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全程提速
质效又好又快福建法院全面推进“分调裁”机制改革调查来源:人民法院报发布时间:2018-08-30
08:59:58字号:小大打印本页
打造“分调裁”信息平台,组建专业团队;建立配套机制,强化激励考核;构建起“以平台为引领、以团队作支撑、以考核为保障”的“分调裁”审判运行新机制;抽调专门人员组成督导组到各地法院开展专项督查……在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采访期间,记者了解到,福建法院全面推进“分调裁”机制改革,已取得了明显成效。据介绍,福建高院率先在全国高院中启动“分调裁”机制改革,今年以来,通过“分调裁”结案占院结案总数的36.2%。目前,全省法院已全部启动“分调裁”机制改革,全省中、基层法院共设立程序分流员212名,设立法院专职调解员310名,成立速裁团队612个,由1083名法官组成。今年1至7月,通过“分调裁”共结案206608件,占同期结案数近60%,为推进福建高质量发展、实现赶超目标提供了有力的司法保障。
重统筹 强化组织领导
8月15日上午,福建高院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开发布了《关于在全省法院深入开展繁简分流和调解速裁机制改革的实施意见》。
《意见》强调,全省各中院用10%至15%的法官分流办理不少于40%案件,基层法院用15%至20%的法官分流办理不少于70%的案件。全省法院要不断推动“分调裁”机制改革向纵深发展,实现多元解纷、简案快审、繁案精审,切实从源头上化解矛盾纠纷,全面提高审判质效。这是福建法院构建分层递进、衔接配套的纠纷解决体系的一项重要举措。
“分调裁”机制改革要落地见效,关键在“一把手”。福建高院党组高度重视“分调裁”机制改革,将之作为全省法院重点调研课题,作为民心工程、效益工程、创新工程来抓。福建高院党组书记、院长吴偕林多次主持召开党组会专题研究部署,深入基层调研,提出改革总体思路和要求。构建起“一把手亲自抓、分管领导具体抓、班子成员共同抓、各部门层层抓”的工作格局。福建高院注重加大对全省法院的指导力度,确保全省法院改革工作步调一致,统筹推进。厦门、泉州、三明等中院分别召开了全市法院案件繁简分流和调解速裁机制改革工作推进会,集美、福清、漳浦、永安、延平等法院主要领导协调解决资金保障、司法辅助人员等问题,共同推进该项改革的发展。
坚持问题导向,对重点问题形成清单,逐一检查督办。厦门、泉州、三明、龙岩、南平、宁德等中院通过开展定期、不定期的专项督查、抽查等,确保改革落地生效。南平中院对全市10县法院进行了两轮专项督导检查;宁德中院采取挂点院领导进行定期督导检查的方式,补齐短板,推进该项改革的发展。
强化繁简分流,做到科学高效。泉州中院将按撤诉处理、管辖权异议、诉前保全、再审复查、减刑假释、民间借贷、仲裁等案件作为简单案件。秀屿法院将标的额在20万元以下的家事纠纷、物业费纠纷、小额债务纠纷等民事案件纳入简单案件范围。漳州中院出台《诉讼服务中心诉前调解工作方案》,规定了诉前调解的案件范围、工作流程及相关奖励和惩戒措施。集美法院出台《民商事纠纷快速处理改革推进方案》,促进民商事案件审判提速提质。
分流机制的科学性以及流转速度的快慢,直接影响案件审理质效。为此,福建法院一改以往以繁简搭配、数量均衡为依据的分流模式,注重完善分流程序,建立了以案件类型、特点、繁简程度为依据的分流模式。全省法院将简单案件分流至调解团队或者速裁团队进行调解或者速裁,普通案件按类型进入对应的专业团队办理。永安市法院建立了诉前分流、简案分流、争议分流、执行分流的四级分流模式;上杭法院实行诉前分流、立案分流、庭前分流、辅助分流“四筛选”办法。
重对接 强化多元解纷 “中国的‘快速受理、快速分流、快速调解’VERY
GOOG!”今年1月,印度籍申请人安某向晋江法院表示感谢。
