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告是优酷网站的经营者,网络用户可以通过购买VIP会员的方式,观看该网站热映及独家特供的影视节目。被告是“蔓蔓看”APP的经营者,其购买了优酷网站13个VIP会员,通过登录会员账号获取优酷网站上的正版影片资源,向其APP用户提供有偿播放服务。原告认为被告侵害了其享有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并构成不正当竞争,请求法院判令被告停止侵权并赔偿经济损失和合理开支共计200万元。被告辩称其提供的是“共享会员”商业模式,不影响原告平台的收入和商业价值,不构成侵权。

“捂脸”等表情的著作权花落谁家?

日前,北京互联网法院分别对微信红包和微信表情案作出一审判决,认定青曙公司构成侵权及不正当竞争,判决其赔偿腾讯公司各项经济损失和合理开支共计90多万元。

原告优酷公司享有影视剧《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信息网络传播权。被告蜀黍科技公司为“图解电影”APP和“图解电影”网站运营商,该网站为在线图文电影解说软件,其首页标明,“十分钟品味一部好电影”。该网站上提供有《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作品》第一集的图片集,该图片集共包含图片382张,均截取自上述剧集,图片内容涵盖上述剧集的主要画面,下部文字为图片集制作者另行添加。通过“图解电影”软件观看图片集可选择5秒每张、8秒每张等速度进行自动播放,也可以自行点击下一张的方式手动播放。

北京互联网法院审理认为,涉案微信表情均为采用“黄脸表情”设计理念的卡通形象设计。
即用圆形黄色表示面部,在此基本造型的基础上,通过眼部、嘴部、手势等神态的变化来反映人物的不同情绪,在线条、色彩运用等方面体现出一定的个性化选择和独创性表达,具有审美意义,构成美术作品。
腾讯科技公司系涉案微信表情的作者,涉案微信表情的创作完成时间为2016年8月29日,故腾讯科技公司自该日起对涉案微信表情享有著作权。

青曙公司认为,在腾讯公司进行作品登记前,已有大量与之相同或相似的作品发表,涉案的微信红包聊天气泡和开启页不具有独创性。而且,被告所使用的电子红包与涉案作品也存在差异,被告也没有以任何形式宣传吹牛软件与微信应用软件之间存在关联,相关公众不会产生混淆或误认。因此,青曙公司认为自己并不存在侵权行为或不正当竞争行为。

编者按:今年9月9日和28日,分别是北京互联网法院和广州互联网法院成立一周年的日子,杭州互联网法院成立也已两周年,为了更好地展示三家互联网法院审判工作的成效,梳理新型互联网诉讼规则,我们选择三家法院审判工作中的部分案例或特色做法,推出“聚焦互联网审判”系列报道,从一个侧面反映互联网法院成立以来为促进创新型经济发展所作出的努力。

关注本文,请点这里

此案的争议焦点为腾讯公司对涉案微信表情是否享有著作权,以及青曙公司的行为是否构成侵权。

澳门新葡萄京所有网站,北京互联网法院一审判决被告停止侵权行为,赔偿原告经济损失50万元和合理开支9.4万余元。

7月19日,北京互联网法院分别对微信红包和微信表情案进行了一审宣判。在微信红包案中,北京互联网法院一审认定涉案“微信红包聊天气泡和开启页”具有独创性,构成美术作品,微信红包相关页面构成有一定影响的装潢;在微信表情案中,北京互联网法院一审认定涉案微信表情体现出一定的个性化选择和独创性表达,具有审美意义,构成美术作品,腾讯科技公司对其享有著作权。

据此,法院认定青曙公司侵害腾讯公司的信息网络传播权,且实施了不正当竞争行为,判令其停止侵权并赔偿原告经济损失50万元,赔偿合理开支9万余元。此外,法院要求青曙公司在赔偿与停用软件的同时,还需在其公司官网页面发布声明,以减少对于腾讯的损失。

