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民族语言传递法治声音——甘肃玛曲县法院加强双语审判满足民族地区司法需求来源:人民法院报发布时间:2019-07-22
09:26:58字号:小大打印本页
玛曲县人民法院地处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是唯一的纯牧业县,甘、青、川三省交界处,平均海拔达3700米。这里无四季之分,仅有冷暖之别,冷季长达三百余天。全县常住人口5.82万人,其中藏族人口占90%以上,牧民们世代逐水草而居,地广人稀、交通不便、社会发育程度低、群众法治观念淡薄一度成为它的标签。为给民族地区繁荣发展提供有力的司法保障,多年来,在一批致力于民族地区法治建设先驱们的大力推动之下,以玛曲为代表的甘肃藏区双语法官们不断探索、勇于实践,双语审判终于在黄河首曲这片广阔无垠的草原上落地生花。
6月26日,金莲花铺满了西梅朵塘的整个草滩,绵延数十公里一片金光灿灿。花海中,一起久拖未决的民事纠纷案在甘肃省玛曲县人民法院车载法庭开庭审理。因为原、被告都是当地藏族,玛曲法院精通汉藏双语的达热吉法官全程用藏语主持庭审,庭审实况经车载法庭实时传送到了50公里外的玛曲法院,这桩拖了多年的案子终于有了结果。
传承与发展的火种
哒哒的马蹄踏过泥泞的路面,扎西当周稳坐在颠簸的马背上,向玛曲县城走来。
“扎西法官,可回来啦!这次怎么去了这么久?快半个月了吧!”有热情的藏民打马上前问候。
“是啊,有个案件当事人搬迁去了冬季牧场,可让我们好找。”扎西当周笑着用藏语和老乡们寒暄。
远处,三间上了年头的低矮平房已依稀可见,那里是玛曲法院的办公场所,也是扎西当周的家。那里,他年幼的儿子才让正在翘首盼父归来……
岁月好似黄河之水奔腾不息。
曾经的三间平房早已被现代化的法院大楼所取代,曾经的双语法官也有了接班人——当年总在等候他办案归来的孩子才让接过父亲的马鞭,成为玛曲法院11名精通汉藏双语的员额法官中的一员。
“自1955年建院以来,从认法到识法,再到懂法、遵法,当地牧民们的法律意识越来越高,以前总是重调厌诉,依靠民间权威的调解来化解纠纷,现在越来越多的人觉得法院的判决最为公正,甚至有当事人对民间调解不服又来法院上诉,是双语审判拉近了法官与牧民之间的距离。”说到这里,才让指指窗外:“你看,从早上上班以来,来法院咨询问题的牧民就络绎不绝,这就是双语审判带来的巨大改变。”
玛曲法院大楼内特别布置了以牧民家庭装修风格为主的家事审判法庭,各楼层分别打造了汉藏双文的党建廉政、法律谚语、家风家训文化墙,让当事人一进法院就感受到亲切、舒适的诉讼环境。
玛曲下辖的上百个自然村中有40%还未通公路,一些牧民居住在草原深处,只有依靠马匹才能到达。因此,送达法律文书是双语法官们的一项艰巨任务。
“当年我父亲骑马下乡,一去就是十天半月,一路进山穿河、风餐露宿,落下一身的病痛。相比起来,现在条件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阿万仓草原深处,帐篷主人热情地牵过才让法官的马绳。在听完才让用藏语详细解释了判决书内容后,这位憨厚的藏族小伙用一迭声的“挂证切”表达了他的感激之情。之后,才让还需要骑大约半小时的马才能返回下车点。
玛曲法院始终坚持“但凡涉及少数民族当事人,一律送达双语法律文书,一律使用双语接待、调解、开庭、宣判”的原则,通过庭审、判后答疑,将专业法律术语翻译成他们能够理解的语言文字,让其听得清清楚楚、看得明明白白,切实推进法律在牧区的宣传和使用。2018年,累计深入牧区帐圈315人次,解决处理矛盾纠纷150次,发放法律知识宣传单1.5万份,使用双语开庭审理案件98件,达当年收案数的48.7%。
科技与传统的碰撞
炒熟的青稞面冲入滚汤的茶水,酥油随着温度升高散发着浓郁的异香,牧民贡布用黝黑的大手将之混合后弄成两指粗细的面团,一份传统的藏式糌粑就做好了。贡布一边吃着糌粑,一边掏出手机,熟门熟路地点击玛曲法院微信公众号进入庭审直播页面,为一段点击率高达100万+的视频贡献了新的数据。视频中,玛曲法院刑事审判庭庭长德吉草全程熟练运用双语主持审理一起故意伤害、非法持有枪支案,充分保障了诉讼当事人使用本民族语言文字进行诉讼的权利和义务。
