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体化发力
全方位解纷——内蒙古兴安盟中院设立天平调解协会推动解纷机制创新纪实来源:人民法院报发布时间:2019-07-13
15:49:30字号:小大打印本页
肯取势者可为人先,能谋势者必有所成。记者采访了内蒙古自治区兴安盟两级法院,深以为然。
面对人民群众关注的“焦点”,快速化解矛盾纠纷的“难点”,兴安盟中级人民法院认真贯彻落实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多元解纷的工作部署,以“一条心”合众力,“一张网”解纠纷,创设兴安盟天平调解协会,在机制创新和纠纷化解的答卷上,交上了一份提气的成绩单。
现场直击 6月26日,炎热的天气夹带着些许清凉。
上午9时34分,兴安盟天平调解协会的接线员邱越接到诉讼服务中心导诉台的来电,说是纠纷当事人已到法院,让她通知法官助理德生安排调解。调解被安排在家事调解室。
今年41岁的德生是个典型的蒙古族汉子,他告诉记者,待会调解的是一宗抚养费纠纷,“小毛去年跟前夫离婚就说好,幼女归前夫,她每月给800元抚养费,但这笔钱小毛一直没给过”。前夫以女儿的名义起诉,要小毛履行义务并补回过去一年所欠抚养费。
一审判下来,败诉的小毛委托律师提起上诉。小毛的律师在兴安盟中院诉讼服务中心提交材料时,看到天平调解协会简介,想着如能调解,效果更佳。在征得小毛同意,律师经过慎重比较后,向协会申请了德生做诉前调解。
一张圆桌,两边坐满了双方家属。之前所欠的抚养费双方没有争议,焦点在于往后每月的抚养费数额。
“家有千百事,哪怕再苦再难,少吃一顿肉,少买一件衣服,也要把孩子抚养费解决了。”在抚养费数额上,德生问过小毛和她现任丈夫几次,两人只是沉默不表态,接话的都是小毛父母。
“我闺女现在肚子还有个小的,家里是真难。每月800元,太高了。”
“我家条件难道就好?我妈还‘三高’呢,干啥活都得带着孩子。”“孩子她爸没能力,我这姑姑一年贴了多少钱。”小毛母亲刚说完,孩子的几个姑姑一下就激动了。
“我给一个数额,小毛一个月给500元应当合适。”眼看场面失控,德生给双方提出建议。
德生进一步解释说,他是专门处理家庭纠纷的,500元这个数是经过了解女方经济情况和兴安盟地区人均收入作出的专业判断。
对于德生的建议,男方这边几番考虑后倒没意见,但小毛父母说小毛左腿要做手术,又怀了孩子,要求前两年先每月给400元。一听这话,男方这边顿时炸开了锅,直言就按一审判的,每月800元一分不能少。
七嘴八舌,场面一时变得混乱。德生依据以往经验决定将双方分开,背对背调解。
“这笔抚养费你是一定要给的。不然二审判下来,你不履行被列入黑名单,对孩子对你都不是好结果。”调解室内,德生当着小毛和她丈夫、父母的面,直述利害关系。
“我就是受不了这口气。孩子她爸说了,以后不让我们看孩子。”小毛父亲的一番话,说出了矛盾的根源,双方都在赌气。
“孩子必须得看,这是法律规定的权利,不是孩子他爸说了算。”僵持的局面撕开了道口子,德生赶紧趁热打铁,一边让小毛这边再商量下,一边走向屋外跟另一方沟通。
“孩子她妈也实在困难,咱们将心比心,不能逼得太紧。”屋里屋外跑了好几趟,道理情理德生讲了一大堆。
从互不让步到各退一步,德生的“唠嗑”起了大作用。男方这边同意小毛第一年先每月给400元,往后才每月给500元,小毛和她丈夫表示接受。
调解协议签订后,双方一个劲儿地请德生上家里吃顿饺子以表感谢。“行啊,下次我买好饺子上你们家吃去。”德生的一番打趣,屋里笑声一片。
