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海事法院妥处“勤丰9”船舶执行案来源:人民法院报发布时间:2018-04-12
09:12:52字号:小大打印本页
日前,一起历时两年半的执行“硬骨头案”在宁波海事法院台州法庭法官的不懈努力下,终于得到圆满解决。挂靠在浙江勤丰海运有限公司名下的“勤丰9”船的抵押权人沈燕文及该船实际所有权人徐华根、韩小方、梁井泉一起来到台州法庭,送上锦旗表示感谢。
2014年1月16日,勤丰公司向沈燕文借款1500万元,期限至2015年1月15日,月利率1.5%,并以“勤丰9”船设立抵押担保。
2015年4月7日,沈燕文以勤丰公司未履行还款义务为由,向宁波海事法院提起诉讼。2015年6月15日,法院判决勤丰公司归还沈燕文借款1500万元及利息,沈燕文对勤丰公司所有的“勤丰9”船享有抵押权。
2015年7月30日,沈燕文向法院申请执行,法院裁定对“勤丰9”船实施扣押。
“勤丰9”船被扣押后,实际所有人徐华根、韩小方、梁井泉为保住船舶使出了浑身解数,甚至借助新闻媒体曝光其挂靠船舶被抵押的遭遇。
2015年11月16日,徐华根、梁井泉、韩小方向宁波海事法院提出执行异议,要求停止强制执行“勤丰9”船,并确认三人为该船的实际所有权人。
2015年12月16日,宁波海事法院作出执行裁定,驳回其执行异议请求。三人不服,又向该院提出执行异议之诉。2016年5月26日,三人又向该院申请再审,被法院驳回。
2016年11月17日,宁波海事法院对执行异议之诉作出一审判决:一、现登记在被告浙江勤丰海运有限公司名下的“勤丰9”船由原告徐华根、韩小方、梁井泉实际所有,其中徐华根占股35.25%,韩小方占股37.56%,梁井泉占股27.19%,前述股份未经登记不得对抗善意第三人;二、驳回原告徐华根、韩小方、梁井泉要求停止“勤丰9”船强制执行的诉讼请求。
三人不服该判决,于2016年12月3日向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2017年6月29日,浙江高院作出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执行异议之诉判决生效后,按法律程序,法院将对案件恢复执行。经过再三权衡利弊,办案法官认为如果对案件采取强制执行,会引发诸多不稳定因素。因为徐华根、梁井泉、韩小方为打造该船,在当地集资8000万元,涉及参股村民100余名。这些村民在得知法院要执行该船时,情绪激动,曾多次到法庭要求停止拍卖。同时,沈燕文因资金紧张,极力要求法院尽快拍卖“勤丰9”船。
考虑到“勤丰9”船的涉案债权并不多,其船舶价值远超过其负债本身,且实际股东要求保存其生产经营功能的愿望十分强烈,承办人多次到当地了解情况,做当地村民的工作,并召集双方进行20余次协商,在充分听取双方真实想法的基础上,提出6种解决方案供双方一起论证。
2017年12月28日,在法官的再三斡旋下,双方达成执行和解协议:将船舶出租给第三人某海运公司,由第三人代为垫付1500万元欠款及780万元利息,此款项冲抵第三人应支付的租金。目前,该款全部到账,这起大标的额的执行难案最终得到圆满解决。

