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境线上的移动法庭——广西法院边境法庭维护边疆和谐稳定发展纪实来源:人民法院报发布时间:2019-01-29
09:01:19字号:小大打印本页
广西壮族自治区拥有1000多公里的中越边境线,在这条边境线上,广西8个边境市、县与越南4个省17个县毗邻,境内103个乡镇240多万群众在边境上生活。如何解决他们在边境贸易纠纷、社会矛盾化解等方面的问题,关系到广西边疆稳定和社会和谐。广西法院发挥13个边境法庭的自身优势,拓展司法服务,通过巡回办案、设立办案点等便民工作站,积极打造“国境线上的移动法庭”,实现了小法庭大服务,取得化解纠纷促和谐的可喜成绩。
创建工作新模式 服务边贸新发展
“非常感谢中越商事纠纷特别巡回法庭的法官们,没有他们,我的钱就要不回来了。”
在东兴市人民法院中越商事纠纷特别巡回法庭,从事边境贸易的越南籍男子黄德胜正在与该庭庭长胡家铭办理相关追款手续。胡家铭告诉记者,2018年6月19日,黄德胜原本通过网银分别转账5万元和30万元给两个中国客户,汇款后才发现因操作不慎,误将两笔款项转给其他中国客户,因此他来到法庭请求法官予以解决。
法庭受理该案后,胡家铭带领审判团队立即到银行查询到对方的账号、联系方式,通过电话联系当事人,释明涉案金额为不当得利,应当返还。其中一名当事人直接返还了5万元,而另一名当事人则表示拒绝。事后,黄德胜提起诉讼,并申请了诉前财产保全。2018年12月27日,该案一审开庭,虽然被告未到庭,但电话告知准备退款。
“服务中越边民经商,解决他们在贸易当中的纠纷,促进两国人民的贸易发展是我们国门法庭的职责。”胡家铭说。
据了解,目前,中越边民之间的矛盾纠纷,法庭基本上都是通过调解的形式来解决。通过调解,双方都节省了很多时间和精力,有利于边民快速解决纠纷。
这些边境上的法庭,通过不断延伸服务功能,开创“2+3”调解新模式,探索“诚信账户”奖惩新机制,利用“双语调解”无阻碍沟通等方式,共同处理纠纷,让涉案金额及时回到当事人手中,为中越边贸发展和边境和谐稳定提供优质便捷的司法服务。
强化服务民生意识 积极化解矛盾纠纷
1958年5月,防城港市防城区人民法院那良人民法庭成立,是广西法院在边境线上最早设立的法庭之一,法庭辖区案件多为婚姻家庭、相邻关系、人身损害赔偿、民间借贷等与民生息息相关的各类纠纷。
“我们依法、稳妥地审理好每一个案件,尽量避免矛盾纠纷的激化,促成边民和解,维护边境稳定。”那良法庭庭长何祥文向记者介绍说。
多年来,“五坚持二打造”工作模式是那良法庭开展工作的宗旨。即“坚持法官下访、坚持巡回审判、坚持四级联调、坚持法治教育、坚持司法建议”以及“精心打造法庭边境调解联络站”“精心打造无讼边境、无讼村屯”。2015年至2018年10月,该庭共受理案件578件,审结560件,结案率达96.88%,有效化解了大量的边民矛盾纠纷。