机制创新
从乌兰浩特市沿着302国道向北行驶,穿过巴勒根达板隧道,途经乌兰毛都草原,位于中蒙边境的阿尔山市便跃入视野。
莽莽苍苍的草原如万顷碧波,起伏的山峦涌翠竞秀。在阿尔山旅游景区入口处有张“TODR-旅游在线解纷平台”的宣传牌,上面写着兴安盟天平调解协会阿尔山分会,底下附有简介、二维码和联系电话。
为了将旅游纠纷化解在纠纷地,兴安盟中院自行研发“TODR-旅游在线解纷平台”,在各景区人流密集区域设置宣传牌,扫码便可由天平调解协会会员进行快速调解。
王广宇是阿尔山分会会长,也是阿尔山市人民法院设立在景区的旅游法庭庭长。“像在阿尔山发生的纠纷,天平调解协会接到投诉后第一时间通知分会就近调解,省得游客来回奔波。许多旅游纠纷,双方吵了半天没结果,我们协会介入,可能半小时就解决了。”
像王广宇这样的阿尔山分会调解员,仅旅游法庭就有7位。
兴安盟地处科尔沁草原腹地,地方经济主要以农牧业为主,诉讼多由民间纠纷引发,到了法院的案件大部分具有调解可能性。为了更好地发挥调解作用,2016年6月,兴安盟中院依托两级法院诉调对接平台,经兴安盟民政局批准登记,率先成立了以法院为业务主管部门的社会团体法人——兴安盟天平调解协会,专门从事公益性质的纠纷调解。
目前,天平调解协会有143位会员,在基层法院设有分会,除了兴安盟两级法院精通审判业务的调解能手外,还有来自律师界、保险、医疗和心理咨询行业的专家。
天平调解协会会长、兴安盟中院民一庭副庭长云峰介绍说:“与以前分散的调解力量相比,天平调解协会把所有法院调解力量和社会调解力量都整合到一起。”无论是庭长或法官助理,大家身份都是协会会员,地位平等。
“只要是需要开展诉前调解、当事人主动申请或诉讼中可调解的案件,协会便有调解员跟进。”天平调解协会运行成效如何,云峰给出一组数据:自成立以来,天平调解协会受理2000余件纠纷,成功调撤的就有1500余件。
在兴安盟中院的诉讼服务中心里有块20多寸的电子屏,上面详细介绍了天平调解协会的职能、每位会员的个人情况及调解过的典型纠纷。专业化的调解队伍给了当事人更多选择。对于可调解案件,有意调解的当事人充分查询了解在册会员的专业特长后,现场便可“按需就诊”,选定调解员进行调解。当事人选择自己信任的调解员,这也为调解成功打下了良好基础。
天平调解协会副会长、兴安盟中院民四庭副庭长崔玲玲告诉记者:“协会会员大部分具有调解员和法官的双重身份,有的是各领域的专家,他们提出的调解建议,当事人比较容易信服。”
从便民利民角度出发,天平调解协会所实行的“跨地域、跨层级”调解模式是一大亮点。当事人在兴安盟任意一个法院或派出法庭,都可申请天平调解协会就近调解,无论案件归哪个法院管辖。
“比如案件是兴安盟中院受理的,当事人可以到阿尔山法院申请调解。同样,基层法院受理的纠纷,当事人认为疑难复杂的,可以通过协会申请中院法官或专家来调解。”崔玲玲说。
天平调解协会跨地域、跨层级统一调配调解力量,这一举措强化了地域和层级之间的调解合作,对司法程序化解纠纷手段进行了丰富和补充。此外,调解协会按规章制度对会员进行履职监督、工作考评,对调解工作业绩突出的会员予以表彰奖励,并不定期组织业务培训,开展对外交流。
云峰表示:“天平调解协会作为独立的社会团体,优势在于对外广泛吸纳社会调解力量,对内做到任务统一部署、力量统筹调配、工作一体推进,形成了覆盖面广、相互联动的大调解格局。”
淘沙见金,改革不惑。在多元解纷的聚光灯下,兴安盟天平调解协会这一“新生儿”颜值高、活力足,释放着满满正能量,不断惠及更多人民群众。