受特殊地域人文环境的制约,玛曲法院工作直接面临着群众诉讼难、服务半径大、办案成本高、审判执行难等一系列突出问题,流动的“马背法庭”“帐篷法庭”等曾经是他们服务基层的最原始的方式之一。
2014年8月,全国法院信息化现场会议在甘肃成功召开。随后,包括玛曲法院在内的甘肃省三级法院信息化建设正式拉开序幕,“智慧法院”建设开始为最偏远的牧民群众提供智能化服务。
至此,玛曲乃至整个甘南藏区跟世界的距离又缩小了一大步。
谈及这场庭审直播点击率破百万的奥秘,玛曲法院的“翻译官”达热吉表示,“法律术语翻译不规范的问题一直是我们开展翻译工作的拦路虎。2015年以来,舟曲民族法官培训基地编写出版了一系列双语法律培训教材,全省政法系统也多次组织举办双语培训班,为我们做好庭审同步翻译和法律文书翻译提供了极大的理论支持。类似这样的双语庭审直播,牧民群众能听得懂、看得明白,当然会给予更多的关注。”
玛曲法院加大微信公众平台汉藏双文信息推广力度,通过双语庭审直播让少数民族群众见证司法、参与司法进而信赖司法。截至6月25日,已开展庭审网络直播79次,观看量达274.45万人次。严格双语法律文书上网程序,已累计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传藏文版裁判文书276份,位列全省第一。同时,加快建设网上预约立案、电子签章等系统,促进案件快立、快审、快结、快执。
“智慧法院的成功建设使审判执行工作如虎添翼,不仅减轻了办案法官的工作压力,也为案件当事人提供了便利、减轻了诉累。最让人欣慰的是,牧民群众对我们的工作多了一份信赖!”说起信息化建设带给法院庭审工作的变化,玛曲法院副院长加布老感慨万端。
文化与实践的结合 走在这条民族法制建设之路上的当然不止玛曲法院。
6月29日,在距离玛曲268公里的国家法官学院舟曲民族法官培训基地,一场有关汉藏双语法律人才培养与司法实践的研讨会正在举行,80余名国内部分知名院校及法检系统的专家学者共同研究民族地区司法实践热点难点问题,探讨民族法律人才队伍建设路径。
近年来,最高人民法院和国家民委研究出台一系列举措,有效加强了民族地区法律人才队伍建设。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联合省内外高等院校专家学者,历时四年先后编译了35部汉藏双语教材;发挥国家法官学院舟曲民族法官培训基地的“摇篮”作用,共举办各类培训班140余期,培训人员1.7万人次,其中培训汉藏双语法律人才900余人。
和羹之美,在于合异。党的十九大报告深刻指出,“要全面贯彻党的民族政策,深化民族团结进步教育,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加强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促进各民族像石榴籽一样紧紧抱在一起,共同团结奋斗、共同繁荣发展。”
而今,嫣红似火的石榴花冠正在孕育着最紧密而甘甜的果实。

青海省是我国多民族聚居的地区之一,藏族在全省少数民族中人数最多、分布最广。全省55个法院中有6个中院、33个基层法院在藏族自治州,占全省法院总数的70%,近一半法官在藏族自治州工作,八九成案件直接涉及少数民族当事人。为了缓解藏区办案压力,近年来,青海法院加大双语人才队伍建设力度,目前已有130名双语入额法官,其中包括52名专家型双语审判人才。
保证藏语审判,告别“哑巴法庭”
虽已立夏,但玉树仍在降雪,宋春花坐在玉树藏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诉讼窗口的玻璃窗后,接访穿着藏族皮袄的当事人。她一边翻看当事人递去的资料,一边用藏语跟对方沟通案情。
玉树牧民众多,在这里的法院工作,说藏话、写藏文属必备技能。宋春花现任玉树市人民法院副院长,1997年至今,一直在玉树藏族自治州的法院工作,藏语是她工作中最常用的语言。
采访中,五十多岁的牧民丹增回忆,他年轻时因牛羊纠纷问题打过官司,当时藏语法官太少,因双方当事人都懂一点汉语,当时庭审是用汉语进行的。宋春花说,即使是懂汉语的藏族同胞,也无法像用母语那般确切表达内心的想法。“藏区法庭不用藏语开庭,等于是哑巴法庭。”宋春花这样比喻道。如今,涉及藏族当事人的案件,已全部实现藏语审判,少数民族同胞的诉讼权利得到了充分保障。