安某为广州某信息科技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去年12月,安某向被申请人晋江籍尤某订购商品并付款12.5万元后,尤某既不发货也未退还货款,安某向晋江法院提起诉讼。该院了解双方均有调解意向后,将该案分流至诉调对接中心,由泉州仲裁委员会驻点仲裁员蔡仕娅负责调解。最终,双方当事人在短时间内达成调解协议,该起涉外买卖合同纠纷得到圆满解决。
2017年7月,晋江法院将诉调对接中心升级为全市诉调对接中心,作为晋江市多元化纠纷解决服务平台。晋江市诉调对接中心成立以来,人民调解组织、仲裁机构、司法行政、保险等机构陆续派员入驻,让走进法院“求医问药”的不同当事人可“按需问诊”。
调解在我国有着悠久历史,已成为解决社会矛盾纠纷的重要途径和有效方法之一,受到当事人和群众的普遍欢迎。福建法院加强调解组织建设,全省绝大多数法院主动依靠当地党委政府,积极发展特邀调解组织、聘请特邀调解员,全省中、基层法院已聘请特邀调解组织884个、特邀调解员3554名,专门从事诉前多元化解和委托调解等工作。尤溪法院依托当地党委政法委,打造具有尤溪特色的多元化解社会矛盾纠纷模式;思明法院引入委派律师调解员115名,打造专业化调解员队伍。同时,不少法院将积极性高、协调能力强、业务水平好的法官或者法官助理选为专职调解员,专门从事调解工作以及指导协助委派、委托调解等工作。
如何充分利用法院诉讼与调解对接工作平台,引导当事人依法理性维护自身权益?福建法院进一步深化和拓展省法院与27家部门和行业的诉调对接机制,深化多元解纷平台建设,在矛盾纠纷多发易发领域建立“一站式”纠纷解决平台,积极推进与综治部门、商事调解组织、行业协会、律师、仲裁、公证等建立诉调对接关系,实现多元化主体参与、立体化解纷。莆田中院邀请仲裁机构进驻诉讼服务中心分流化解案件;华安县、延平区等多个基层法院在交警部门设立交通巡回法庭,构建法院、交警、保险、人民调解等多方参与的道路交通事故一体化调处机制;泉港法院建立起覆盖区、镇、村三级的诉调对接纵向服务网络。
同时,福建法院将解纷功能向前延伸,坚持依法处理和多元化解相结合,建立健全调解前置程序,积极推动建立民商事纠纷中立评估机制、无争议事实记载机制和无异议调解方案认可等机制。芗城法院成立了5个“黄志丽法官工作室”,形成纵向诉调对接体系;新罗法院“调解超市”金牌调解员郭秀生一年诉前调解800多件案件;上杭法院建立民商事案件履约保证机制,确保协议的履行。
重速裁 推进简案快审
8月13日,松溪法院民商事速裁团队法官成功调解了范某枝与王某銮民间借贷纠纷系列案件。据悉范某枝曾于2015年1月分三次借款给王某銮本金共计10万元,利息约定为月息2%。原告因借款无法收回,造成经济困难,加之儿子结婚,急需彩礼钱,无奈起诉至法院,请求被告还款。
松溪法院于7月27日立案后,分流员将该案分配给民事第二审判团队法官审理,由民二庭法官独任审理。在法官的努力调解下,当事人双方达成协议,松溪法院制作民事调解书予以确认。当日,该速裁团队就调解了4起案件,较以往节省了50%的时间,极大地提高了办案效率。
面对收案数量持续攀升的现状,矛盾纠纷多发、易发、难度增大的趋势,推进专业化审判改革,实现类案分流势在必行。一方面,福建法院成立速裁团队,实现了快立、快调、快结,提高了诉讼效率。漳州中院共设立16个速裁团队由32名法官组成;泉州中院成立9个速裁团队,采取“1+2/3+2”的模式,确定每年办案任务数为160件;古田法院由6名入额法官组成“6+1+3”模式的速裁审判团队。
另一方面,注重开展速裁工作。速裁团队通过简化送达、庭审、文书制作等审理程序快审快结。厦门法院推行要素式、令状式、表格式庭审和文书运用,共发出令状式、表格式、要素式文书1952份,庭审时间平均缩短25%,撰写判决书时间平均缩短33%;海沧法院适用刑事速裁程序,47.61%的受理案件在20天内审结;邵武法院速裁团队已化解矛盾纠纷694件,调撤512件、调撤率73.78%,平均审理周期15天;平潭法院在简化裁判文书的基础上,实行“模板制作——数据采集——数据导入——生成文书”的文书制作流程,为速裁提速。
重配套 形成工作合力
