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情谱写和谐曲——福建法院传承“枫桥经验”建设平安福建纪实来源:人民法院报发布时间:2018-11-10
11:37:05字号:小大打印本页
深秋时节,走进福建任何一个基层法院,你不难发现,广大法院干警切实运用”枫桥经验”,将司法服务有机嵌入基层社会治理平台,把矛盾纠纷化解在基层社区、化解在萌芽状态、化解在诉讼之外,不断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多元化解纠纷需求。“枫桥经验”遍地开花,硕果累累。今年以来,全省各级法院共开展诉前调解27402件,其中人民调解组织共接受法院诉前委派调解、诉中委托调解案件13579件。办事依法、遇事找法、解决问题用法、化解矛盾靠法,正日渐成为绝大多数老百姓的共识。
诉调对接,拓宽服务平台
“没想到我们之间借钱的事情,还麻烦到了我们村的老支书。老支书说得对,乡里乡亲的,不能伤了和气。”日前,两位因借款问题产生纠纷的村民在尤溪县人民法院特邀调解员老张的调解下达成还款协议,握手言和。“有事找老张”成为当地群众的口头禅。
构建矛盾纠纷多元化解平台是新时期化解基层群众矛盾、促进社会公平正义的重要途径,福建法院聚焦在化解思路、方法、措施、途径等方面构建多元化机制。为充分发挥人民调解、行政调解、行业调解、专业调解等社会解纷力量的作用,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先后与27家部门和行业建立了诉调对接机制,加强与综治部门、人民调解组织、行政机关和工会、共青团、妇联等群团组织的诉调对接,深化诉调对接机制。全省各级法院积极与相关机构、组织进行对接,主动将诉调对接平台建设与诉讼服务中心建设结合起来,构建了集立案服务、审判辅助、律师服务、信访化解、法治文化传播等功能的现代化诉讼服务平台,实现多元化主体参与、立体化解纷。目前,全省各级法院已聘请各类特邀调解组织884个,特邀调解员3554名。
为将矛盾解决在基层源头和萌芽时期,福建各地法院还探索出了“借力劝解法”“心理引导法”“说理劝导法”“情感交融法”等多种行之有效的化解纠纷方法,不仅节省了办案资源,化解了矛盾,还提高了法官的调解技能,强化了人们和睦相处、以诚待人的意识,大大提高了诉调对接工作规范化、系统化、常态化、精细化水平。
据介绍,福建高院还连续两年召开深化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改革推进会,制定下发了多份规范性文件,不断推动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改革取得新的进展。同时,福建法院深入推进“分调裁”机制改革,大力推行案件繁简分流、快慢分道,实现简案快审、繁案精审,快精结合,最大限度提升纠纷解决实效。
“福建法院的防范纠纷、源头止纷、多元解纷成功经验,为‘枫桥经验’的创新升级提供了鲜活素材和有益借鉴。”律师卢某清对记者说。
完善制度,提高解纷水平
近日,闽清县人民法院联合县司法局举办闽清县专职人民调解员培训班。全县16个乡镇专职人民调解员及司法工作人员等30余人到会参训。培训讲座上,闽清法院有重点地讲解了人民调解员的职责,细化了人民调解的工作程序,对人民调解的原则、方法、技巧、调解协议制作及调解卷宗的规范制作进行了现场指导。
“培训对规范人民调解员队伍、提升人民调解工作质量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也进一步提高了我们参与人民调解工作的热情。”人民调解员小谢感慨道。
为推进多元化解决纠纷,提升社会治理水平,福建法院结合实际,多管齐下,效果明显。一方面,加强对人民调解、行政调解、商事调解、行业调解以及其他具有调解职能组织的工作指导;另一方面,通过举办培训班、案例指导、旁听庭审等多种形式,有针对性地对专兼职调解员进行培训,提高调解员处理争议、化解纠纷的能力,为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改革提供组织保障。