像宋春花这样语言和法律知识都过硬的双语法官,一直是青海法院的稀缺人才。2009年,全省藏区法院双语法官不超过10人,仅占藏区法院法官总数的1.9%,2018年,这个比例已上升至12%,共130名双语入额法官。为提高双语法官评定的权威性,青海省高级人民法院以更加严苛的标准,对每名参评对象进行评查,从130人中选出52名专家型双语审判人才。这项工作今年将继续进行,旨在进一步提升民族地区双语法官综合实力。并通过多项奖励措施,激发双语法官的工作积极性。
部门联动发力,实现“组合出拳”
与宋春花相隔600公里,青海高院政治部的小杨正在处理西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关于选派人员参加全国藏汉双语法官培训班的函。“参加此次培训的法官需要前往国家法官学院西藏分院,在那里与西藏、四川和甘肃的双语法官一起参加培训。”小杨说,“此项培训自2014年开始,至今已成功举办了4期,今年,青海法院将有20名法官前往拉萨受训。”
除了小杨正在对接的培训之外,青海法院与国家法官学院、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中国人民大学、中央民族大学、青海省民宗委等单位合作,在法官培训、双语法官实习、相关政策制定、工具用书出版、网络培训平台建设等各个方面齐发力,组合出拳,保障双语法官队伍建设。
过去10年,青海法院连续举办双语法官培训班,累计培训480人次,将16名来自基层法院、具有丰富双语审判经验的法官纳入了双语培训师资库。
记者从国家法官学院青海分院消息了解到,青海高院与省民宗委联合印发了《关于加强青海法院民汉双语审判人才培训培养工作的实施意见》;专门成立编审委员会编译了《汉藏对照法学词典》;编译出版了《汉藏双语对照诉讼指南》等服务类工具书。
近几年,双语法官培训工作经费也有所增加,全省法院每年投入资金近35万元,2013年以来承担最高人民法院“双语法官培训专项经费”年均约40万元,两项经费主要用于场地租用、教师聘请、学员食宿和拓展训练等方面。
目前,青海法院网络培训平台正在筹建中,建成后,将继续拓宽培训渠道,提高全省双语法官培训的信息化水平。
借力司改东风,发挥“头雁效应”
打印机哧哧运转,几十份装订成册的裁判文书从出件口滑出来,官却站在文印室,表情终于放松下来。
官却是青海高院刑事审判二庭的法官,2015年通过入额考试,成为了青海高院唯一的双语法官。“目前我手上有5个案子,其中3个都是藏语的。”官却给记者看刚刚打印出来的裁判文书,“双语案件要出中文、藏文两个版本的裁判文书,每一个案子,只有两种文字的裁判文书都完成打印,我才能卸下一个担子。”
2014年,青海被纳入全国首批司法体制改革试点省份,青海高院立足民族地区实际,研究制定了一系列双语法官评审细则,使民汉双语法官评定工作更加规范化、科学化。在落实法官员额制管理改革中、在审判实务考核环节,对双语法官给予适当倾斜。
目前全省所有基层法院已经能够至少组建1个双语合议庭,藏区每个法院至少有2名以上双语法官,每个双语诉讼案件有至少2名双语法官参与审理,优秀双语法官已经发挥了“头雁效应”,能够及时将双语审判知识和经验传授给青年法官。
未来,青海高院将继续加大双语人才的培养培训力度,努力实现这一目标,稳步建立起一支政治过硬,能够满足民族地区审判工作需要的高素质双语法官队伍。

在甘肃省舟曲县境内,神奇秀美的拉尕山下,奔腾不息的白龙江旁,坐落着一组充满现代气息的建筑群,国家法官学院舟曲民族法官培训基地就坐落在这里,自2013年9月正式投入使用以来,一批批双语法律人才从这座被誉为是“双语法官摇篮”的基地里走出。
双语法官是指在少数民族地区既懂国家通用语言文字又懂当地少数民族语言文字,能够熟练使用两种语言审判案件的法官。我国宪法和法律明确规定,各民族公民都有用本民族语言文字进行诉讼的权利。
近年来,最高人民法院指导各级人民法院不断加强双语法官培养及培训工作,积极保障少数民族群众基本权利和诉讼权利,积极推动民族法学和民族法制文化研究,大力推进民族地区法治建设,为实现司法为民公正司法、维护民族团结和社会稳定发挥了重要作用。
“双语法官的摇篮” “现在开庭!”