“您的诉讼费已缴纳成功,请收好您的单据。”8月14日,福州鼓楼法院正式启用诉讼费支付宝线下支付服务,这是福建省财政厅非税收入支付宝缴费的试点项目,鼓楼法院成为全省首家开通此项服务的基层法院。
据介绍,在此之前,诉讼费的支付方式以现场刷卡、银行缴费为主,当事人持现金去银行缴费,再持缴费回执到法院开具发票,需要来回奔走于法院与银行之间,并且由于缴费人数多,往往需要长时间排队等待,诉讼成本较高,费时又费力。如今,当事人只需打开支付宝APP付款码,对准扫码设备小白盒轻松一扫,20秒左右便完成了诉讼费缴费手续,实现了“开单即缴,随缴随走”的高效便民服务。
“分调裁”机制改革是一项系统工程,必须与其他改革前后呼应,良性互动,形成合力。为此,福建不少法院充分运用市场化、社会化机制,用购买服务的方式将诉讼服务、文书送达、文书上网、诉讼材料电子化等审判辅助事务工作社会化。同时,积极整合诉讼服务中心功能,推进审判辅助事务集约化办理。泉州法院在全国首创推出网格化统一送达平台,引入综治网格化服务管理机制,构建“网格化+司法送达”的新模式;厦门法院推进“诉讼与公证协同创新”机制改革,推动公证机构多方位参与“分调裁”机制改革;尤溪法院引入电子签章系统“e签宝”,实现当事人在线签字。
福建法院同样注重推进绩效考核方式改革,区分案件类型和难易程度,分别设定不同考核重点,确定考核指标,推动由统一考核向分类考核转变、由单纯按照办案数量进行考核向按照案件权重进行考核转变。泉州中院率先制定《关于绩效考核及奖金分配实施方案》,龙岩法院专门制定针对程序分流员和调解速裁法官的绩效考核标准,芗城法院对速裁团队侧重考核数量和效率,为“分调裁”机制改革提供保障。
福建法院还主动拥抱现代科技,为“分调裁”改革换档提速。泉州法院开发“审务通”APP暨智慧审判系统,集移动办公与便民在线服务于一身;思明法院开发了四大审判辅助系统,即“法律文书智能集成系统”“交通事故智审系统”“智行”“集约送达智能管理系统”。
“福建法院推进繁简分流调解速裁机制建设,提升了司法质效,减轻了群众诉累,人民群众满意度不断提高。”人民法院监督员林欣欣这样评价。

打造“分调裁”信息平台,组建专业团队;建立配套机制,强化激励考核;构建起“以平台为引领、以团队作支撑、以考核为保障”的“分调裁”审判运行新机制;抽调专门人员组成督导组到各地法院开展专项督查……在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采访期间,记者了解到,福建法院全面推进“分调裁”机制改革,已取得了明显成效。据介绍,福建高院率先在全国高院中启动“分调裁”机制改革,今年以来,通过“分调裁”结案占院结案总数的36.2%。目前,全省法院已全部启动“分调裁”机制改革,全省中、基层法院共设立程序分流员212名,设立法院专职调解员310名,成立速裁团队612个,由1083名法官组成。今年1至7月,通过“分调裁”共结案206608件,占同期结案数近60%,为推进福建高质量发展、实现赶超目标提供了有力的司法保障。
重统筹 强化组织领导
8月15日上午,福建高院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开发布了《关于在全省法院深入开展繁简分流和调解速裁机制改革的实施意见》。
《意见》强调,全省各中院用10%至15%的法官分流办理不少于40%案件,基层法院用15%至20%的法官分流办理不少于70%的案件。全省法院要不断推动“分调裁”机制改革向纵深发展,实现多元解纷、简案快审、繁案精审,切实从源头上化解矛盾纠纷,全面提高审判质效。这是福建法院构建分层递进、衔接配套的纠纷解决体系的一项重要举措。
“分调裁”机制改革要落地见效,关键在“一把手”。福建高院党组高度重视“分调裁”机制改革,将之作为全省法院重点调研课题,作为民心工程、效益工程、创新工程来抓。福建高院党组书记、院长吴偕林多次主持召开党组会专题研究部署,深入基层调研,提出改革总体思路和要求。构建起“一把手亲自抓、分管领导具体抓、班子成员共同抓、各部门层层抓”的工作格局。福建高院注重加大对全省法院的指导力度,确保全省法院改革工作步调一致,统筹推进。厦门、泉州、三明等中院分别召开了全市法院案件繁简分流和调解速裁机制改革工作推进会,集美、福清、漳浦、永安、延平等法院主要领导协调解决资金保障、司法辅助人员等问题,共同推进该项改革的发展。