肯取势者可为人先,能谋势者必有所成。记者采访了内蒙古自治区兴安盟两级法院,深以为然。

面对人民群众关注的“焦点”,快速化解矛盾纠纷的“难点”,兴安盟中级人民法院认真贯彻落实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多元解纷的工作部署,以“一条心”合众力,“一张网”解纠纷,创设兴安盟天平调解协会,在机制创新和纠纷化解的答卷上,交上了一份提气的成绩单。

现 场 直 击

6月26日,炎热的天气夹带着些许清凉。

上午9时34分,兴安盟天平调解协会的接线员邱越接到诉讼服务中心导诉台的来电,说是纠纷当事人已到法院,让她通知法官助理德生安排调解。调解被安排在家事调解室。

今年41岁的德生是个典型的蒙古族汉子,他告诉记者,待会调解的是一宗抚养费纠纷,“小毛去年跟前夫离婚就说好,幼女归前夫,她每月给800元抚养费,但这笔钱小毛一直没给过”。前夫以女儿的名义起诉,要小毛履行义务并补回过去一年所欠抚养费。

一审判下来,败诉的小毛委托律师提起上诉。小毛的律师在兴安盟中院诉讼服务中心提交材料时,看到天平调解协会简介,想着如能调解,效果更佳。在征得小毛同意,律师经过慎重比较后,向协会申请了德生做诉前调解。

澳门新葡萄京官网首页 1

6月26日,兴安盟天平调解协会调解员德生正在调解一宗抚养费纠纷。黄海磊 摄

一张圆桌,两边坐满了双方家属。之前所欠的抚养费双方没有争议,焦点在于往后每月的抚养费数额。

“家有千百事,哪怕再苦再难,少吃一顿肉,少买一件衣服,也要把孩子抚养费解决了。”在抚养费数额上,德生问过小毛和她现任丈夫几次,两人只是沉默不表态,接话的都是小毛父母。

“我闺女现在肚子还有个小的,家里是真难。每月800元,太高了。”

“我家条件难道就好?我妈还‘三高’呢,干啥活都得带着孩子。”“孩子她爸没能力,我这姑姑一年贴了多少钱。”小毛母亲刚说完,孩子的几个姑姑一下就激动了。

“我给一个数额,小毛一个月给500元应当合适。”眼看场面失控,德生给双方提出建议。

德生进一步解释说,他是专门处理家庭纠纷的,500元这个数是经过了解女方经济情况和兴安盟地区人均收入作出的专业判断。

对于德生的建议,男方这边几番考虑后倒没意见,但小毛父母说小毛左腿要做手术,又怀了孩子,要求前两年先每月给400元。一听这话,男方这边顿时炸开了锅,直言就按一审判的,每月800元一分不能少。

七嘴八舌,场面一时变得混乱。德生依据以往经验决定将双方分开,背对背调解。

“这笔抚养费你是一定要给的。不然二审判下来,你不履行被列入黑名单,对孩子对你都不是好结果。”调解室内,德生当着小毛和她丈夫、父母的面,直述利害关系。

“我就是受不了这口气。孩子她爸说了,以后不让我们看孩子。”小毛父亲的一番话,说出了矛盾的根源,双方都在赌气。

“孩子必须得看,这是法律规定的权利,不是孩子他爸说了算。”僵持的局面撕开了道口子,德生赶紧趁热打铁,一边让小毛这边再商量下,一边走向屋外跟另一方沟通。

“孩子她妈也实在困难,咱们将心比心,不能逼得太紧。”屋里屋外跑了好几趟,道理情理德生讲了一大堆。

从互不让步到各退一步,德生的“唠嗑”起了大作用。男方这边同意小毛第一年先每月给400元,往后才每月给500元,小毛和她丈夫表示接受。

调解协议签订后,双方一个劲儿地请德生上家里吃顿饺子以表感谢。“行啊,下次我买好饺子上你们家吃去。”德生的一番打趣,屋里笑声一片。

机 制 创 新

从乌兰浩特市沿着302国道向北行驶,穿过巴勒根达板隧道,途经乌兰毛都草原,位于中蒙边境的阿尔山市便跃入视野。

莽莽苍苍的草原如万顷碧波,起伏的山峦涌翠竞秀。在阿尔山旅游景区入口处有张“TODR-旅游在线解纷平台”的宣传牌,上面写着兴安盟天平调解协会阿尔山分会,底下附有简介、二维码和联系电话。