随着法槌的敲响,女法官杨华晖一边用汉语主持着庭审的进行,一边用藏语向不懂汉语的藏族当事人进行讲解、询问。这样“别具一格”的庭审现场,在位于甘肃省迭部县和四川省若尔盖县境内的迭部林区经常出现,当地的藏族群众亲切地称她为“藏乡的好女儿”。
然而,在几年前,在藏区像这样的双语庭审场景并不多见。近年来,民族地区“双语”法律人才短缺的问题日益凸显,有一组数字最能说明当时双语法官紧缺的窘境:甘肃省民族地区共有法院26个,干警1300多人,但能够承担一般性双语工作的仅34人,能够承担开庭口译和法律文书翻译的不到10人。
面对双语法官紧缺、少数民族当事人诉讼权利得不到充分保障的状况,社会各界特别是少数民族地区人民群众对此反响很大,要求加快双语法律人才培训工作的愿望和呼声很高,民族地区的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也多次在全国、全省两会期间呼吁建立双语人才培训基地。
2012年,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启动了双语法官培训计划,并决定在甘南州建立全省双语法官培训学院,后更名为国家法官学院舟曲民族法官培训基地、甘肃省法官培训学院甘南分院。2013年9月,一所民族特色突出、功能设施完备的集教学、科研、交流为一体的高标准的培训学院投入使用,总建筑面积1.5万平方米,可同时容纳300人培训。截至2016年6月,先后举办各类双语培训班61期,培训学员6800余人次,覆盖面扩大到了全国所有省份、所有民族和473个人民法院。
“语言交流是司法工作深入基层、深入群众的前提,双语的学习和使用在藏区的审判执行工作中显得尤其重要。”参加了培训的迭部林区基层法院书记员祁存荣感慨地说:“通过培训,我们不仅拓宽了知识面,打开了工作思路,而且提高了审判实践能力。”
2015年4月,最高人民法院、国家民族事务委员会联合印发《关于进一步加强和改进民族地区民汉双语法官培养及培训工作的意见》,为双语法官培养和培训勾画出了明确的“时间表”和“路线图”,全国民族地区法院的双语法官培养培训工作如火如荼地展开。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注重加强和改进双语法官培训,先后与新疆大学、新疆财经大学法学院建立双语培训基地,并利用网络实施双语远程网络教学,选派少数民族法官赴内地对口援疆法院挂职锻炼、跟班学习,强化汉语训练,提高办案能力。当前,全区法院能用双语与当事人交流的法官占法官总数的40%,能用双语办案并制作裁判文书的法官占12%。
“入乡随俗,到什么山唱什么歌,见什么人说什么话”,这是广西壮族自治区田东县人民法院双语法官进村入户办案的缩影。地道的乡音,亲切的问候,不仅缓和了庭审气氛,也迅速拉近了法官与当事人的距离。壮语办案,让普通老百姓听得懂,成为当地壮乡人的福音。
浙江省景宁畲族自治县人民法院加大畲汉双语法官培养力度,与县统战部、民宗局合办畲语培训班,培训班共设置学说日用畲语、法律用语畲语基础训练、畲汉语实战训练、畲族风俗和文化禁忌等四个板块,使得法官们不仅懂得民族语言,更了解了当地文化和风俗习惯,扎根基层,服务群众。
人才培养 教材为本
近年来,最高人民法院组织指导民族地区法院,编写出版了一系列双语法律教材、词典,为加强双语法官队伍建设发挥了积极作用。从2015年开始,最高人民法院设立了双语法官培训教材编写专项经费,每年拨出专款用于支持双语法官培训教材编写工作。2016年1月,最高人民法院召开双语法官培训教材、词典编撰工作协调会,推进实施“双语法律文化出版工程”,这是最高人民法院首次开展的大型双语法律文化项目。该工程涵盖主要少数民族语言法律教材、词典和普法文化宣传品,已纳入国家出版基金项目。
