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司法红线
护绿色发展——广东法院助力污染防治攻坚战纪实来源:人民法院报发布时间:2018-05-31
08:44:08字号:小大打印本页
5月的广州,大街小巷五彩鲜花,珠江两岸空气澄明,美丽清新。
近年来,广东绿色发展按下快进键,美丽南粤建设驶入快车道。生态环境质量日益向好,“颜值”越来越高。
在广东踏上绿色转型发展的新征程中,广东法院助力推进生态文明建设,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优美生态环境需求,用环境司法描绘了生态绿色。
划定“红线”,为绿色发展构建法治屏障
走进东莞水乡特色发展经济区,华阳湖清波荡漾,水道风光静谧怡人。
谁能想到,几年前,这个地方电镀行业生意红火,废水偷排猖獗,河涌受到严重污染。
苏为仲在水乡镇的一家电镀公司干了4年保安后,被安排顶替负责公司的偷排污水处理。这一次身份的转换,让苏为仲后悔莫及。随着法官手中的法槌应声落地,等待他的将是11个月的牢狱之苦。
保护生态环境就是保护生产力,改善生态环境就是发展生产力。2017年3月,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环境资源巡回法庭在水乡管委会挂牌成立,集中受理水乡片区环境资源类案件。苏为仲的案件,也成了同行业关注的焦点。
从事金属制品生产的李建章以前也知道环境违法的严重性,但对此并没有太放在心上。听说苏为仲的电镀案宣判时,他才相信,这次是要动真格了。
违法必追责。为促进美丽水乡绿色发展,东莞中院与当地政法委、检察院、公安局、环保局、水乡管委会构建了相互衔接、协调能动的环境保护工作机制,形成防范和打击环保违法犯罪活动的强大合力,为生态立下法律红线。
随着生态环境明显改善,智力资本密集型和生态环保型产业在水乡兴起,水乡经济区现已呈现一派水乡泽国的新面貌。
无独有偶,距离广州400多公里之外的揭阳市,被誉为“中国五金基地市”,几年前小作坊、电镀厂遍地开花,隐蔽开工与环保执法部门“躲猫猫”。重金属污染土壤,废水直排榕江,臭气熏天。
在揭阳市委统一部署下,揭阳两级法院开展了为期两年的打击非法电镀攻坚战。如今,非法电镀厂再无藏身之地,一座绿色的现代化揭阳中德金属生态城拔地而起,成了电镀行业里的环保新标杆。
任务繁重,路径清晰。自从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环境资源审判庭正式挂牌以来,全省法院及时调整工作重心和审判力量配备,提升审判质效。目前,全省共有6个环境资源审判庭,32个专门合议庭,3个巡回法庭,三级法院环境资源联动保护格局已初步形成。
广东高院副院长谭玲说,要全面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牢固树立绿色发展理念,不断提升环境资源审判水平,为建设天蓝地绿水净的美丽广东,提供更加有力的司法保障。
据统计,2017年至2018年4月,广东全省法院审结环境资源类刑事案件1861件,对2635人追究刑事责任;审结环境资源类民事案件30081件。
从“破冰”到“暖春”,环境公益诉讼蹄疾步稳
铁皮搭建的简陋厂房,数百个褪色废弃油桶,土壤表面黑色油污随处可见。第一次到光烨润滑油厂实地勘验污染土地时,眼前的场景让法官刘欢和法官助理陈亚兴感到震惊。
2012年,钟启光在明知陈汝根、陈柱兴无证经营废液压油提炼的情况下,仍将润滑油厂部分场地出租给二人,造成厂区内的土壤受到严重污染。在追究陈柱兴、陈汝根、钟启光的刑事责任后,广州市人民检察院向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了环境污染民事公益诉讼。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把“绿色发展”作为五大发展理念之一,党的十九大报告进一步将美丽中国作为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重要目标。
自从2008年广州海事法院开庭审理了广东首宗环境公益诉讼,广东的环境公益诉讼就从“破冰”进入到“暖春”。⇨下转第二版
