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近日,内蒙古自治区兴安盟中级人民法院靖荣调解室内,一场由交通事故引发的案件经过法官朱靖荣的耐心调解,双方代理人终于在调解协议上签字,握手言和。
靖荣调解室自2016年4月成立以来,已处理案件79件,调撤67件,调撤率达到82.6%。这背后,是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在全区法院的深入推行,实践中,群众解决纠纷有了更加多元的选择,变得越来越顺心与安心。
主体多元化 合力同心化解纠纷
处于转型期的中国,社会矛盾、利益冲突明显增多。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改革也成为十八大后中国新一轮司法改革重点。2015年10月,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十七次会议审议通过《关于完善矛盾纠纷多元化解机制的意见》;2016年6月,最高人民法院发布《关于人民法院进一步深化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改革的意见》和《关于人民法院特邀调解的规定》;2017年2月,全国法院深入推进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改革暨示范法院经验交流会召开,推动多元解纷提档升级。
与之相呼应,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改革也在内蒙古大地春潮涌动。
来自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的信息显示,实施立案登记制改革以来,全区法院受理案件明显上升。2016年该区法院共受理各类案件688308件,其中新收案件576806件,创历史新高。
单一的纠纷解决途径和有限的司法资源难以应对日益增多的社会纠纷。
出台完善矛盾纠纷多元化解机制工作意见,推动形成多元化解工作大格局;全区法院建立诉调对接平台建设,与工商、妇联、消协等单位联合出台诉调对接意见,设立专业性、类型化调解窗口,汇集社会资源合力解纷;出台在线调解工作规则,推进线上化解纠纷;畅通案件分流机制,严格落实司法确认制度……
一项项具有特色的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在全区落地生根,法院解纷“独舞”逐渐变成广泛参与、良性互动的“集体舞”。
路径多元化 畅通各种“非诉”渠道
人民群众的司法需求到哪里,人民法院的司法服务和保障就跟进到哪里。
在推进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建设的进程中,全区各级法院的一系列创新举措给整个机制不断“造血”,带来了生命力。
通辽市奈曼旗人民法院探索建立“评、调、裁、审”四步工作法,全旗90%的劳动争议、84%的交通事故、62%的医患纠纷均在诉前得到解决。
巴彦淖尔市乌拉特前旗人民法院成立由57家综治单位参加的多元化矛盾纠纷调处中心。同时,利用“互联网+”模式,与新浪网合作搭建e调解平台,矛盾争议当事人可以在网络上与全国各地知名专家进行在线交流,也可以申请e调解平台上的专家为自己的案件进行调解。
兴安盟中级人民法院成立全国首家以法院为主导的“天平调解协会”,推进法官品牌工作室、律师工作室、特约调解室、行业调解室、行业法庭“四室一庭”建设,参与调处案件643件,调撤524件,调撤率达到81.49%。
阿拉善盟额济纳旗人民法院成立了铁路、高速公路交通纠纷合议庭,主动走进铁路、高速公路施工现场解决纠纷,每年有10%以上的案件化解在诉前。
……
“多元解纷”打造民生服务“金招牌”。目前,我区已确定元宝山区等13家法院为全区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示范法院,截至2017年年初,全区法院共化解纠纷13814件。
效果多元化 实现各方共赢
去年10月,乌兰察布市集宁区居民张某因朋友欠其5万元贷款拒不偿还,来到集宁区人民法院诉讼服务中心立案。集宁区人民法院专职调解员王瑞宁法官在了解案情后,认为案情事实清楚,借贷双方又是朋友关系,适合采取庭外调解的方式解决。经过调解,不到半天时间,张某就与朋友达成了和解协议。
张某深有感触地说:“中国人都讲究‘和为贵’,打官司耗费人力、物力和时间,能调解解决对双方当事人都有好处。”
如今,在内蒙古,有了纠纷先通过调解、和解等方式来化解,已经成为一种常态。
目前全区120家法院已经基本建成集诉讼服务、立案登记、诉调对接等多项功能于一体的综合服务平台。
“用‘门诊’和‘住院’来形容诉调对接再形象不过了,如果能通过‘门诊’化解纠纷,就不一定非要‘住院’了。”锡林浩特市人民法院院长孟海这样评价诉调对接平台的作用。诉调对接平台可以将诉至法院的纠纷分流、过滤,对有可能调解解决的纠纷,在立案登记前引导当事人选择诉外调解,或者由法院委派特邀调解组织进行调解。
乌兰察布市集宁区人民法院院长武大喜介绍说:“在对案件实行繁简分流后,2016年集宁区人民法院速裁庭共收案230多件,其中,调解80多件,撤诉50多件,缓解了我们的办案压力。”
惟其磨砺,始得玉成。随着内蒙古自治区全方位对外开放新格局的形成和“一带一路”发展战略的加速推进,矛盾纠纷多元化解机制改革将进入到一个新的历史时期,在内蒙古大地结出更加丰硕的成果!