“微信红包聊天气泡”是美术作品,也是装潢

北京互联网法院审理认为,
“微信红包聊天气泡和开启页”的颜色与线条的搭配比例、图形与文字的排列组合,体现了创作者的选择、判断和取舍,展现了一定程度的美感,具有独创性,构成美术作品。被告的电子红包聊天气泡和开启页与原告主张的“微信红包聊天气泡和开启页”分别构成实质性相似,被告未经许可进行使用,使用户可以在其选定的时间和地点使用原告的“微信红包聊天气泡和开启页”,侵犯了原告的信息网络传播权。

腾讯公司享著作权

原告是抖音平台的运营者,被告是伙拍平台的运营者。

北京互联网法院指出,被告未经许可在其经营的“吹牛”应用软件中使用了与涉案微信表情完全相同的聊天表情,被告的行为使该软件的用户可以在其个人选定的时间和地点获得涉案微信表情,侵犯了原告依法享有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应当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

在微信红包一案中,原告腾讯公司起诉称,微信红包相关页面和微信整体页面构成有一定影响的装潢,而青曙公司开发的吹牛聊天软件,其电子红包页面与腾讯公司的微信红包聊天气泡和开启页完全相同或构成实质相似。青曙公司作为同类产品、服务的经营者,整体抄袭、全面摹仿微信红包的全流程设计、软件界面及图标设计,极易造成相关公众混淆或误认,其行为已经构成不正当竞争。因此,请求法院判令青曙公司停止侵权和不正当竞争,消除影响,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及合理支出共计450万元。

北京互联网法院经审理后认为,原、被告均是互联网视频服务经营者,被告所谓的“共享会员”服务,系在明知互联网视频平台的经营方式和盈利模式情况下,通过其购买的原告网站VIP会员方式获取正版影片资源,向其经营的APP会员用户有偿提供,超出了VIP会员使用权限,具有明显的“搭便车”的特点,主观上存在明显恶意。共享应以各方的互利共赢为前提,以不得损害他人的合法权益为边界。被告所谓的“共享会员”盈利模式系建立在攫取原告合法商业资源、利用原告竞争优势和损害原告合法权益的基础之上,不符合诚信原则和互联网行业的商业道德,构成不正当竞争。

关于被告提出涉案“嘿哈”表情的原型来自卢正雨表情包的抗辩主张,北京互联网法院审理认为,在案证据不能证明卢正雨的表情包早于“嘿哈”表情的创作完成时间,且两者的表现形式并不相同,从真实人物的表情到聊天表情美术作品的创作,需要作者对线条、颜色等进行选择、判断和取舍,凝结了其独创性的智力劳动,不能证明原告不是涉案“嘿哈”表情的著作权人。

据北京互联网法院副院长姜颖介绍,对软件中体现的网络设计元素的裁量是本案审理过程中的难点。“青曙公司称微信红包沿用了公有领域的色彩标识,但在裁决时需要对微信红包的设计元素和公有领域的传统纸质红包设计元素加以对比,包括对色彩、形状、线条以及其他元素的应用进行对比,此后方能得出结论。最终我们认为,即便微信使用了公有领域的色彩,但在设计时还是进行了创造性的劳动,需要给予保护。”

超过合理限度的“图解电影”也侵权

监制:杨 柳

如何裁量设计元素

法院认为,著作权法是对作品创作和传播中产生的专有权利的保护,而反不正当竞争法是对经营中产生的竞争利益的保护,二者保护的利益并不重合,可以同时适用。原告的“微信红包”相关页面作为相关服务的整体形象,其中的文字、图案、色彩及其排列组合,具有美化服务的作用,应当属于装潢。上述页面通过大量使用,已经能够起到识别服务来源的作用,构成“有一定影响的装潢”,可以在著作权法之外同时寻求反不正当竞争法的保护。被告将原告的相关页面设计进行复制后稍加修改即用于自己的软件,不正当地利用他人的劳动成果攫取竞争优势,不仅会导致相关公众的混淆误认,同时也损害了正常的市场竞争秩序,构成不正当竞争。

因认为“吹牛”软件使用了与微信相似的红包界面和聊天表情,腾讯科技有限公司和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将“吹牛”软件的开发运营方—北京青曙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告上了…