⇨上接第一版
积极推进环境公益诉讼,是广东法院环境资源审判工作当前及今后的一项重要工作。
“如果不及时修复土壤,污染会再次扩散。”2018年2月7日,主审法官刘欢在综合修复标准、修复期限、修复程序、修复验收等因素基础上,促成双方达成了调解协议,由被告三人进行土壤修复。
广州市环保局法规处科长裴媛媛表示,“用调解来结案,不仅有利于受污染的环境得到有效和及时的修复,也实现了环境公益诉讼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统一。”
走出好路、新路,就要有“闯”的精神。2016年2月16日,广东高院指定广州、潮州、茂名、清远4个中院及所管辖区域内的1个基层法院分别对4个生态区域的环境民事公益诉讼案件、跨区域环境民事诉讼案件实行集中管辖,率先在全国建立以生态区域板块为区分的集中管辖制度。
“依法支持检察机关、有关组织开展环境公益诉讼将成为法院共建共享共治美丽广东的重要抓手,下一步还将进一步完善环境公益诉讼制度,更好地为依法治污提供司法保障。”广东高院环境资源审判庭庭长羊琴表示。
多出实招,务求实效。广东法院注重发挥环境公益诉讼的引导功能和影响,理顺环境公益诉讼案件立案、保全、鉴定等工作流程,采取诉讼费减免,减轻公益组织诉讼负担,有效维护环境公共利益和国家所有者利益。
实招“加码”,依法为环保执法“撑腰”
沿着中山市小榄镇新沙口大桥往东边郊区开,转过几道弯,还未到联丰社区,一股刺鼻难闻的气味便迎面扑来。
养猪场熏天臭味让周围的住户苦不堪言,而距离猪舍大约20米远就是西江支流横琴河。村民李叔说:“多年来,养猪场产生的粪便和废水偷排到横琴河,严重污染水源。”
横琴河,流在中山人心上的河流。
5月2日下午2点,3台挖土机一起出动,养猪场被全面拆除,当地水源和空气受污染的状况终于解除。案件的执行员,中山市第一人民法院徐耀聪说,该猪场是小榄镇最后一个养猪场。
近年来,中山市两级法院掀起了一场“环保风暴”,对涉环保类案件的执行实招“加码”。前不久还集中开展了涉环保案件专项执行活动,不到两周时间,就查封关停了32家排污企业,拘留5名企业法定代表人,对4家排污企业罚款65万元,执结51件涉环保案件。
据了解,2017年广东全省法院审结环境资源类行政案件2383件,同比增长17.3%,有效支持和规范了行政机关依法履职,引导公众运用法治方式解决环境纠纷。
东莞的道滘镇私自采砂的现象不少见,环保部门下了决心要大力整治。4月23日,东莞市第一人民法院东城人民法庭依申请,一天内依法查封了3家擅自开工建设生产线的采砂场。
据道滘镇水务中心主任黄锡文介绍,23家无环保手续的采砂场,8家都是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才得以清理。“按这速度算,估计5月底前就能完成清理整治工作。”
不图安稳、敢闯敢试、埋头苦干,正是推动广东涉环保案件执行工作发展的最大精神动力。
实现环保审判与行政执法的良性互动、畅通财产保全和“禁制令”等诉前强制措施渠道、构建常态联络机制做好纠纷预警排查……广东各地法院剑指涉环境案件执行,用好精准有效的“绣花针”,助力污染防治攻坚战从胜利走向新的胜利。
广东高院执行局副局长林宏坚说,未来还将继续加大执行力度,探索创新环保类案件的执行方式,加大对拒不执行行为的司法惩戒力度,切实发挥司法的威慑力。
不负青山绿水,方得金山银山。新时代新征程,一张绿色的司法之网在广东悄然铺开,“美丽广东”这张生态品牌,越擦越亮。

(黄海磊) 5月广州,大街小巷五彩鲜花,珠江两岸空气澄明,美丽清新。
近年来,广东绿色发展按下快进键,美丽南粤建设驶入快车道。生态环境质量日益向好,“颜值”越来越高。
在广东踏上绿色转型发展的新征程中,广东法院助力推进生态文明建设,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优美生态环境需求,用环境司法描绘了生态绿色。
划定“红线”,为绿色发展构建法治屏障
走进东莞水乡特色发展经济区,华阳湖清波荡漾,水道风光静谧怡人。
谁能想到,几年前,这个地方电镀行业生意红火,废水偷排猖獗,河涌受到严重污染。