如何发挥司法在矛盾纠纷多元化解机制中的引领、推动和保障作用?福建各级法院牢牢牵住全面深化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改革的“牛鼻子”,认真找准功能定位,在优化延伸上下功夫。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晋江市人民法院出台《关于建立“网格化+人民调解”工作机制的实施意见》,依托晋江市综治网格系统,线上开展案件材料推送、调解协议审查、调解文书制作和送达等工作。今年来各调解组织通过该机制接收案件3987件,占同期受理民商事案件的30.5%。泉州市泉港区人民法院与区综治办、司法局联合出台《关于进一步深化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改革的实施方案》,搭建诉调对接平台,以立案分流为枢纽,诉前委派调解、诉中委托调解、司法确认等各节点,环环相扣,增强多元化解实效。
上杭县人民法院积极与县司法局、各行政主管部门共同谋划,不断提升由律师调解员、专职调解员、特邀调解员、社会志愿者组成的多元化调解队伍的专业化、职业化水平。据统计,近年来,该院与县司法局联合举办调解员培训182场次,邀请调解员旁听审理233人次,组织巡回法庭以案释法181场次。
科技助力,促进纠纷化解
“你与被执行人郑某达成和解协议,若其不按照和解协议履行义务,你可以再次申请恢复执行。”执行法官通过微信视频向申请执行人李某说道。近日,周宁县人民法院运用微信视频成功调解一起执行案件,被执行人当场履行部分执行款。
2005年,郑某向李某借款44000元,欠款到期拒绝偿还,李某将其诉至周宁法院。法院判决郑某返还所欠款项,但郑某却始终未履行还款义务,李某只好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正值村级组织换届选举之际,郑某在得知自己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黑名单”可能无法参选后,急忙打电话至周宁法院执行局,表示愿意偿还借款。但李某在省外,路途遥远,短期无法回来。在征求双方当事人的意见后,承办法官通过微信视频做工作,最终双方达成和解。
如何真正做到人民群众的司法需求延伸到哪里,人民法院的司法服务就跟进到哪里?福建法院充分发挥智慧法院功能效应,以信息化助力社会治理创新,提高司法参与社会治理工作的系统性、整体性、协同性。针对部分长期在外地居住的当事人、腿脚不方便的人、不愿意到法院调解的人,启用线上+线下双平台调解。法官依托微信、QQ等网络平台进行远程调解,对远程调解全过程进行卷宗档案同步留存,并将调解协议通过电子数据方式传送给远在外地的当事人。
同时,福建法院在审判实践中还总结出一套实用性强、效果显著的“互联网+联片调解”法。真正做到矛盾纠纷发现在早、化解在小、处置在快。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龙海市人民法院角美法庭根据角美镇政府划分的工作片区,将全镇44个村居、农场分成5个联片调解站。建立了一支包括政法干警、热心村民、公益律师和社会工作者在内的230人的联片调解专兼职队伍,规定每月5、7、19、21、25日为调解日,采取“网中有格、按格定岗、人负其责”的全新调解模式,真正实现了社会效益和法律效益的共赢。
据悉,为彻底解决异地诉讼难、诉讼累的问题,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在全国首创“跨域·连锁·直通”式诉讼服务平台,开发线上跨域诉讼服务信息系统,畅通“家门口立案”。福建高院及时总结经验在全省范围内推行跨域立案服务,真正实现让数据多跑路,让百姓少跑腿。
“小事不出村,大事不出镇,难事不出县,纠纷不激化,矛盾不上交”,相信群众,依靠群众,推动基层治理向法治化、制度化的方向发展。福建法院传承“枫桥经验”的生动实践,令人感到启迪和鼓舞。