被告青曙公司辩称,电子红包的创作设计来源于生活中的实物红包,因此微信红包并不具有独创性,微信红包相关页面及微信整体页面也不构成有一定影响的装潢。

北互一周年:为互联网诉讼立规则来源:人民法院报发布时间:2019-09-17
10:58:55字号:小大打印本页

关于被告提出的“奸笑”表情与百度团队在先设计的“滑稽”表情相同或构成实质性相似的抗辩主张,北京互联网法院认为,两表情在眉毛的位置、长短和形状,眼睛的位置、大小和形状,以及腮红的深浅等方面均存在客观可识别的明显差异,且两表情传递出的情绪和含义明显不同,因此“奸笑”表情具有独创性。

因认为吹牛软件使用了与微信相似的红包界面和聊天表情,腾讯科技(深圳)有限公司和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以下合并简称腾讯公司)将吹牛软件的开发运营方北京青曙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青曙公司)告上法庭。据了解,这是腾讯公司首次因微信表情和微信红包著作权纠纷与业内公司对簿公堂。

北京互联网法院一审判决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3万元。

“在两起案件中,我们还是秉持着鼓励创新、保护创造、反对恶意模仿这一理念来作出判决的。
对于原告具有独创性的劳动,我们应给予保护;
对于被告的恶意模仿,则要进行制止和打击。 ”姜颖说。

□ 法制日报全媒体记者 黄洁 张雪泓

北京互联网法院经审理后认为,“微信红包聊天气泡和开启页”颜色与线条的搭配、比例,图形与文字的排列组合等体现了创作者的选择、判断和取舍,并展现了一定程度的美感,具有独创性,构成美术作品。被告经营的“吹牛”应用软件页面与上述美术作品构成实质性相似,侵害了原告享有的信息网络传播权。

因此,被告未实施不正当竞争行为。

微信红包具独创性

原告认为,涉案图片集内容基本涵盖了涉案剧集的主要画面和全部情节,侵害了原告的信息网络传播权,故请求法院判令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共计50万元。被告辩称,涉案图片集使用截图而非视频,且属于合理使用,不构成侵权。

澳门新葡萄京所有网站 1

关于被告提出的部分涉案微信表情来自于微信表情开放平台投稿的主张,法院认为,来自开放平台的聊天表情的提交时间和上架时间,均晚于涉案微信表情的发表时间,不能证明原告不是涉案微信表情的著作权人。因此,被告未经许可在吹牛应用软件中使用与涉案微信表情完全相同的聊天表情,侵犯了原告依法享有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应当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

优酷公司诉蔓兰公司著作权及不正当竞争案件庭审现场。曹 益 摄

微信红包是否具有独创性?

此外,微信红包相关页面是微信红包服务的整体形象,其相关页面附加的文字、图案、色彩及其排列组合,具有美化服务的作用,且已具有良好的宣传效应,受到用户的广泛欢迎,应当属于有一定影响的服务装潢。被控的侵权页面与微信红包相关页面在整体视觉效果上构成近似,容易造成公众的混淆和误认,属于不正当地利用他人的劳动成果攫取竞争优势,损害了正常的市场竞争秩序,构成不正当竞争。

澳门新葡萄京所有网站 2

最终,北京互联网法院认定被告构成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判决其赔偿原告经济损失30万元及合理开支一万余元。

在腾讯公司与青曙公司之间的微信表情一案中,腾讯公司认为,涉案的6个微信表情具有独创性,构成美术作品,且原告对其享有著作权。被告青曙公司在未经授权许可的情况下,直接使用了这6个微信表情,侵犯了原告创作微信表情的著作权和信息网络传播权。

“共享经济”不是不劳而获

因认为“吹牛”软件使用了与微信相似的红包界面和聊天表情,腾讯科技有限公司和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将“吹牛”软件的开发运营方—北京青曙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告上了法庭。

法院认为,微信红包聊天气泡和开启页颜色与线条的搭配比例、图形与文字的排列组合,体现了创作者的选择、判断和取舍,展现了一定程度的美感,具有独创性,构成美术作品。而被告的电子红包聊天气泡和开启页与原告主张的微信红包聊天气泡和开启页分别构成实质性相似。被告未经许可进行使用,使用户可以在其选定的时间和地点使用原告的微信红包聊天气泡和开启页,侵犯了原告的信息网络传播权。