苏为仲在水乡镇的一家电镀公司干了4年保安后,被安排顶替负责公司的偷排污水处理。这一次身份的转换,让苏为仲后悔莫及。随着法官手中的法槌应声落地,等待他的将是11个月的牢狱之苦。
保护生态环境就是保护生产力,改善生态环境就是发展生产力。2017年3月,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环境资源巡回法庭在水乡管委会挂牌成立,集中受理水乡片区环境资源类案件。苏为仲的案件,也成为了同行业关注的焦点。
从事金属制品生产的李建章以前也知道环境违法的严重性,但对此并没有太放在心上。听说苏为仲的电镀案宣判时,他才相信,这次是要动真格了。
违法必追责。为促进美丽水乡绿色发展,东莞中院与当地政法委、检察院、公安局、环保局、水乡管委会构建了相互衔接、协调能动的环境保护工作机制,形成防范和打击环保违法犯罪活动的强大合力,为生态立下法律红线。
随着生态环境明显改善,智力资本密集型和生态环保型产业在水乡兴起,水乡经济区现已呈现一派水乡泽国的新面貌。
无独有偶,距离广州400多公里之外的揭阳市,被誉为“中国五金基地市”,几年前小作坊、电镀厂遍地开花,隐蔽开工与环保执法部门“躲猫猫”。重金属污染土壤,废水直排榕江,臭气熏天。
在揭阳市委统一部署下,揭阳两级法院开展了为期两年的打击非法电镀攻坚战。如今,非法电镀厂再无藏身之地,一座绿色的现代化揭阳中德金属生态城拔地而起,成为了电镀行业里的环保新标杆。
任务繁重,路径清晰。自从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环境资源审判庭正式挂牌以来,全省法院及时调整工作重心和审判力量配备,提升审判质效。目前,全省共有6个环境资源审判庭,32个专门合议庭,3个巡回法庭,三级法院环境资源联动保护格局已初步形成。
广东高院副院长谭玲说,要全面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牢固树立绿色发展理念,不断提升环境资源审判水平,为建设天蓝地绿水净的美丽广东,提供更加有力的司法保障。
据统计,2017年至2018年4月,广东全省法院审结环境资源类刑事案1861件,对2635人追究刑事责任;审结民事类案件30081件。
从“破冰”到“暖春”,环境公益诉讼蹄疾步稳
铁皮搭建的简陋厂房,数百个褪色废弃油桶,土壤表面黑色油污随处可见。第一次到光烨润滑油厂实地勘验污染土地时,眼前的场景让刘欢和法官助理陈亚兴感到震惊。
2012年,钟启光在明知陈汝根、陈柱兴无证经营废液压油提炼的情况下,仍将润滑油厂部分场地出租给二人,造成厂区内的土壤受到严重污染。在追究陈柱兴、陈汝根、钟启光的刑事责任后,广州市检察院向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了环境污染民事公益诉讼。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十八届五中全会把“绿色发展”作为五大发展理念之一,党的十九大报告进一步将美丽中国作为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重要目标。
自从2008年广州海事法院开庭审理了广东首宗环境公益诉讼,广东的环境公益诉讼就从“破冰”进入到“暖春”。
积极推进环境公益诉讼,是广东法院环境资源审判工作当前及今后的一项重要工作。
“如果不及时修复土壤,污染会再次扩散。”2018年2月7日,主审法官刘欢在综合修复标准、修复期限、修复程序、修复验收等因素基础上,促成双方达成了调解协议,由被告三人进行土壤修复。
广州市环保局法规处科长裴媛媛表示,“用调解来结案,不仅有利于受污染的环境得到有效和及时的修复,也实现了环境公益诉讼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统一。”
走出好路、新路,就要有“闯”的精神。2016年2月16日,广东高院指定广州、潮州、茂名、清远中院及所管辖区域内的一个基层法院分别对四个生态区域的环境民事公益诉讼案件、跨区域环境民事诉讼案件实行集中管辖,
率先在全国建立以生态区域板块为区分的集中管辖制度。
“依法支持检察机关、有关组织开展环境公益诉讼将成为法院共建共享共治美丽广东的重要抓手,下一步还将进一步完善环境公益诉讼制度,更好地为依法治污提供司法保障。”广东高院环境资源审判庭羊琴表示。