近年来,江苏省连云港市连云区人民法院牢固树立诉源治理理念,积极打造“三张网覆盖、两中心分流、两平台解纷、三机制保障”的多元解纷“3223”模式,实现辖区案件受理数连续两年下降。2018年,该院一审民商事收案数同比下降13.5%。今年1至10月,新收一审民商事案件数保持持续下降趋势。

奔着问题去 迎着困难上

“三张网”完善多元解纷最密网络

——河北固安法院多元解纷工作纪实

“没想着一天不到,纠纷就解决了,连云区法院设立的‘审务工作站’真是咱老百姓家门口的法院。”家住连云港市连云区墟沟街道的张某激动地说。

来源:人民法院报发布时间:2019-08-21 08:45:25字号:小大打印本页

原来,张某的父亲今年7月经刘某介绍,帮周某家修整墓地,结果意外晕厥倒地,后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张某认为刘某、周某和工头王某都对父亲的死有过错,因此要求三人承担赔偿责任。在连云区法院墟沟街道的审务工作站内,经过全国人民调解工作先进个人周秀丽数小时的调解,最终各方达成了调解协议,7万元赔偿金也当场履行完毕。

8月13日,固安法院工业园区法庭庭长于洋等正在调解一起房屋租赁合同纠纷。记者
丁力辛 摄

据介绍,连云区法院积极推进将矛盾纠纷多元化解工作纳入辖区基层网格化社会治理体系,织密法官工作室进网格、审务工作站进街道、法律服务点进园区进企业“三张网”,将全院37名员额法官与辖区48个村挂钩对接联络,构筑覆盖全辖区182个网格的调解网络,实现了矛盾纠纷的就地化解。

为了将多元解纷机制用活用深,将矛盾纠纷化解在源头,河北省固安县人民法院把握时代脉搏,奔着问题去、迎着困难上,以清晰明确的“施工图”,引领非诉纠纷化解工作稳步推进,收到了可喜效果,全县出现152个“无诉村”。
现场直击
8月13日,得知固安法院工业园区人民法庭庭长于洋要外出调解几起纠纷,记者随同前往。
“今天,我们要去县妇联婚姻家庭纠纷调解室调解一起非诉婚姻纠纷。”于洋介绍说,“申某经常对妻子丁某家暴,丁某要离婚,申某也同意了,但两人都不想抚养两个有智障的孩子,法院和妇联调解多次,现在双方基本同意每人抚养一个孩子。”
10时20分,男女双方来到设在工业园区北关村村委会院内的县妇联婚姻家庭纠纷调解室。法官和妇联工作人员前期的工作为当天的调解打下良好基础,双方在现场很快达成离婚协议:女儿由申某抚养,儿子由丁某抚养。因丁某没有经济来源,儿子抚养费由申某每月负担200元,至儿子满18周岁止。
调解协议签下后,县妇联婚姻家庭调解室主任王泽侠有感而发:“以后你们还可能组建新家庭,再处理夫妻关系时,多一些包容,多一些理解,相互尊重,婚姻才能长久。”
一旁的于洋接过话茬:“孩子要抚养好,各方有时间多看看孩子,生活有困难,法庭和妇联都会帮着解决。”
听了于洋和王泽侠的肺腑之言,丁某和申某心感温暖,连连点头。
跟丁某、申某的纠纷不同,另一起纠纷的当事人贾某与李某是因为退还租房款而产生矛盾。
来自河南的贾某租用新兴产业示范区西杨村村民李某的房屋从事产品加工,并交付一年房屋租金7万元。但仅仅2个月,贾某的产品加工项目就被有关部门叫停。搬出后租房款退多少,双方达不成一致意见。
下午2时20分,于洋来到李某家对双方进行调解。
“全年的租金我都交了,但实际只租了2个月。”说起租金这事,贾某愤愤不平。
“我的意见是,房子该修你给修了,你提前搬走我会退租金。”李某说道。
“你最多能给我退多少?” “我退你2万块钱,你看行不行?”
“我给个数,你得退我3.8万元。” “那不行。”
眼看双方谈不拢,于洋根据经验决定对双方进行“背靠背”调解。
经过近1个小时的调解,双方达成协议:李某退给贾某租金3.5万元。李某当场就承诺,第二天就把钱打给贾某。
在返回的路上,于洋感慨地对记者说:“我们庭辖区纠纷多,干警们大部分时间都奔波在乡村办案。去年,全县出现了152个‘无诉村’,其中我们法庭辖区就有50个。看到这些‘回报’,再辛苦我们也觉得值。”
机制创新
2018年4月28日,固安县委、县政府召开全县干部大会,强力推进创建“无诉乡村”活动,以党委领导、政府支持、法院主办、社会联动的创建“无诉乡村”工作迅速在固安县全面开展。此项活动的开展,为全县构建起多元解纷大格局创造了良好的条件。
固安法院以此为契机,在诉讼服务中心组建了调解速裁团队。团队采用“1+3+4”模式,即1名员额法官、3名法官助理、4名书记员。今年又增加一个法官团队,并明确将一些群体性纠纷纳入非诉调解程序。该院还在70个村委会挂牌成立了法官工作室,能更及时有效地就近解决矛盾纠纷。2018年1月至今年7月,固安法院成功调解纠纷1900余件。
固安法院的矛盾纠纷多元化解工作成效显著,其中“一乡一庭”便是一大亮点。2018年4月,固安法院“一乡一庭”全面升级,县有关部门为“一乡一庭”批复了机构编制,活动经费纳入财政预算,还增补任命了34名人民陪审员、招录了10名书记员、聘请了419名特邀调解员。此外,各乡镇全力支持,为“一乡一庭”增加了办公用房,面积均达50平方米以上。
全面升级后,该院将“一乡一庭”工作与“登”字号立案、诉前化解有机结合,科学制定案件运转流程,利用“一乡一庭”系统和诉调对接机制,实现矛盾纠纷收集、受理、登记、化解、速裁等各个环节相互衔接,并实行了上门调解、电话微信调解等方便快捷的解纷方式。“一乡一庭”在矛盾纠纷多元化解中发挥了更大作用。2018年1月至今年7月,“一乡一庭”成功调解的非诉纠纷就有260余件。
在化解纠纷时,固安法院注重发挥各类调解组织的作用,主动邀请调解人员参与法院诉前纠纷化解。各级调解组织也积极开展非诉调解工作。
固安逐步健全了县、乡镇、村三级调解组织,并在重点行业、重点领域建立规范化的人民调解委员会,这些调解组织在多元化解中出了“大力气”。如县妇联,在今年5月成立了婚姻家庭纠纷调解室,与法院等部门联合开展调解工作。又如宫村镇东杨先务村村委会,成立了由14人组成的调委会,仅仅2018年,就调处矛盾纠纷70余起,成为远近闻名的“无诉村”。
“在县委和县政府的领导、支持下,我们统筹推进矛盾纠纷多元化解机制建设,在非诉讼阶段有效化解了大量纠纷,在创建‘无诉乡村’活动中取得可喜成绩。”固安法院代院长马运涛告诉记者。