腾讯科技公司对“微信”应用软件、“微信红包聊天气泡和开启页”享有著作权,后授权腾讯计算机公司运营该软件并使用其中的美术作品。被告是“吹牛”应用软件的著作权人和经营者。

被告辩称,原告不享有涉案微信表情的著作权。
虽然涉案聊天表情构成美术作品,但是在案证据不能证明原告对其享有著作权。
同时,被告已经停止使用涉案微信表情。

法院经审理后认定,涉案微信表情生动、形象、富有趣味,体现出一定的个性化选择和独创性表达,具有审美意义,构成美术作品,腾讯公司对其享有著作权。青曙公司的行为已经构成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判令其赔偿原告经济损失30万元及合理开支1万余元。

近年来,互联网新技术、新应用和新模式的推广,给著作权的司法保护提出了新问题和新挑战。互联网的开放、便捷一方面是其高速发展的内生动力,另一方面也成为著作权侵权与不正当竞争的温床。北京互联网法院自2018年9月9日成立以来,集中审理涉网著作权案件,其中不乏大量新类型案件。

编辑:张 一

微信表情构成作品

北京互联网法院经审理后认为,在给定主题和素材的情形下,短视频创作空间受到一定的限制,体现出创作性难度较高。虽然涉案短视频是在已有素材基础上进行的创作,但其编排、选择及呈现给观众的效果,与其他用户的短视频完全不同,体现了制作者的个性化表达。涉案短视频为观众带来了重生的安慰、向前的力量,其带给观众的精神享受亦是短视频具有创作性的具体体现。因此,涉案短视频构成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被告作为提供信息存储空间的网络服务提供者,对于伙拍小视频手机软件用户提供“我想对你说”短视频的行为,不具有主观过错,在履行了“通知—删除”义务后,不构成侵权行为。北京互联网法院判决驳回原告全部诉讼请求。

被告青曙公司则辩称,在原告进行作品登记前,已有大量与之相同或相似的作品发表,涉案“微信红包聊天气泡和开启页”不具有独创性;
被告使用的电子红包与涉案作品存在差异。 因此,被告未实施著作权侵权行为。
此外,青曙公司认为,微信红包相关页面及微信整体页面不构成“有一定影响的装潢”,被告未以任何形式宣传其软件与微信应用软件存在关联,相关公众不会产生混淆或误认。

北京互联网法院在一审判决中,没有采纳被告的答辩意见。法院认为,涉案微信红包聊天气泡和开启页具有独创性,构成美术作品,同时微信红包相关页面也构成有一定影响的装潢。

视频虽短,体现出独创性表达即是作品

原告诉称,“捂脸”等涉案微信表情具有独创性,构成美术作品,原告对其享有著作权。
被告未经许可,在其经营的“吹牛”应用软件中提供与涉案微信表情完全相同的聊天表情,侵害了原告享有的信息网络传播权。
据此,原告请求法院判令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共计50万元。

成为本案审理难点

北京互联网法院经审理后认为,信息网络传播权中规定的向公众提供作品,不应狭隘地理解为是完整的作品,因为著作权法保护的是独创性的表达,只要使用了作品具有独创性表达的部分,即属于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的控制范围。该案中,涉案图片集截取了涉案剧集中的382幅画面,这些画面并非进入公有领域的创作元素,而为原涉案剧集中具有独创性表达的内容,因此,提供涉案图片集的行为构成提供作品的行为。合理引用的判断标准并非取决于引用比例,而应取决于介绍、评论或者说明的合理需要。就涉案图片集提供的主要功能来看,其并非向公众提供保留剧情悬念的推介、宣传信息,而涵盖了涉案剧集的主要剧情和关键画面,将对原作品市场价值造成实质性影响和替代作用,损害了作品的正常使用,已超过适当引用的必要限度,构成侵权。

关于被告提出的涉案“捂脸”表情与商标注册人金召平申请注册的商标一致,且金召平申请注册商标时间早于涉案“捂脸”表情登记时间的抗辩主张,北京互联网法院认为,涉案“捂脸”表情的创作完成时间和发表时间均早于金召平申请商标注册的时间,且被告并未提交证据证明该商标由金召平创作完成,不能证明金召平是涉案“捂脸”表情的作者。