“法庭的法官很尽职,多次到家中做调解工作,最终使我们达成和解。”防城区那良镇村民李冠明竖起了大拇指。
2017年11月26日,李冠明与妻子阮氏驾驶两轮摩托车与被告张日花无证驾驶的两轮摩托车发生碰撞,造成阮氏、张日花受伤及车辆损坏的交通事故。经交警现场勘验处理,张日花负主要责任。事后,李冠明向张日花提出赔偿医药费等2.8万余元未果,遂诉至法院。经过法官多次到双方当事人家中进行调解并达成赔偿协议,由被告张日花一次性赔偿医药费等各项损失1.6万元,案件得以顺利解决。
由于工作成效显著,2018年1月,那良法庭被最高人民法院评为全国法院先进集体,是广西法院唯一一个获此殊荣的基层法庭。
据了解,边境法庭通过积极开展诉前调解,创立“诉前保全促调解、立案审查促调解、庭前受邀促调解、因案制宜促调解”工作机制,使诉前调解成为快速解决纷争的绿色通道,呈现出案件进入诉讼程序下降、信访案件数量减少、诉讼成本节约、矛盾纠纷化解迅速的特点。
法治宣传进村屯 促进边民大和谐
2018年11月27日,在宁明县爱店镇堪爱村,村民们正在举行打糍粑活动。打糍粑、绣字幅、唱山歌等是边民传统的群众性民俗活动,法官们利用这些活动向村民宣传法律知识。
“爱店法庭在处理边民纠纷时,主要采取法院、政府、司法、村委联合调解的方式,如果都是判决,会影响边民之间的关系,也不利于案后的执行工作。”宁明县人民法院爱店人民法庭负责人杨海蒂表示,通过送法进村屯,可以提高广大群众的法律意识,有利于将矛盾化解在村屯一线。
为了实现普法进企业,凭祥市人民法院通过在非公经济联系点或者到企业开展“服务非公经济站”“法律服务直通车”“选取有代表性的案件开庭”,开展“一站一车一庭审”活动,借力“庭审+普法”打造新的普法阵地,结合案例宣讲公司法、破产法、劳动法等相关法律,帮助企业提高维权意识和防范化解法律风险的能力。
“哪里有纠纷,巡回法庭就开到哪里,普法工作就做到哪里,普法已经成为我们的常规工作。”凭祥法院浦寨边境贸易巡回法庭庭长冷应供介绍说。
2018年1月至12月,浦寨边贸巡回法庭共受理案件169件,结案161件,结案率达95.3%,接受法律咨询386人次,为凭祥边民客商挽回经济损失6500万余元。通过积极引导广大中越边民和外来客商通过法律途径解决纠纷,逐渐减少了边贸纠纷的发生,展现了小法庭大服务新格局,促进了边境贸易的繁荣和发展。
“广西边境法院积极探索,不断拓宽司法服务平台,延伸司法便民措施,服务中越双边和谐稳定,进一步促进了中越和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发展。”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民一庭庭长唐海波表示。
据统计,近三年来,边境13个人民法庭共收案4000余件,结案3000余件。正是这些小法庭的大服务,为广西边境的稳定发展提供了良好的司法保障,为促进中国与东盟自由贸易和服务“一带一路”建设发挥着积极作用。