坚持问题导向,对重点问题形成清单,逐一检查督办。厦门、泉州、三明、龙岩、南平、宁德等中院通过开展定期、不定期的专项督查、抽查等,确保改革落地生效。南平中院对全市10县法院进行了两轮专项督导检查;宁德中院采取挂点院领导进行定期督导检查的方式,补齐短板,推进该项改革的发展。
强化繁简分流,做到科学高效。泉州中院将按撤诉处理、管辖权异议、诉前保全、再审复查、减刑假释、民间借贷、仲裁等案件作为简单案件。秀屿法院将标的额在20万元以下的家事纠纷、物业费纠纷、小额债务纠纷等民事案件纳入简单案件范围。漳州中院出台《诉讼服务中心诉前调解工作方案》,规定了诉前调解的案件范围、工作流程及相关奖励和惩戒措施。集美法院出台《民商事纠纷快速处理改革推进方案》,促进民商事案件审判提速提质。
分流机制的科学性以及流转速度的快慢,直接影响案件审理质效。为此,福建法院一改以往以繁简搭配、数量均衡为依据的分流模式,注重完善分流程序,建立了以案件类型、特点、繁简程度为依据的分流模式。全省法院将简单案件分流至调解团队或者速裁团队进行调解或者速裁,普通案件按类型进入对应的专业团队办理。永安市法院建立了诉前分流、简案分流、争议分流、执行分流的四级分流模式;上杭法院实行诉前分流、立案分流、庭前分流、辅助分流“四筛选”办法。
重对接 强化多元解纷
“中国的‘快速受理、快速分流、快速调解’VERYGOOG!”今年1月,印度籍申请人安某向晋江法院表示感谢。
安某为广州某信息科技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去年12月,安某向被申请人晋江籍尤某订购商品并付款12.5万元后,尤某既不发货也未退还货款,安某向晋江法院提起诉讼。该院了解双方均有调解意向后,将该案分流至诉调对接中心,由泉州仲裁委员会驻点仲裁员蔡仕娅负责调解。最终,双方当事人在短时间内达成调解协议,该起涉外买卖合同纠纷得到圆满解决。
2017年7月,晋江法院将诉调对接中心升级为全市诉调对接中心,作为晋江市多元化纠纷解决服务平台。晋江市诉调对接中心成立以来,人民调解组织、仲裁机构、司法行政、保险等机构陆续派员入驻,让走进法院“求医问药”的不同当事人可“按需问诊”。
调解在我国有着悠久历史,已成为解决社会矛盾纠纷的重要途径和有效方法之一,受到当事人和群众的普遍欢迎。福建法院加强调解组织建设,全省绝大多数法院主动依靠当地党委政府,积极发展特邀调解组织、聘请特邀调解员,全省中、基层法院已聘请特邀调解组织884个、特邀调解员3554名,专门从事诉前多元化解和委托调解等工作。尤溪法院依托当地党委政法委,打造具有尤溪特色的多元化解社会矛盾纠纷模式;思明法院引入委派律师调解员115名,打造专业化调解员队伍。同时,不少法院将积极性高、协调能力强、业务水平好的法官或者法官助理选为专职调解员,专门从事调解工作以及指导协助委派、委托调解等工作。
如何充分利用法院诉讼与调解对接工作平台,引导当事人依法理性维护自身权益?福建法院进一步深化和拓展省法院与27家部门和行业的诉调对接机制,深化多元解纷平台建设,在矛盾纠纷多发易发领域建立“一站式”纠纷解决平台,积极推进与综治部门、商事调解组织、行业协会、律师、仲裁、公证等建立诉调对接关系,实现多元化主体参与、立体化解纷。莆田中院邀请仲裁机构进驻诉讼服务中心分流化解案件;华安县、延平区等多个基层法院在交警部门设立交通巡回法庭,构建法院、交警、保险、人民调解等多方参与的道路交通事故一体化调处机制;泉港法院建立起覆盖区、镇、村三级的诉调对接纵向服务网络。
同时,福建法院将解纷功能向前延伸,坚持依法处理和多元化解相结合,建立健全调解前置程序,积极推动建立民商事纠纷中立评估机制、无争议事实记载机制和无异议调解方案认可等机制。芗城法院成立了5个“黄志丽法官工作室”,形成纵向诉调对接体系;新罗法院“调解超市”金牌调解员郭秀生一年诉前调解800多件案件;上杭法院建立民商事案件履约保证机制,确保协议的履行。