“两中心”构建纠纷分流最强大脑

“纠纷来了,要确保能分流出去,所以我们专门设立了‘诉讼与非诉讼对接中心’‘非诉讼纠纷解决分中心’两个中心来推进”,连云区法院党组成员、副院长徐继华介绍。

连云区法院将对接中心作为分流案件的中枢,制定《连云区法院诉与非诉分流办法》,由导诉员对符合诉前调解条件的22类纠纷进行甄别,引导纠纷进入非诉化解平台解决。今年以来,共有99起案件转入非诉讼纠纷平台化解。同时,将“非诉中心”打造成诉前化解纠纷的中枢,协调司法行政部门将人民调解、律师调解、行政调解、公证调解等职能等统一整合到“非诉中心”,实行一站式办理。今年以来,“非诉中心”共接待咨询642件,实施代写诉状等法律援助294人次。

“两平台”整合纠纷化解最强力量

刘某与惠某是十几年的好邻居。2017年,刘某家在旧房基础上翻建新房,需要建造转台。在修建转台过程中,惠某家认为两家之间的巷道应当共半使用,刘某家越界修建转台,既侵犯了惠某家的“领地”,也给惠某家屋后排水带来影响。双方为此常年争论不休,刘某家的改造工程也被迫停止。

高公岛街道审务工作站的法官在了解情况后,及时邀请区人大代表、街道人大工委主任郭守东对双方进行调解。“远亲不如近邻,希望双方多从对方角度想一想,圆满解决这起纠纷。”郭守东劝道。最终,双方就相邻通行、排水纠纷等达成调解协议。

据介绍,连云区法院依托线上线下两个纠纷化解平台,全面整合辖区多元解纷力量。一方面,依托街道、村人民调解组织,搭建起人民调解线下调解网络,辖区共选聘人民调解员126人,一年来诉前化解各类纠纷1426件。另一方面,联合阿里巴巴集团共道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共同开发集网上立案、在线申请、远程调解、资源共享、司法确认等为一体的“矛盾纠纷非诉化解在线调解平台”。自2019年3月运行以来,共受理诉前调解案件465件,同比增长17.4%
,其中调解完结385件,调解成功302件,成功率达78.44%。

“三机制” 提升纠纷调解最优效果

据介绍,为了提升矛盾纠纷解纷效果,连云区法院坚持建立完善“诉与非诉分流”“非诉与速裁衔接”“诉前调解保障”三项机制,对婚姻家事、相邻关系、劳动争议、消费者权益保护等八大类纠纷,在登记立案后移交“非诉中心”先行调解,在诉讼服务中心配置速裁团队,对于诉前调解成功后需要出具确认书、调解书的,由速裁团队统一出具。

“我们还积极争取区委、区委政法委支持,将民事案件万人起诉率等考核指标纳入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工作考评体系。”连云区法院党组书记、院长安仲润介绍,“我们将在总结以往工作经验的基础上,推进形成诉源治理的合力,真正将矛盾消解于未然,将风险化解于无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