深秋时节,走进福建任何一个基层法院,你不难发现,广大法院干警切实运用”枫桥经验”,将司法服务有机嵌入基层社会治理平台,把矛盾纠纷化解在基层社区、化解在萌芽状态、化解在诉讼之外,不断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多元化解纠纷需求。“枫桥经验”遍地开花,硕果累累。今年以来,全省各级法院共开展诉前调解27402件,其中人民调解组织共接受法院诉前委派调解、诉中委托调解案件13579件。办事依法、遇事找法、解决问题用法、化解矛盾靠法,正日渐成为绝大多数老百姓的共识。
诉调对接,拓宽服务平台
“没想到我们之间借钱的事情,还麻烦到了我们村的老支书。老支书说得对,乡里乡亲的,不能伤了和气。”日前,两位因借款问题产生纠纷的村民在尤溪县人民法院特邀调解员老张的调解下达成还款协议,握手言和。“有事找老张”成为当地群众的口头禅。
构建矛盾纠纷多元化解平台是新时期化解基层群众矛盾、促进社会公平正义的重要途径,福建法院聚焦在化解思路、方法、措施、途径等方面构建多元化机制。为充分发挥人民调解、行政调解、行业调解、专业调解等社会解纷力量的作用,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先后与27家部门和行业建立了诉调对接机制,加强与综治部门、人民调解组织、行政机关和工会、共青团、妇联等群团组织的诉调对接,深化诉调对接机制。全省各级法院积极与相关机构、组织进行对接,主动将诉调对接平台建设与诉讼服务中心建设结合起来,构建了集立案服务、审判辅助、律师服务、信访化解、法治文化传播等功能的现代化诉讼服务平台,实现多元化主体参与、立体化解纷。目前,全省各级法院已聘请各类特邀调解组织884个,特邀调解员3554名。
为将矛盾解决在基层源头和萌芽时期,福建各地法院还探索出了“借力劝解法”“心理引导法”“说理劝导法”“情感交融法”等多种行之有效的化解纠纷方法,不仅节省了办案资源,化解了矛盾,还提高了法官的调解技能,强化了人们和睦相处、以诚待人的意识,大大提高了诉调对接工作规范化、系统化、常态化、精细化水平。
据介绍,福建高院还连续两年召开深化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改革推进会,制定下发了多份规范性文件,不断推动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改革取得新的进展。同时,福建法院深入推进“分调裁”机制改革,大力推行案件繁简分流、快慢分道,实现简案快审、繁案精审,快精结合,最大限度提升纠纷解决实效。
“福建法院的防范纠纷、源头止纷、多元解纷成功经验,为‘枫桥经验’的创新升级提供了鲜活素材和有益借鉴。”律师卢某清对记者说。
完善制度,提高解纷水平
近日,闽清县人民法院联合县司法局举办闽清县专职人民调解员培训班。全县16个乡镇专职人民调解员及司法工作人员等30余人到会参训。培训讲座上,闽清法院有重点地讲解了人民调解员的职责,细化了人民调解的工作程序,对人民调解的原则、方法、技巧、调解协议制作及调解卷宗的规范制作进行了现场指导。
“培训对规范人民调解员队伍、提升人民调解工作质量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也进一步提高了我们参与人民调解工作的热情。”人民调解员小谢感慨道。
为推进多元化解决纠纷,提升社会治理水平,福建法院结合实际,多管齐下,效果明显。一方面,加强对人民调解、行政调解、商事调解、行业调解以及其他具有调解职能组织的工作指导;另一方面,通过举办培训班、案例指导、旁听庭审等多种形式,有针对性地对专兼职调解员进行培训,提高调解员处理争议、化解纠纷的能力,为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改革提供组织保障。
如何发挥司法在矛盾纠纷多元化解机制中的引领、推动和保障作用?福建各级法院牢牢牵住全面深化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改革的“牛鼻子”,认真找准功能定位,在优化延伸上下功夫。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晋江市人民法院出台《关于建立“网格化+人民调解”工作机制的实施意见》,依托晋江市综治网格系统,线上开展案件材料推送、调解协议审查、调解文书制作和送达等工作。今年来各调解组织通过该机制接收案件3987件,占同期受理民商事案件的30.5%。泉州市泉港区人民法院与区综治办、司法局联合出台《关于进一步深化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改革的实施方案》,搭建诉调对接平台,以立案分流为枢纽,诉前委派调解、诉中委托调解、司法确认等各节点,环环相扣,增强多元化解实效。
上杭县人民法院积极与县司法局、各行政主管部门共同谋划,不断提升由律师调解员、专职调解员、特邀调解员、社会志愿者组成的多元化调解队伍的专业化、职业化水平。据统计,近年来,该院与县司法局联合举办调解员培训182场次,邀请调解员旁听审理233人次,组织巡回法庭以案释法181场次。
科技助力,促进纠纷化解
“你与被执行人郑某达成和解协议,若其不按照和解协议履行义务,你可以再次申请恢复执行。”执行法官通过微信视频向申请执行人李某说道。近日,周宁县人民法院运用微信视频成功调解一起执行案件,被执行人当场履行部分执行款。
2005年,郑某向李某借款44000元,欠款到期拒绝偿还,李某将其诉至周宁法院。法院判决郑某返还所欠款项,但郑某却始终未履行还款义务,李某只好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正值村级组织换届选举之际,郑某在得知自己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黑名单”可能无法参选后,急忙打电话至周宁法院执行局,表示愿意偿还借款。但李某在省外,路途遥远,短期无法回来。在征求双方当事人的意见后,承办法官通过微信视频做工作,最终双方达成和解。
如何真正做到人民群众的司法需求延伸到哪里,人民法院的司法服务就跟进到哪里?福建法院充分发挥智慧法院功能效应,以信息化助力社会治理创新,提高司法参与社会治理工作的系统性、整体性、协同性。针对部分长期在外地居住的当事人、腿脚不方便的人、不愿意到法院调解的人,启用线上+线下双平台调解。法官依托微信、QQ等网络平台进行远程调解,对远程调解全过程进行卷宗档案同步留存,并将调解协议通过电子数据方式传送给远在外地的当事人。
同时,福建法院在审判实践中还总结出一套实用性强、效果显著的“互联网+联片调解”法。真正做到矛盾纠纷发现在早、化解在小、处置在快。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龙海市人民法院角美法庭根据角美镇政府划分的工作片区,将全镇44个村居、农场分成5个联片调解站。建立了一支包括政法干警、热心村民、公益律师和社会工作者在内的230人的联片调解专兼职队伍,规定每月5、7、19、21、25日为调解日,采取“网中有格、按格定岗、人负其责”的全新调解模式,真正实现了社会效益和法律效益的共赢。
据悉,为彻底解决异地诉讼难、诉讼累的问题,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在全国首创“跨域·连锁·直通”式诉讼服务平台,开发线上跨域诉讼服务信息系统,畅通“家门口立案”。福建高院及时总结经验在全省范围内推行跨域立案服务,真正实现让数据多跑路,让百姓少跑腿。
“小事不出村,大事不出镇,难事不出县,纠纷不激化,矛盾不上交”,相信群众,依靠群众,推动基层治理向法治化、制度化的方向发展。福建法院传承“枫桥经验”的生动实践,令人感到启迪和鼓舞。

