村信用联社:

为全面落实《最高人民法院、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关于人民法院与银行业金融机构开展网络执行查控和联合信用惩戒工作的意见》,加快推进网络执行查控机制建设,依法规范人民法院与银行业金融机构之间的网络执行查控工作,最高人民法院与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研究制定了《人民法院、银行业金融机构网络执行查控工作规范》,现联合下发给你们,请遵照执行。具体要求如下:

一、已与最高人民法院建立“总对总”网络执行查控系统的,应当在2016年2月底前完善网络查控功能;未建立的,各银行业金融机构总行应当在2015年12月底前通过最高人民法院与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之间的专线完成本单位与最高人民法院的网络对接工作;2016年2月底前网络查控功能上线。

二、各省、自治区、直辖市高级人民法院执行局,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生产建设兵团分院执行局,负责督促、落实总行设在本辖区的银行业金融机构与最高人民法院“总对总”网络执行查控系统建设的工作,并向最高人民法院报告进展情况。

三、各省、自治区、直辖市高级人民法院,解放军军事法院,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生产建设兵团分院;各银监局,各银行业金融机构总行,应当各指定一名主管领导、业务和技术人员,专门负责网络查控工作,并填报联系表,于2015年11月30日前分别上报最高人民法院和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其中,各地方法人银行业金融机构应将联系表报当地银监局汇总后统一上报最高人民法院和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

请各银监局将本文转发至银监分局和辖区内法人银行业金融机构。

最高人民法院联系人:孙建国

联系电话:010-67557112,传真:010-67557108

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联系人:曹妍

联系电话:010-66279613,传真:010-66299118

最高人民法院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

2015年11月13日

人民法院、银行业金融机构网络执行查控工作规范

为依法规范人民法院与银行业金融机构之间的网络执行查控工作,提高网络查询、冻结、扣划、处置被执行人银行账户、银行卡、存款及其他金融资产等工作的效率,保护当事人、利害关系人的合法权益,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网络查询、冻结被执行人存款的规定》《最高人民法院、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关于人民法院与银行业金融机构开展网络执行查控和联合信用惩戒工作的意见》的规定,制定本规范。

1.人民法院对被执行人的银行账户、银行卡、存款及其他金融资产采取查询、冻结、扣划等执行措施,可以通过专线或金融网络等方式与金融机构进行网络连接,向金融机构发送采取查控措施的数据和电子法律文书,接收金融机构查询、冻结、扣划、处置等的结果数据和电子回执。

前款所述金融资产,指可以进行变价交易,并且交易价款及孳息可以存款的方式转入金融机构特定关联资金账户的各类财产。

2.最高人民法院与金融机构总行建立“总对总”网络执行查控系统的,全国各级法院的查控数据和电子法律文书通过“总对总”网络执行查控系统实时向金融机构发送;金融机构完成协助查控事项后,查控结果数据及电子回执通过“总对总”网络执行查控系统实时向执行法院反馈。

各省高级人民法院与金融机构分行已经建立“点对点”网络执行查控系统的,金融机构总行应授权有关分行查询、冻结、扣划本行系统内全国账户及金融资产。

人民法院与金融机构的网络查控系统由最高人民法院和各省高级人民法院负责通过银行业监管机构金融专网通道分别与金融机构总行和省级分行建设,金融机构无需与各中、基层人民法院建立“点对点”网络执行查控系统。最高人民法院和银行业监管机构鼓励和支持各级人民法院与辖区内金融机构建立更加便捷、高效的纠纷处置协调机制。

金融机构与最高人民法院建成“总对总”网络执行查控系统后,由最高人民法院和金融机构共同下发通知,停止运行对应的“点对点”网络执行查控系统。金融机构已与最高人民法院建立“总对总”网络执行查控系统的,金融机构无需再与各中、基层人民法院建立“点对点”网络执行查控系统。

3.各级人民法院应当将执行人员的公务证件在网络执行查控系统中进行登记备案和存储扫描件。

执行法院采取网络执行查控措施时,由网络执行查控系统通过技术手段确认执行人员的用户身份,并向金融机构发送该执行人员的姓名、联系电话及公务证件扫描件。

4.各级人民法院应当将执行款专户在网络执行查控系统中进行登记备案。

新增或变更执行款专户时,应当按规定审批后,在系统中修改相关信息。

5.执行人员对被执行人采取网络执行查控措施前,应当对案件当事人姓名或名称、身份证件号码、统一社会信用代码或组织机构代码等基本信息进行核对,确保信息全面、准确。

执行人员发现案件当事人基本信息数据存在错误、遗漏的,应当将修改项目、内容、原因等情况按规定审批后,在案件管理系统中进行修改。

财产已被采取查控措施的被执行人,除被执行人发生合并、分立、变更姓名或名称以外,执行人员不得修改或删除其基本信息,但可以增加其他基本信息。

人民法院应当在案件管理系统中实现本条第二款、第三款信息修改流程,并保留修改的记录。

6.执行法院通过网络执行查控系统查询被执行人银行账户、银行卡、存款及其他金融资产信息的,应当向金融机构发送被执行人的基本信息数据。与金融机构联网的人民法院应当制作电子协助执行通知书,并附电子查询清单,实时向金融机构发送。

执行法院要求金融机构协助查询被执行人账户交易流水明细、交易对手姓名或名称、账号、开户银行等账户交易信息的,应当列明具体查询时间、区间等信息。

7.金融机构协助人民法院采取网络查询措施的,应当根据所提供的被执行人基本信息数据,在本单位生产数据库或实时备份库中查询,并通过网络执行查控系统实时反馈查询结果。

被执行人有开立账户记录的,金融机构应反馈开户时间、开户行名称、户名、账号、账户性质、账户状态、余额、联系电话、被有权机关冻结的情况等信息;被执行人有存款以外的其他金融资产的,金融机构应反馈关联资金账户、资产管理人等信息。