澳门新葡萄京官网注册,广西壮族自治区拥有1000多公里的中越边境线,在这条边境线上,广西8个边境市、县与越南4个省17个县毗邻,境内103个乡镇240多万群众在边境上生活。如何解决他们在边境贸易纠纷、社会矛盾化解等方面的问题,关系到广西边疆稳定和社会和谐。广西法院发挥13个边境法庭的自身优势,拓展司法服务,通过巡回办案、设立办案点等便民工作站,积极打造“国境线上的移动法庭”,实现了小法庭大服务,取得化解纠纷促和谐的可喜成绩。
创建工作新模式服务边贸新发展
“非常感谢中越商事纠纷特别巡回法庭的法官们,没有他们,我的钱就要不回来了。”
在东兴市人民法院中越商事纠纷特别巡回法庭,从事边境贸易的越南籍男子黄德胜正在与该庭庭长胡家铭办理相关追款手续。胡家铭告诉记者,2018年6月19日,黄德胜原本通过网银分别转账5万元和30万元给两个中国客户,汇款后才发现因操作不慎,误将两笔款项转给其他中国客户,因此他来到法庭请求法官予以解决。
法庭受理该案后,胡家铭带领审判团队立即到银行查询到对方的账号、联系方式,通过电话联系当事人,释明涉案金额为不当得利,应当返还。其中一名当事人直接返还了5万元,而另一名当事人则表示拒绝。事后,黄德胜提起诉讼,并申请了诉前财产保全。2018年12月27日,该案一审开庭,虽然被告未到庭,但电话告知准备退款。
“服务中越边民经商,解决他们在贸易当中的纠纷,促进两国人民的贸易发展是我们国门法庭的职责。”胡家铭说。
据了解,目前,中越边民之间的矛盾纠纷,法庭基本上都是通过调解的形式来解决。通过调解,双方都节省了很多时间和精力,有利于边民快速解决纠纷。
这些边境上的法庭,通过不断延伸服务功能,开创“2+3”调解新模式,探索“诚信账户”奖惩新机制,利用“双语调解”无阻碍沟通等方式,共同处理纠纷,让涉案金额及时回到当事人手中,为中越边贸发展和边境和谐稳定提供优质便捷的司法服务。
强化服务民生意识积极化解矛盾纠纷
1958年5月,防城港市防城区人民法院那良人民法庭成立,是广西法院在边境线上最早设立的法庭之一,法庭辖区案件多为婚姻家庭、相邻关系、人身损害赔偿、民间借贷等与民生息息相关的各类纠纷。
“我们依法、稳妥地审理好每一个案件,尽量避免矛盾纠纷的激化,促成边民和解,维护边境稳定。”那良法庭庭长何祥文向记者介绍说。
多年来,“五坚持二打造”工作模式是那良法庭开展工作的宗旨。即“坚持法官下访、坚持巡回审判、坚持四级联调、坚持法治教育、坚持司法建议”以及“精心打造法庭边境调解联络站”“精心打造无讼边境、无讼村屯”。
⇨下转第二版
⇨上接第一版2015年至2018年10月,该庭共受理案件578件,审结560件,结案率达96.88%,有效化解了大量的边民矛盾纠纷。
“法庭的法官很尽职,多次到家中做调解工作,最终使我们达成和解。”防城区那良镇村民李冠明竖起了大拇指。
2017年11月26日,李冠明与妻子阮氏驾驶两轮摩托车与被告张日花无证驾驶的两轮摩托车发生碰撞,造成阮氏、张日花受伤及车辆损坏的交通事故。经交警现场勘验处理,张日花负主要责任。事后,李冠明向张日花提出赔偿医药费等2.8万余元未果,遂诉至法院。经过法官多次到双方当事人家中进行调解并达成赔偿协议,由被告张日花一次性赔偿医药费等各项损失1.6万元,案件得以顺利解决。
由于工作成效显著,2018年1月,那良法庭被最高人民法院评为全国法院先进集体,是广西法院唯一一个获此殊荣的基层法庭。
据了解,边境法庭通过积极开展诉前调解,创立“诉前保全促调解、立案审查促调解、庭前受邀促调解、因案制宜促调解”工作机制,使诉前调解成为快速解决纷争的绿色通道,呈现出案件进入诉讼程序下降、信访案件数量减少、诉讼成本节约、矛盾纠纷化解迅速的特点。
法治宣传进村屯促进边民大和谐
2018年11月27日,在宁明县爱店镇堪爱村,村民们正在举行打糍粑活动。打糍粑、绣字幅、唱山歌等是边民传统的群众性民俗活动,法官们利用这些活动向村民宣传法律知识。
“爱店法庭在处理边民纠纷时,主要采取法院、政府、司法、村委联合调解的方式,如果都是判决,会影响边民之间的关系,也不利于案后的执行工作。”宁明县人民法院爱店人民法庭负责人杨海蒂表示,通过送法进村屯,可以提高广大群众的法律意识,有利于将矛盾化解在村屯一线。
为了实现普法进企业,凭祥市人民法院通过在非公经济联系点或者到企业开展“服务非公经济站”“法律服务直通车”“选取有代表性的案件开庭”,开展“一站一车一庭审”活动,借力“庭审+普法”打造新的普法阵地,结合案例宣讲公司法、破产法、劳动法等相关法律,帮助企业提高维权意识和防范化解法律风险的能力。
“哪里有纠纷,巡回法庭就开到哪里,普法工作就做到哪里,普法已经成为我们的常规工作。”凭祥法院浦寨边境贸易巡回法庭庭长冷应供介绍说。
2018年1月至12月,浦寨边贸巡回法庭共受理案件169件,结案161件,结案率达95.3%,接受法律咨询386人次,为凭祥边民客商挽回经济损失6500万余元。通过积极引导广大中越边民和外来客商通过法律途径解决纠纷,逐渐减少了边贸纠纷的发生,展现了小法庭大服务新格局,促进了边境贸易的繁荣和发展。
“广西边境法院积极探索,不断拓宽司法服务平台,延伸司法便民措施,服务中越双边和谐稳定,进一步促进了中越和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发展。”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民一庭庭长唐海波表示。
据统计,近三年来,边境13个人民法庭共收案4000余件,结案3000余件。正是这些小法庭的大服务,为广西边境的稳定发展提供了良好的司法保障,为促进中国与东盟自由贸易和服务“一带一路”建设发挥着积极作用。