福建法院以“精准服务”“便捷服务”“品质服务”为抓手,以品位引领创新力、以品牌提升公信力、以品质保持影响力,突出时代特征、司法特点、福建特色,深入开展一站式多元解纷机制建设,全面推进集约高效、多元解纷、便民利民、智慧精准、开放互动、交融共享的现代化诉讼服务体系建设,打造矛盾多元化解“福建模式”。

澳门新葡萄京官网注册 ,今年以来,全省各类人民调解组织化解矛盾纠纷11.9万件,全省法院诉前化解纠纷3.8万件。1至10月,全省法院一审民商事案件调解和撤诉案件总数为15.6万件,同比增长5.1%。有4个中院、16个基层法院收案数出现了下降。

重服务集成 化解方法更多

近日,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开展了跨域立案诉讼服务统一专项行动,向社会公开展示福建法院跨域立案诉讼服务改革取得的显著成效。活动当天,福建高院通过远程视频系统进行统一指挥调度,全省法院完成跨域诉讼服务77件,涵盖立案、庭审、送达以及执行等诉讼各环节,其中跨国境跨省诉讼服务13件。

新形势下,如何推出新时代司法便民利民举措,为当事人提供多途径、多层次、多种类的纠纷解决渠道,更好地服务人民群众?福建法院在深入调研的基础上,大力在提升纠纷能力上下足功夫。一方面着重打造更加便民高效的跨域立案诉讼服务3.0版,从单一的立案服务向诉讼全程拓展,开展跨域庭审、调解、送达、执行等诉讼服务事项改革,会同侨联依托国外商会、同乡会等社团组织探索开展“跨国境”立案诉讼服务试点。另一方面,不断推进“分调裁”机制改革,在配齐配强速裁团队的同时,加大培训力度,全面提升调解速裁人员素质;充分运用市场化、社会化机制,为更多案件适用调解速裁程序创造条件;对绩效考核方式进行改革,推动由统一考核向分类考核转变、由单纯按照办案数量进行考核向按照案件权重进行考核转变,为“分调裁”机制改革提供有力保障。