重速裁 推进简案快审
8月13日,松溪法院民商事速裁团队法官成功调解了范某枝与王某銮民间借贷纠纷系列案件。据悉范某枝曾于2015年1月分三次借款给王某銮本金共计10万元,利息约定为月息2%。原告因借款无法收回,造成经济困难,加之儿子结婚,急需彩礼钱,无奈起诉至法院,请求被告还款。
松溪法院于7月27日立案后,分流员将该案分配给民事第二审判团队法官审理,由民二庭法官独任审理。在法官的努力调解下,当事人双方达成协议,松溪法院制作民事调解书予以确认。当日,该速裁团队就调解了4起案件,较以往节省了50%的时间,极大地提高了办案效率。
面对收案数量持续攀升的现状,矛盾纠纷多发、易发、难度增大的趋势,推进专业化审判改革,实现类案分流势在必行。一方面,福建法院成立速裁团队,实现了快立、快调、快结,提高了诉讼效率。漳州中院共设立16个速裁团队由32名法官组成;泉州中院成立9个速裁团队,采取“1+2/3+2”的模式,确定每年办案任务数为160件;古田法院由6名入额法官组成“6+1+3”模式的速裁审判团队。
另一方面,注重开展速裁工作。速裁团队通过简化送达、庭审、文书制作等审理程序快审快结。厦门法院推行要素式、令状式、表格式庭审和文书运用,共发出令状式、表格式、要素式文书1952份,庭审时间平均缩短25%,撰写判决书时间平均缩短33%;海沧法院适用刑事速裁程序,47.61%的受理案件在20天内审结;邵武法院速裁团队已化解矛盾纠纷694件,调撤512件、调撤率73.78%,平均审理周期15天;平潭法院在简化裁判文书的基础上,实行“模板制作——数据采集——数据导入——生成文书”的文书制作流程,为速裁提速。
重配套 形成工作合力
“您的诉讼费已缴纳成功,请收好您的单据。”8月14日,福州鼓楼法院正式启用诉讼费支付宝线下支付服务,这是福建省财政厅非税收入支付宝缴费的试点项目,鼓楼法院成为全省首家开通此项服务的基层法院。
据介绍,在此之前,诉讼费的支付方式以现场刷卡、银行缴费为主,当事人持现金去银行缴费,再持缴费回执到法院开具发票,需要来回奔走于法院与银行之间,并且由于缴费人数多,往往需要长时间排队等待,诉讼成本较高,费时又费力。如今,当事人只需打开支付宝APP付款码,对准扫码设备小白盒轻松一扫,20秒左右便完成了诉讼费缴费手续,实现了“开单即缴,随缴随走”的高效便民服务。
“分调裁”机制改革是一项系统工程,必须与其他改革前后呼应,良性互动,形成合力。为此,福建不少法院充分运用市场化、社会化机制,用购买服务的方式将诉讼服务、文书送达、文书上网、诉讼材料电子化等审判辅助事务工作社会化。同时,积极整合诉讼服务中心功能,推进审判辅助事务集约化办理。泉州法院在全国首创推出网格化统一送达平台,引入综治网格化服务管理机制,构建“网格化+司法送达”的新模式;厦门法院推进“诉讼与公证协同创新”机制改革,推动公证机构多方位参与“分调裁”机制改革;尤溪法院引入电子签章系统“e签宝”,实现当事人在线签字。
福建法院同样注重推进绩效考核方式改革,区分案件类型和难易程度,分别设定不同考核重点,确定考核指标,推动由统一考核向分类考核转变、由单纯按照办案数量进行考核向按照案件权重进行考核转变。泉州中院率先制定《关于绩效考核及奖金分配实施方案》,龙岩法院专门制定针对程序分流员和调解速裁法官的绩效考核标准,芗城法院对速裁团队侧重考核数量和效率,为“分调裁”机制改革提供保障。
福建法院还主动拥抱现代科技,为“分调裁”改革换档提速。泉州法院开发“审务通”APP暨智慧审判系统,集移动办公与便民在线服务于一身;思明法院开发了四大审判辅助系统,即“法律文书智能集成系统”“交通事故智审系统”“智行”“集约送达智能管理系统”。
“福建法院推进繁简分流调解速裁机制建设,提升了司法质效,减轻了群众诉累,人民群众满意度不断提高。”人民法院监督员林欣欣这样评价。

6月28日,在全国法院案件繁简分流机制改革推进会上,河南省辉县市人民法院被确定为全国法院案件繁简分流机制改革示范法院。一个县级市法院推进案件繁简分流有何“秘籍”,竟获如此殊荣?