被执行人未开立账户,金融机构应反馈查无开户信息。

8.金融机构协助人民法院查询的被执行人银行账户、银行卡、存款及其他金融资产信息,可以作为执行线索、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的证据或者结案依据使用。

金融机构应在收到查控措施数据及电子法律文书后,根据办理结果数据生成加盖电子印章的协助执行结果回执,通过网络执行查控系统向执行法院反馈。

金融机构反馈信息,仅以当时协助办理查控事项的金融机构本行系统的数据为限。

9.执行法院通过网络执行查控系统对被执行人采取冻结、续行冻结、解除冻结、扣划等执行措施的,应当向金融机构发送加盖电子印章的执行裁定书、协助执行通知书和执行人员的公务证件电子扫描件。

执行法院通过网络执行查控系统对被执行人采取冻结、续行冻结、解除冻结、扣划等执行措施的,应当有明确的银行账户及金额。

10.金融机构协助冻结被执行人存款的,应当根据人民法院要求冻结的金额冻结指定账户,并向人民法院反馈冻结账户对应的应冻结金额(要求冻结的金额)、实际冻结金额、冻结起止时间等信息。

当被执行人账户中的可用余额小于应冻结金额时,金融机构应对指定账户按照人民法院要求冻结的金额进行限额冻结。

有权机关要求金融机构对指定账户进行轮候冻结的,金融机构应按有权机关要求的金额对指定账户冻结的限制额度叠加,进行限额冻结,并反馈冻结账户对应的应冻结金额(要求冻结的金额)、实际冻结金额、冻结起止时间以及先前顺序冻结记录等信息。

有权机关要求金融机构对指定账户进行继续冻结的,金融机构应按有权机关的要求延长原冻结事项的截止时间,并反馈冻结账户对应的应冻结金额(要求冻结的金额)、实际冻结金额、冻结起止时间以及前后顺序冻结记录等信息。

11.有权机关要求冻结被执行人存款以外的其他金融资产的,应当在协助执行通知书中载明具体数额。金融机构应按要求冻结金融资产所对应的被执行人的银行账户,一律通过限额冻结完成该协助冻结事项。

12.有权机关、金融机构或第三人对被执行人银行账户中的存款及其他金融资产享有质押权、保证金等优先受偿权的,金融机构应当将所登记的优先受偿权信息在查询结果中载明。执行法院可以采取冻结措施,金融机构反馈查询结果中载明优先受偿权人的,人民法院应在办理后五个工作日内,将采取冻结措施的情况通知优先受偿权人。优先受偿权人可向执行法院主张权利,执行法院应当依法审查处理。审查处理期间,执行法院不得强制扣划。

存款或金融资产的优先受偿权消灭前,其价值不计算在实际冻结总金额内;优先受偿权消灭后,执行法院可以依法采取扣划、强制变价等执行措施。

被执行人与案外人开设联名账户等共有账户,案外人对账户中的存款及其他金融资产享有共有权的,参照前两款规定处理。

13.执行法院通过网络执行查控系统对被执行人的存款采取扣划措施的,应当将款项扣划至本院执行款专户;被执行人的存款为外币的,应当将款项扣划至本院外币执行款专户。

14.执行法院通过网络执行查控系统对被执行人的存款采取扣划措施的,应当在协助执行通知书中载明扣划的账号、扣划金额、执行款专户信息。金融机构应当按照协助执行通知书的要求,将被执行人的存款扣划至执行法院的执行款专户。

执行法院扣划被执行人已经被冻结的存款,无需先行解除原冻结措施。

15.金融机构协助扣划被执行人存款的,反馈的回执中应当载明实际扣划金额、未扣划金额等内容。

16.网络冻结、扣划等执行措施的电子法律文书等数据发送至网络查控系统的时间视为送达时间。

17.金融机构接收查控数据及相关电子法律文书后,无法协助执行法院对被执行人的银行账户、银行卡、存款和其他金融资产采取查控措施的,应当在反馈回执中载明原因。

18.人民法院和金融机构通过网络执行查控系统实施查询、冻结、扣划银行存款的,不受地域限制。

19.金融机构依法协助人民法院办理网络执行查控措施,当事人向其提出异议的,金融机构可告知其应向执行法院提出异议,并将执行法院名称、案号、执行人员姓名告知当事人。

20.最高人民法院与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制定网络执行查控系统的技术规范,作为本规范的附件。

各高级人民法院应当根据该技术规范,对本辖区法院的案件管理系统进行改造,开发与“总对总”或“点对点”网络查控系统进行对接的软件。

各金融机构应当根据该技术规范,对本行业务系统进行改造,开发与“总对总”或“点对点”网络查控系统进行对接的,具备自动接收、审核、处理查询、冻结、扣划及反馈查控结果等网络查控功能的软件。

21.人民法院办理先予执行案件,适用本规范的规定。

人民法院在保全执行中,可以遵照本规范的规定,通过网络执行查控系统实施查控措施。

22.最高人民法院与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建立网络查控工作应急处理机制,负责解决人民法院与金融机构间因网络查控发生的一切事宜。

23.《人民法院、银行业金融机构网络执行查控工作技术规范》作为本规范的附件,人民法院和各金融机构应当按照该技术规范研发网络查控系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