在上述案件的审理中,微信红包聊天气泡和开启页是否构成作品,成为双方争议的焦点问题之一。

原告腾讯公司主张:“吹牛”应用软件中3款电子红包的聊天气泡、开启页与其在先的美术作品构成实质性相似,被告的行为侵犯了原告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微信红包”相关页面及“微信”整体页面系有一定影响的装潢,“吹牛”应用软件进行了整体抄袭,极易造成相关公众混淆或误认。原告请求法院判令被告停止侵害著作权和不正当竞争行为,消除影响,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共计450万元。

作为上述两案的审判长,北京互联网法院副院长姜颖在宣判后接受了本刊记者的采访。
姜颖告诉记者:
“案件的主要审理难点是,对于微信红包聊天气泡和红包开启页,被告抗辩称其来源于传统的纸质红包,原告仅是把线下的红包放到了线上,没有独创性劳动,故不应认为构成作品。
但法院审理认为,即便原告使用了部分公有领域的素材,但在进行界面等设计时还是付出了创造性的劳动,包括色彩搭配、形状和其他元素的组合应用。

青曙公司在答辩中认可涉案的聊天表情构成美术作品,但认为腾讯公司没有提供充分证据证明其对涉案表情享有著作权。而且,青曙公司已经停止使用涉案微信表情,腾讯公司主张的经济损失和合理开支过高,缺乏法律依据。

原告主张,“我想对你说”短视频作为作品应受到著作权法保护,被告传播该短视频并抹去水印的行为,侵害了其信息网络传播权,请求判令被告停止侵权、消除影响并赔偿损失105万元。

此外,法院指出,被控侵权页面与微信红包相关页面整体视觉效果上构成近似,容易造成公众的混淆和误认,系不正当地利用他人的劳动成果攫取竞争优势,损
害了正常的市场竞争秩序,构成不正当竞争。

最终,法院认为涉案微信表情均采用黄脸表情设计理念的卡通形象设计,在线条、色彩运用等方面体现出一定的个性化选择和独创性表达,具有审美意义,构成美术作品。腾讯科技公司是涉案微信表情的作者,涉案微信表情的创作完成时间为2016年8月29日,因此腾讯科技公司自完成之日起对涉案微信表情享有著作权。

北京互联网法院一审判决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和合理开支200万元。

原告起诉指出,青曙公司开发运营的“吹牛”软件含有的电子红包页面与“微信红包聊天气泡和开启页”相同或构成实质相似,侵害了己方的信息网络传播权。
同时,微信红包相关页面和微信整体页面构成“有一定影响的装潢”,被告作为同类产品、服务的经营者,整体抄袭、全面模仿微信红包的全流程设计、软件界面及图标设计,极易造成相关公众混淆或误认,构成不正当竞争。

吹牛软件构成侵权

2018年5月12日是汶川地震十周年,党媒平台和人民网在抖音平台发出倡议,邀请网友使用给定素材制作纪念短视频,并发布了示范视频。抖音平台加V用户“黑脸V”响应该倡议,制作并在抖音平台上发布了时长为13秒的“我想对你说”短视频。其他抖音平台用户分享了“我想对你说”短视频,播放页面上均有“抖音”和“ID:145651081”字样的水印。伙拍小视频手机软件上传播了“我想对你说”短视频,但未显示水印。原告通过两封电子邮件向被告进行了“通知”,但无法证明上述邮件发送成功或者收到回复。

最终,法院认定被告侵害了二原告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判令停止侵权并赔偿原告经济损失10万元;
认定被告实施了不正当竞争行为,判令停止不正当竞争行为并赔偿腾讯计算机公司经济损失40万元;
此外,被告还被判决赔偿原告合理开支9万余元。

北京互联网法院审理后认为,在上述两案中,被告青曙公司构成了信息网络传播权侵权,并实施了不正当竞争行为,判令其赔偿原告共计90万余元。

来源:中国审判

据此,原告请求法院判令被告立即停止侵害著作权和不正当竞争行为,并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及合理支出共计450万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