去年以来,辉县市法院着眼破解办案压力大的问题,强化诉调对接和诉前调解,推进繁简分流改革,构建了普通程序、简易程序、速裁程序等相配套的多层次诉讼制度体系。该院院长肖飞说,依托这一机制,较好地实现了司法资源优化配置,司法效率和司法公正双赢,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
■改出模式
繁简分流如何“繁”出精品,“简”出效率?探索繁简分流机制改革之初,辉县市法院紧盯这一命题,结合法院实际,厘思路、寻良策、谋实招,于无声处打造案件繁简分流新模式。
7月初,该院在召开的推进繁简分流机制改革新闻发布会上,交出这样一份答案:推进繁简分流机制改革,实行两轮驱动,齐头并进。一方面推行以立案分流、诉前化解、速裁裁决和专业化审理为内容的案件分流改革;另一方面推进以刑事案件简易快审、诉前鉴定改革、裁判文书格式化和信息化建设为内容的提升效率改革,打造出了辉县市法院的繁简分流模式。
案件分流改革。该院创建了诉前化解分流机制,在立案阶段甄别后,案件通过家事案件调处中心、诉前矛盾调处中心、速裁团队和审判团队4个渠道进行分流。为做好分流工作,该院以家事案件调处中心、辉县市诉调对接中心和辉县市西南区冀祥社区矛盾调处中心为依托搭建了3个诉前矛盾纠纷调处的平台。并成立11个专业审判团队,建立庭前会议制度、专业法官会议制度,集中研讨审判中的疑难问题。该院还建立了执行快执组,负责简易执行、财产保全执行、诉讼费执行、非诉执行等案件,其他复杂疑难案件由各个执行小组负责执行。
提升效率改革。该院对刑事简易案件引入速裁模式,对危险驾驶类案件、民事部分已经调解的交通肇事案、轻伤害案等11类案件实行简易快审。此外,他们还对诉前鉴定进行提速。并推行裁判文书格式化,对小额程序、金融借款等案件推行令状式、要素式、表格式等格式化裁判文书,节约人力物力资源。近3年来,该院大力推进信息化建设,助推审判效率和服务提升,投入1000多万元在诉讼服务大厅建立当事人自助服务系统、虚拟导诉、法律电子图书和触摸屏查询案件系统。并在审判法庭内安装语音识别系统,实现了审判过程的全流程监控和案件的全程同步录音录像,迈入智慧法院建设行列。
■分出节奏
付某向王某供应机械加工用的衬板,先后两次提供价值2320元的衬板后,付某多次向王某要求支付货款,但王某均以在外地打工为由一直推脱,拒不支付货款。无奈付某向辉县市法院起诉。
立案庭法官根据该案具体情况进行分流,引导当事人双方到设在辉县市法院诉讼服务中心的辉县市诉调对接中心进行诉前调解。为方便与身在外地的王某沟通,减少原、被告双方诉累,辉县市诉调对接中心委托张振龙个人调解工作室对该案进行调解。张振龙经多次与王某联系,了解到了王某在外地的住址和基本情况后,最终说服王某返回家中并偿还了欠款,原、被告双方握手言和,喜笑颜开。
立案分流是案件分流工作的“中枢”。辉县市法院将2名员额法官和3名法官助理配置到诉讼服务大厅,专项负责案件的立案、繁简甄别、类别专业化甄别,并负责全院案件的统一分配。
案件经过甄别,通过4个渠道进行分流。所有家事案件,进入家事案件调处中心处理,其他适宜诉前调处案件分流到诉前矛盾调处中心和吉祥社区矛盾调处中心处理。不宜诉前调处但适合速裁的案件,分流给速裁团队进行速裁。既不适宜诉前调处又不适合速裁的案件,分流给相应审判团队进行审理。