澳门新葡萄京官网注册 1

图为法官到中国边民家中了解案情 林浩 摄

中新网南宁1月3日电 题:化解纠纷保和谐稳定 中越边境“小”法庭有大作为

中新网记者 林浩

“遇到纠纷我总在第一时间想到中国法官,他们的耐心调解和帮助,帮我解决了很多问题,我在中国创业更加安心。”越南商人杜廷翻对记者说。

15年前,看好中国红木市场发展前景,出生于越南高平省木工世家的杜廷翻到中国边境城市广西靖西创办红木家具厂。在日益频繁的生意往来中,由于语言不通,缺乏经验,被拖欠货款、转错收款账户等问题一度让他“很烦心”。后来,杜廷翻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向当地地州法庭的法官倾诉了自己的遭遇。

澳门新葡萄京官网注册 2图为法官到越南商人杜廷翻红木工厂回访
林浩 摄

中国法官王木高了解案情后,立即联系中方当事人,并与中国司法、公安、国土、工商等部门联动,对案件进行调解。经多方努力,杜廷翻与涉案当事人签定了协议,已拿到近18万元人民币的货款。

“越南边民在异国他乡打拼闯荡不易,接到他们起诉的案件,我们和对待中国当事人一样,一视同仁,尽可能保障他们的合法权益。”王木高说。

王木高所在的靖西市地州边境巡回法庭很小,只有2名法官。然而,地州法庭又很“大”,承担着六个边境乡镇、近60公里边境线上各类案件办理、矛盾化解等任务。2016年以来,法庭结案336件、调撤案件191件。

澳门新葡萄京官网注册 3图为东兴中越商事纠纷巡回法庭
林浩 摄

中新网记者走进中越边境法庭,感受到类似地州的“小”法庭的一番大作为。

在东兴边民互市贸易区,中越商事纠纷巡回法庭已成为越南商人和务工者心中的“守护者”,法庭内的两名中国京族法官精通中越双语,可以直接用越南语与越籍当事人交流。

从事海鲜贸易的越南商人黄德胜切身感受到法庭带来的温暖。2018年6月,他用网银分别转账5万元和30万元给两个中国客户,但对方却没有收到钱。原来,因操作不慎,他误将款项转入他人账户。在多方求助无果的情况下,黄德胜向中越巡回法庭求助。

特别巡回法庭受理该案后,立即通过银行查询找到位于深圳的收款人的联系方式,法庭庭长胡家铭多次联系当事人,阐明法理和情理,经努力,其中一人将5万元返还。针对另一拒绝返还的当事人,法庭接收黄德胜的诉讼请求,采取财产保全措施,并对案件加快审理。

“我们将法庭设在商贸前沿阵地,可以就近提供司法服务。”胡家铭告诉记者,特别巡回法庭自2014年成立以来,对符合受理条件的边贸纠纷案件开辟“速立、速调、速判”绿色通道,探索建立“诚信账户”奖惩新机制,已处理纠纷212件,涉案标的金额658万元。

处理纠纷的同时,边境法庭还承担边境普法任务,法官们不断延伸法律服务触角,提升边民和外来客商守法意识,将矛盾化解在事前。在边贸活跃的中国国家一类口岸——宁明爱店镇,到边民互市点、工业园区、进出口贸易公司、军营、瑶寨、商会等地开展特色司法服务,成为爱店法庭法官农伟东的工作常态,在中越边民共庆的民俗节日,他还把宣讲台搬到集市,引导他们通过法律途径解决纠纷。

广西高院民一庭庭长唐海波介绍,广西边境8县市与越南接壤,在1000多公里漫长的边境线上,13个边境法庭坚守服务,近三年来,共收案件4000余件,结案3000余件,为边贸规范化和边境和谐稳定发挥了重要作用。

与此同时,广西法院以边境法庭、法院为依托,加强与越南的司法交流。2008年以来,广西高级人民法院先后主办、承办广西与越南部分地方法院法官研讨会、中国—东盟大法官论坛等5次国际司法交流活动,越南最高人民法院多次派出高规格代表团到广西参访。落户于南宁的中国-东盟国家法官交流培训基地亦成为中越法官交流合作的重要基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