在最高人民法院的组织指导下,各民族地区法院编写了一系列双语法律词典、培训教材。甘肃高院联合兰州大学、西北民族大学等高校的专家教授,邀请四川、云南、西藏、青海四省区藏汉双语专家,组建了高水平的教材编写团队。经过一年努力,《宪法教程》《刑法教程》《民法教程》等10部教材已正式出版,《刑事审判实务教程》《民事审判实务教程》《行政审判实务教程》等其余23部实务教材的编撰工作正在稳步推进。2018年底,33部藏汉双语法律培训教材的编撰工作将全部完成。西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从2014年起全面启动全区法院藏汉双语法官统一培训教材编写工作,目前已组织编写了《藏语文法律术语》《藏语文裁判文书制作》《藏语文庭审规范》和《西藏民俗》等教材。青海省高级人民法院编撰了藏汉双语法律对照词典,内蒙古、新疆高院分别编撰了部分蒙汉、维汉双语法官培训教材。这些双语词典、教材的出版,为推进双语法官培训、促进国家法律在民族地区正确实施提供了有利条件。
2015年6月,中国政府在国际人权会议上,以《藏汉双语法律培训系列教材》等双语法律读本的出版发行为例,证明中国政府切实保障了少数民族群众使用本民族语言文字进行诉讼的权利,保障了人权,在国际人权大会上产生了良好的反响。
开启民族法律文化研究新篇章
在国家法官学院舟曲民族法官培训基地,充满了浓浓的藏乡风情文化和民族法制气息。走进学院大门,“吐蕃法律二十条”“理藩院则例”“成吉思汗法典”“回鹘契约”等充满民族法制文化元素的浮雕随处可见,《西夏法典》《南诏国法律》《属邦律》《蒙古律例》等图文展板悬挂于回廊两侧。基地还以少数民族法制文化研究所为平台,以“立足民族地区,维护法制统一,推动学术研究,服务法治实践”为宗旨,创办了《民族法制文化研究》学术辑刊。为充分展示民族法制文化传承、文化传统、实践足迹,基地正在积极筹划设计拥有900平方米的民族法制文化展馆,这里将会成为全国民族法制文化宣传的橱窗,民族团结进步的教育基地,民族地区全民学法、用法、守法的普法之所。
2016年8月24日,民族法制文化与司法实践研讨会在国家法官学院舟曲民族法官培训基地隆重开幕,标志着民族法制文化研究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在研讨会之前,最高人民法院面向民族地区法院系统和民委系统组织了征文活动,共收到论文260多篇,其中既有各方面领导、专家高屋建瓴的理论研究,也有来自基层司法和民族工作一线的实践总结。在研讨会上,与会代表围绕民族法制文化与司法改革的关系、民族法制文化与全面依法治国战略的实施、民族法制文化在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建设中的作用以及民族地区政法干警队伍建设、民族地区社会管理路径等问题,畅所欲言,广泛交流,提出了很多创新性的思路和见解。
周强院长在会上强调,民族法制文化凝聚着各族人民的集体智慧和生活经验,承载着本民族的精神品格和价值追求。各级人民法院要充分认识加强民族法制文化与司法实践研究的重大意义,积极推动民族法制文化的繁荣和发展,努力推进司法为民、公正司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