多出实招,务求实效。广东法院注重发挥环境公益诉讼的引导功能和影响,理顺环境公益诉讼案件立案、保全、鉴定等工作流程,采取诉讼费减免,减轻公益组织诉讼负担,有效维护环境公共利益和国家所有者利益。
实招“加码”,依法为环保执法“撑腰”
沿着中山市小榄镇新沙口大桥往东边郊区开,转过几道弯,还未到联丰社区,一股刺鼻难闻的气味便迎面扑来。
养猪场熏天臭味让周围的住户苦不堪言,而距离猪舍大约20米远就是西江支流横琴河。村民李叔说,“多年来,养猪场产生的粪便和废水偷排到横琴河,严重污染水源。”
横琴河,流在中山人心上的河流。
5月2日下午两点,三台挖土机一起出动,养猪场被全面拆除,当地水源和空气受污染的状况终于解除。案件的执行员,中山市第一人民法院徐耀聪说,该猪场是小榄镇最后一个养猪场。
近年来,中山市两级法院掀起了一场“环保风暴”,对涉环保类案件的执行实招“加码”。前不久还集中开展了涉环保案件专项执行活动,不到两周时间,就查封关停了32家排污企业,拘留5名企业法定代表人,对4家排污企业罚款65万元,执结51件涉环保案件。
据了解,2017年广东全省法院审结环境资源类行政案件2383件,同比增长17.3%,有效支持和规范了行政机关依法履职,引导公众运用法治方式解决环境纠纷。
东莞的道滘镇私自采砂的现象不少见,环保部门下了决心要大力整治。4月23日,东莞市第一人民法院东城法庭依申请,一天内依法查封了三家擅自开工建设生产线的采砂场。
据道滘镇水务中心主任黄锡文介绍,23家无环保手续的
采砂场,8家都是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才得以清理。“按这速度算,估计5月底前就能完成清理整治工作。”
不图安稳、敢闯敢试、埋头苦干,正是推动广东涉环保案件执行工作发展的最大精神动力。
实现环保审判与行政执法的良性互动、畅通财产保全和“禁制令”等诉前强制措施渠道、构建常态联络机制做好纠纷预警排查……广东各地法院剑指涉环境案件执行,用好精准有效的“绣花针”,助力污染防治攻坚战从胜利走向新的胜利。
广东高院执行局副局长林宏坚说,未来还将继续加大执行力度,探索创新环保类案件的执行方式,加大对拒不执行行为的司法惩戒力度,切实发挥司法的威慑力。
不负青山绿水,方得金山银山。新时代新征程,一张绿色的司法之网在广东悄然铺开,“美丽广东”这张生态品牌,越擦越亮。

阳光洒在粤湘交界的南岭国家自然保护区山坡上。新近覆上的土层中,一株株青草已破土而出。
“开春后,这块区域就绿草如茵了。”曾经默许违规开发南岭自然保护区的乳阳林业局,如今是法院指定的修复工程执行代管人。
从默许者转变为代管人,这是司法手段护航生态文明建设的生动实践。
治污升级、改革加速、提升理念……广东法院以空前的力度,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在保护青山绿水,维护人民群众环境权益的考卷上,交上了一份提气的答卷。
治污升级—— 敢于亮剑守住生态红线
揭阳市地处广东省东部,水系发达,几十年前,这里也曾风景宜人。作为金属制品生产基地,电镀行业在揭阳市发展迅猛,偷开的电镀小作坊也带来了严重的污染问题。
今年61岁的杨某,想着自己年纪大了,找点轻松的活干,却没想到成了阶下囚。
2017年3月3日,因为污染环境罪,私开黑工厂偷排污水的杨某被揭阳市揭东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两年。
自2015年新环境保护法正式施行,揭阳市两级法院便加大对环境污染犯罪的打击力度,司法助力产业升级和绿色发展成效明显,现在无牌无照的黑工厂已基本消失。
惩治须动真碰硬。早在2014年12月,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便与省检察院、省环保厅、省公安厅联合出台《关于查处涉嫌环境污染犯罪案件的指导意见》,从建立联动机制、认真履行职责、依法审判等方面,要求各地法院充分发挥职能作用,切实加强对污染犯罪的惩治力度。
据统计,2015年以来,全省法院共审结一审环境资源犯罪案件3289件,判处罪犯4546人。