今年8月,福建高院印发《福建省人民法院现代化诉讼服务体系建设运行规范》,在诉讼服务中心集聚75项服务功能,将分散在各部门各环节的送达、保全、鉴定、评估等辅助性、事务性工作集中到诉讼服务中心。

福建高院院长吴偕林表示:“要集约集成、归口归集、下移下沉、对接衔接、网格网络、融入融合、智能智慧、推广推行,推动全省法院一站式多元解纷机制和现代化诉讼服务体系建设取得新的更大成效。”

重线上线下 化解渠道更宽

为突破线下平台存在的场所有限、联动不畅、信息壁垒等问题,福建法院依托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现代信息技术,积极推动网上诉讼服务中心、律师服务平台、12368服务热线等广泛应用,大力推广应用中国移动微法院、24小时自助法院等,贯通大厅、热线、网络、移动端,打造贯穿诉讼全流程的智慧诉讼服务新模式,为当事人和审判执行提供智能化服务。

目前,全省已全部开通中国移动微法院,40家法院设立“24小时诉讼服务自助区”,布置自助服务终端124台。厦门市湖里区人民法院打造了全流程在线诉讼平台;连城县人民法院打造了智能融合诉讼自助平台;厦门市思明区人民法院举办了全国首场5G+VR庭审直播;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设立了“文档中心”,实现无纸化办案办公;闽侯县人民法院打造了分色预警、分级管理、分类化解的“闽侯智管模式”。

同时,福建法院大力深化系统集成和功能整合,为当事人提供网上引导、立案、交费、查询、咨询、阅卷、保全、庭审等一站式服务。福建高院已建成“福建法院诉讼费管理平台”;龙岩市中级人民法院等法院已开展网上查询档案服务;龙岩市永定区人民法院实行“在线法院调解平台”掌上一键司法确认,深受群众好评。

此外,福建法院积极推进诉讼服务辅助系统应用。三明市中级人民法院、泉州市丰泽区人民法院、永安市人民法院等开发导诉机器人、真人虚拟导诉、智能导航系统、智能填单系统。今年以来,全省法院通过诉讼服务网和律师服务平台共网上立案6002件,通过ITC自助终端和二维扫码自主立案30835件,通过中国移动微法院立案2659件。确保了在线咨询、在线评估、在线分流、在线调解、在线确认取得实实在在的成效。

重力量下沉 化解速度更快

3月1日,龙海市人民法院角美法庭在角美镇联片调解活动日上现场成功调解林某与角美镇石厝村民委员会因租用角美镇新港市场的简易仓库等历史遗留问题产生的纠纷。

据龙海法院党组成员陈凤平介绍,联片调解制度已经开展30余年。角美法庭将辖区分成5个片区调解站,在每月的调解日将法庭法官、司法所工作人员、片区内各村居调解主任集合起来,组织了一支包括政法干警、热心村民、公益律师和社会工作者在内的专兼职调解队伍,尽量将一些纠纷消除在诉讼前。

为加强基层基础体系建设,福建法院注重以人民法庭为骨干,推进重心下移、力量下沉、服务下倾,促进形成全域覆盖的多元解纷和诉讼服务网络。

一方面,福建法院配齐配强人民法庭解纷和诉讼服务力量,在社区、学校、乡村等地域和侨胞台胞、婚姻家庭等行业设立法官工作室685个,推进山区、海岛等巡回审判和车载法庭、移动背包科技法庭等做法,设立乡村诉讼服务站326个和巡回审判点1436个。

另一方面,福建法院大力推动法治文化与地域文化、乡风民俗有机统一,开展诉讼指导、法治宣传、多元解纷、诉调对接、指导人民调解等多项服务,打通“最后一公里”。上杭县人民法院古田人民法庭传承红色基因,推行“红土法官调查”工作法;泉州等地法院将李光地家诫、苏廷玉家训等融入到多元解纷和裁判文书说理中;尤溪县人民法院构建党委主导、聚拢矛盾化解合力的多元解纷“1156”模式,将70%的纠纷化解在诉外;寿宁县人民法院积极挖掘本地冯梦龙“无讼”文化,打造“三级化讼”工作机制,50%的民商事案件在立案前得以化解;龙海法院创新全域联片调解工作机制,将成员单位和各乡镇工作成效纳入综治考评范围,今年新收民商事案件下降5.3%;厦门市同安区人民法院积极搭建“4321协同治村平台”,以法治规范村治推动善治;顺昌县人民法院主动延伸司法服务触角,为当事人提供高效便利的诉讼服务。