为了将旅游纠纷化解在纠纷地,兴安盟中院自行研发“TODR-旅游在线解纷平台”,在各景区人流密集区域设置宣传牌,扫码便可由天平调解协会会员进行快速调解。

澳门新葡萄京官网首页 2

兴安盟天平调解协会在线平台

王广宇是阿尔山分会会长,也是阿尔山市人民法院设立在景区的旅游法庭庭长。“像在阿尔山发生的纠纷,天平调解协会接到投诉后第一时间通知分会就近调解,省得游客来回奔波。许多旅游纠纷,双方吵了半天没结果,我们协会介入,可能半小时就解决了。”

像王广宇这样的阿尔山分会调解员,仅旅游法庭就有7位。

兴安盟地处科尔沁草原腹地,地方经济主要以农牧业为主,诉讼多由民间纠纷引发,到了法院的案件大部分具有调解可能性。为了更好地发挥调解作用,2016年6月,兴安盟中院依托两级法院诉调对接平台,经兴安盟民政局批准登记,率先成立了以法院为业务主管部门的社会团体法人——兴安盟天平调解协会,专门从事公益性质的纠纷调解。

目前,天平调解协会有143位会员,在基层法院设有分会,除了兴安盟两级法院精通审判业务的调解能手外,还有来自律师界、保险、医疗和心理咨询行业的专家。

天平调解协会会长、兴安盟中院民一庭副庭长云峰介绍说:“与以前分散的调解力量相比,天平调解协会把所有法院调解力量和社会调解力量都整合到一起。”无论是庭长或法官助理,大家身份都是协会会员,地位平等。

“只要是需要开展诉前调解、当事人主动申请或诉讼中可调解的案件,协会便有调解员跟进。”天平调解协会运行成效如何,云峰给出一组数据:自成立以来,天平调解协会受理2000余件纠纷,成功调撤的就有1500余件。

在兴安盟中院的诉讼服务中心里有块20多寸的电子屏,上面详细介绍了天平调解协会的职能、每位会员的个人情况及调解过的典型纠纷。专业化的调解队伍给了当事人更多选择。对于可调解案件,有意调解的当事人充分查询了解在册会员的专业特长后,现场便可“按需就诊”,选定调解员进行调解。当事人选择自己信任的调解员,这也为调解成功打下了良好基础。

天平调解协会副会长、兴安盟中院民四庭副庭长崔玲玲告诉记者:“协会会员大部分具有调解员和法官的双重身份,有的是各领域的专家,他们提出的调解建议,当事人比较容易信服。”

从便民利民角度出发,天平调解协会所实行的“跨地域、跨层级”调解模式是一大亮点。当事人在兴安盟任意一个法院或派出法庭,都可申请天平调解协会就近调解,无论案件归哪个法院管辖。

“比如案件是兴安盟中院受理的,当事人可以到阿尔山法院申请调解。同样,基层法院受理的纠纷,当事人认为疑难复杂的,可以通过协会申请中院法官或专家来调解。”崔玲玲说。

天平调解协会跨地域、跨层级统一调配调解力量,这一举措强化了地域和层级之间的调解合作,对司法程序化解纠纷手段进行了丰富和补充。此外,调解协会按规章制度对会员进行履职监督、工作考评,对调解工作业绩突出的会员予以表彰奖励,并不定期组织业务培训,开展对外交流。

云峰表示:“天平调解协会作为独立的社会团体,优势在于对外广泛吸纳社会调解力量,对内做到任务统一部署、力量统筹调配、工作一体推进,形成了覆盖面广、相互联动的大调解格局。”

淘沙见金,改革不惑。在多元解纷的聚光灯下,兴安盟天平调解协会这一“新生儿”颜值高、活力足,释放着满满正能量,不断惠及更多人民群众。

来源:人民法院报

原标题:一体化发力 全方位解纷

——内蒙古兴安盟中院设立天平调解协会推动解纷机制创新纪实

记者:张伟刚 见习记者:黄海磊 通讯员:吴琼 | 编辑:冼小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