从事刑事审判15个年头的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环资庭法官丁阳开,目睹过环境污染带来的恶果,深知打击环境污染犯罪要坚持惩治和修复赔偿并重。
前不久,广州中院与环保社会组织召开联席会议,一致认为对于污染环境行为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案件,环保组织应及时提起公益诉讼,以追究被告人的修复生态、赔偿经济损失等民事责任。
“强化追责,落实最严格的环境保护制度,做到一个案件能威慑一片、教育一片。”这是丁阳开的目标,也是广州中院的决心。
建立联动治理机制,及时调整审判力量,开辟环境资源案件绿色通道,民刑二合一归口管理……各地法院剑指环境污染犯罪,实招“加码”,治污“升级”,为南粤的青山绿水筑起一道长长的司法“防护林”。
改革加速—— 创新完善生态保护制度
陡崖峭壁,古木参天,云海缭绕,美景如画。南岭自然保护区是广东省最大的生物物种基因库。
一年前,该保护区核心地带的现状让人触目惊心,陡峭山体被一圈圈炸开,
废弃的山石掩埋了大量森林植被。 祸源来自一次违规的旅游项目开发。
环保组织“自然之友”向清远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益诉讼。经协调双方达成意见,被告停止开发行为,首期支付500万元的生态修复资金,如未达标,还需承担后续修复费用。
山石被转运,“开膛破肚”的山体重新覆土并栽种植被,生机重现。“没有法院的‘新武器’,哪来现在的绿色盎然?”“自然之友”总监葛枫说。
葛枫说的新武器,就是清远中院创设的环境民事公益诉讼执行代管人模式,由法院委托有修复实施能力的第三方,代理行使某些执行事务性职责,补足法院在生态修复工作中的技术短板。
中国环境资源法学研究会常务理事王权典认为:“执行代管人制度体现了恢复性司法维护环境权益的积极理念,有助于纠正‘赔钱了事’的简单裁判倾向。”
大道至简,实干为要。2016年2月16日,广东高院指定广州、潮州、茂名、清远中院及所管辖区域内的一个基层法院分别对4个生态区域的环境公益诉讼案件、跨区域环境民事诉讼案件实行集中管辖,率先在全国建立以生态区域板块为区分的集中管辖制度。
广东高院副院长谭玲认为:“按照生态区划集中管辖,有助于解决跨区域的环境问题,尽可能避免地方干预,同时也可以避免因环保案件数量不足可能造成的司法资源浪费。”
提升理念—— 争创环资审判一流品牌
在看十九大直播时,广东高院环境资源审判庭庭长羊琴留意到“美丽中国”一词在报告中多次出现。“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发展理念,被细化为多方面的具体部署。
“结合南粤生态环境的现状和特点,打造环境资源审判特色品牌。”广东法院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
自2016年1月广东高院环境资源审判庭正式挂牌以来,全省法院及时调整工作重心、审判力量配备,努力确保审判质效优化。
目前,全省共有6个环境资源审判庭,32个专门合议庭,2个巡回法庭,三级法院环境资源联动保护格局已初步形成。
“干在实处,走在前列”,自实行环境私益诉讼一审民事案件集中管辖以来,广州市白云区人民法院大胆探索,积极尝试,用心擦亮环境资源审判“金字招牌”。
2017年6月,该院与省环保基金会、环境保护委员会签订全省首份私益诉讼案件合作协议,对三方在环境资源保护诉讼案件中的功能、角色,如何合作等均作出了明确规定。
“三方协议的签订,开创了审判专业、分工明确、执行高效的联动合作新局面。”白云法院院长邓淦华说。
2016年中旬,广东高院下发了《关于加强环境资源审判服务保障生态文明和绿色发展的意见》,把依法履职发挥职能作用、创新机制开展特色审判等要求细化成22条具体意见,全面加强广东环境资源审判工作。
创新不断继续。2017年,广东高院建立环境资源咨询专家库,首批聘任的34名专家涵盖水、大气、土壤、生态修复等多个专业领域,为环境资源审判工作提供司法决策和专业理论支撑。
岭南大地上,法治护航青山绿水的崭新画卷正在激情绘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