福建法院还积极完善社会化服务机制,引入专家、律师、心理学家、社会志愿者等,为人民群众提供立案咨询、心理疏导、矛盾化解、代理申诉等多元服务,推动法院纠纷解决方式由单一审判向社会联动转变。全省已有86个法院引入律师2058名,今年以来值班接访14775人次,接访案件达8643件;引入志愿者715名,今年以来开展诉讼服务30566人次。

此外,福建法院深入研究本地区矛盾纠纷类型特点和诉讼态势,注重充分发挥区位优势、政策优势和先行优势。今年初出台“惠台59条举措”,构建涉台案件全面、全程、全员“三全”调解机制,在全国率先聘任一批熟悉两岸政策法律、了解风俗民情的两岸人士担任涉台案件调解员、陪审员。全省共成立64个涉侨维权工作协调指导小组,建立健全涉侨工作联席会议、信息交流、审务协调等工作联系制度。

重诉调衔接 化解效果更好

今年7月,四川籍外来务工人员孙某在雇主黄某处进行龙须菜养殖过程中受伤,双方自行调解却不欢而散。孙某及家属到三都镇政府等部门反映问题,并明确提出问题不解决就一直住在黄某住处。应三都镇司法所邀请,宁德市蕉城区人民法院案件承办人员对双方当事人进行释法说理。经过各方面长达八个小时的努力,双方最终达成调解协议。

福建法院以构建立体化、多元化、精细化诉讼制度改革为契机,进一步健全诉讼与非诉讼衔接机制,实现多元解纷力量全方位互联和全流程互动。

一方面,主动融入党委领导的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格局。今年8月,福建高院印发《关于深入推进诉源治理减量工程的实施方案》,切实发挥人民法院在诉源治理中的参与、推动、规范和保障作用。福建高院已与27个部门和行业联合出台19个多元解纷指导性文件,实现诉讼调解与人民调解、行政调解、律师调解、行业调解衔接全覆盖。

另一方面,完善诉调一体对接机制,全面强化“分调裁审”“诉调仲裁”“立审执破”三个对接。在法院外部,精准对接人民调解、行业调解、专业调解、律师调解以及仲裁机构、行业协会、行政机关等解纷力量;在法院内部,构建科学、精准、高效的案件分流、调裁对接、速裁快审以及程序转化机制,健全完善立案前端源头化解、审执中端协调联动、破产末端有机衔接的工作机制。厦门法院创新打造以网络化信息平台为枢纽,构建诉前对接、诉中辅助、诉后协作的多元化纠纷解决对接平台;莆田法院在劳动争议、道路交通、婚姻家庭等纠纷多发易发领域,在法院诉讼服务中心或相关部门行业内建立335个专业化调解平台;永定区法院建立“2421”诉调衔接工作机制,今年以来民商事案件调解撤诉1249件,调撤率同比上升11.72%。目前,全省法院共设立159个诉调对接中心,聘请特邀调解组织968个、特邀调解员3655名。

同时,福建法院大力探索建立民商事纠纷中立评估、无争议事实记载、无异议调解方案认可等机制。厦门市海沧区人民法院等在离婚纠纷中引入专业心理咨询师出具“婚姻关系评估报告”,厦门市集美区人民法院等制定了诉前无争议事实确认及争点归纳制度等。

此外,福建法院深入推进诉调对接网格行动。福建高院下发《关于深入推进“诉调对接网格行动”的实施方案》,推动多元解纷前端与后端无缝衔接。全省法院共派驻84名干警到党委政法委牵头的综治网格中心或矛盾纠纷调处中心开展对接工作,进一步完善与综治网格中心、相关部门行业的诉调无缝衔接,实现了将“矛盾解决在萌芽,纠纷化解在诉前”的良好效果,有效维护了社会和谐稳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