宁波海事法院创新执行方式助力一涉案259起的船企转危为机来源:人民法院报发布时间:2018-05-04
08:56:40字号:小大打印本页
5月3日,宁波海事法院在台州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该院近年来对浙江勤丰海运有限公司系列案件的审理执行情况,并对从中反映出来的挂靠船舶法律问题,从司法指引与规范角度提出司法建议。
台州民营资本发达,民间资本纷纷集众投资,借巨款投资造船,不少银行、金融企业也千方百计把钱融贷给船企,成为“中国中小型船舶生产基地”。勤丰公司成立于1998年,主营国内沿海及长江中下游普通货船运输,注册资本在2009年曾增长到1亿元人民币。在航运经济扩张阶段,企业运力从成立之初的6000多载重吨,扩大至2013年底的40多万载重吨。受金融危机给航运市场带来的影响,从2002年起至今,勤丰公司涉及的纠纷案件16年间官司不断。刚开始公司作为原告提起的诉讼居多,从2010年起被诉的案件逐步增多,该院前后共受理涉公司的各类诉讼、特别程序案件达259件,目前均已结案生效。
据了解,这批系列案件中有109件进入执行程序,其中涉该公司本身的债权债务案件只有7件,其余均是挂靠船舶的债务纠纷。而这些挂靠船舶所有权虽然登记属于勤丰公司,但实际上均属于众多个人小股东所有,每条船后面跟着几十人、上百人,多的甚至几百人的小船东。在船舶拍卖执行过程中,各船的实际所有人频频提出异议,屡屡采取执行异议、执行异议之诉、确权诉讼、再审等所有能运用的法律程序来寻求救济,有的甚至通过媒体“诉冤叫屈”。
“这些涉案船舶拍卖后,移交也是个头痛的事,经常有成批小股东到现场吵闹,有的甚至在拍卖掉的船上做些损人不利己行为。”宁波海事法院台州法庭庭长史红萍介绍说,去年9月7日,“勤丰208”因为移交受阻,该院会同台州市两级法院、公安、边防、海事部门等16家单位,动用约500名执法力量,对已经被司法拍卖的“勤丰208”轮实施强制交付。
船舶挂靠从表面看“双赢”,挂靠人通过船舶挂靠可以进入航运市场谋取利润,而被挂靠的企业几乎不用付出劳动就可以定期向挂靠人收取一定的挂靠费。但实际上隐患无穷。一旦出现纠纷,牵涉面广,追究责任难,安全隐患多。
为使企业走出困境,宁波海事法院在审理过程中因案制宜,创新执行方式。对勤丰公司6条挂靠船舶分别根据不同情况,采取了依法处置与鼓励兼并重组相结合的方式。对无生产能力的勤丰1、88、180、208轮直接拍卖变现;对“勤丰219”轮采取“养鸡生蛋”式,协调银行提供保函,然后解除对船舶的扣押让其出海继续生产,所有船员工资案件在保函中全额偿付;运用“引水入渠”思维,促使“勤丰9”轮达成执行和解,办案法官引入第三人代为支付借款及利息2280万元,光租船舶给他人进行经营,让实际所有人继续保存生产工具的再生愿望。
宁波海事法院通过这些差别化处理方式,既确保了债权人合法债权的实现,也使勤丰公司债务逐步得以化解。至今年4月,通过对公司多艘船舶的依法有效处置,减化了公司20余万载重吨多余运力。司法的人性化处理,终使公司在夹缝中得以生存,经营回归正轨。
针对船舶挂靠中存在的风险,宁波海事法院建议充分重视挂靠中的法律问题,船舶合伙及其背后的民间资本投资应保持理性经营,在船企倒闭潮过后可抓住转型重启的新时机,但应避免走盲目投资不顾市场需求的老路。

2014年4月19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上海海事法院为执行生效判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海事诉讼特别程序法》的有关规定,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浙江嵊泗马迹山港对被执行人商船三井株式会社的船舶BAOSTEELEMOTION轮实施扣押。

1988年12月30日,原告陈震、陈春等为与被告日本海运株式会社定期租船合同欠款及侵权赔偿纠纷一案向上海海事法院提起诉讼,追索顺丰轮、新太平轮船舶租金及经济损失。上海海事法院对该案进行了公开审理,2007年12月7日,依法作出判决,被告商船三井株式会社支付及赔偿原告陈震、陈春顺丰轮和新太平轮租金、营运损失、船舶损失及孳息2916477260.80日元。2010年8月6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维持原判的终审判决。2010年12月23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裁定驳回被告的再审申请。

上述案件是一起涉外商事案件,该案判决生效后,原告方依据法律规定,向上海海事法院提出强制执行申请,要求被告履行判决确定的支付和赔偿义务,依法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上海海事法院于2011年12月28日依法向被执行人商船三井株式会社发出《执行通知书》。期间,双方当事人曾多次进行和解协商未果。为此,上海海事法院依法对被执行人所有的BAOSTEELEMOTION轮予以扣押。

如商船三井株式会社仍拒不履行义务,法院将依法处理被扣押的船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