对于诉前调处案件和速裁案件,该院都做了时间限制。诉前调解案件中,家事案件为3个月,其他案件为两个月,过期调处不成的转立案庭立案进入诉讼程序。速裁团队受理案件7日内发现不宜适用速裁程序的,退回立案庭转入正常程序审理。对于执行案件,辉县市法院也实行了繁简分流。
像张振龙个人调解室,其实就是诉调对接中心的分支,承担部分案件的分流任务,目前在辉县市共有15个这样的个人调解室。张振龙同时也是辉县市诉前人民调解委员会特邀调解员。在法官的全程指导和对接中心相关制度保障下,特邀调解员依托诉调对接中心调解出来的案件,能更加规范化,更具有严肃性和权威性,实现了调解与审判的无缝对接。
3个调处中心的建立,也方便了群众解决纠纷。群众不在“一窝蜂”到法院起诉立案,而是选择到调处中心要求调解。去年11月,辉县市民张某向赵某借款2.6万元,并约定今年5月13日前还清借款。由于张某因长期在外地打工,借款到期后未及时归还借款。赵某一气之下便来到家事案件调处中心申请调解。家事调解员陈顺芹接到案件后,立即通过电话和双方当事人进行了多次沟通,了解到张某目前在北京打工,由于工期紧无法回家还款。在法院支持下,她和工作人员带着赵某来到北京,不顾炎炎烈日,坐在马路边上组织双方达成了还款协议。
今年以来,“家事案件调处中心、辉县市矛盾化解诉调对接中心、辉县市西南区冀祥社区矛盾调处中心”三大中心共受理法院转办案件1722件,成功调解570件,办结司法确认案件180件,在化解矛盾纠纷中成为坚固的“拦洪坝”。
■简出效率
“14起案件,2天内审结,真是神速!”说起辉县市法院速裁庭,辉县农村商业银行资产风险部负责人路某竖起大拇指连声称赞。
今年4月,速裁庭受理了辉县农村商业银行起诉的14件金融借贷案件,利用2天时间进行了集中开庭审理,并当庭宣判,判决书当庭送达当事人,减少了当事人诉累,提高了审判效率。
纠纷化解了,就连被告张某也高兴地说:“以前来法院打官司,至少需要几个月,现在一次开庭就到底了,不知少跑多少趟,官司打输也顺气。”
去年4月,辉县法院成立案件速裁庭,对小额诉讼案件实行专项速裁,对简易纠纷实行简案快审。经当事人同意,速裁案件的答辩、举证期限不受法定期限的限制。速裁法官郭翔升在18个工作日开庭审结案件62件,创下了该院结案速度的新纪录。据介绍,速裁庭去年共办结案件351件,今年上半年办结案件176件。
今年5月,辉县市看守所和交警大队相继挂起了刑事简易案件速裁法庭的牌子。该院将速裁引入交通肇事等方面案件审理,对危险驾驶类案件、轻伤害案件等11类案件实行简易快审。并规定这11类案件审理期限为15天,当庭进行宣判。今年以来,该速裁庭共审结案件95件,当庭宣判率为100%。
司法鉴定期限过长,是多年来难以突破的老大难,由此也导致了案件审理周期过长。辉县市法院作为全市第一家进行诉前鉴定改革的法院,变以往诉讼中鉴定为诉前鉴定,由立案庭在立案前征求当事人意见,对需要鉴定的事项由双方当事人协商选择鉴定机构进行鉴定。今年以来,先后有250余起纠纷选择诉前鉴定。诉前有了鉴定意见,不仅避免了当事人盲目起诉,节约了诉讼成本,而且增加了调解的可能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