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德咏:让普通群众协助司法、见证司法、掌理司法来源:人民法院报发布时间:2010-05-17
16:58:00字号:小大打印本页 让普通群众协助司法、见证司法、掌理司法
——最高人民法院常务副院长沈德咏谈人民陪审员制度 新华社记者 杨维汉 郑 良
“我国实行人民陪审员制度,是人民群众在司法领域依法管理国家事务的一种最重要、最直接的形式。通过陪审这座桥梁,动员和组织人民群众以陪审员的身份参与案件审判活动,让普通群众协助司法、见证司法、掌理司法,充分体现司法的民主功能,可以更集中地通达民情,反映民意,凝聚民智,在更大程度上实现人民民主。”
在14日于福州召开的全国法院人民陪审工作会议上,最高人民法院常务副院长沈德咏对人民陪审员制度作出了上述阐释。
对于“中国司法是走专业化还是大众化道路”的问题,沈德咏指出:“实践证明,在我国建设公正、高效、权威的社会主义司法制度,必须要走司法专业化与大众化相结合的道路。通过法官队伍的专业化确保司法的专业品质,通过司法的大众化使司法走近人民、贴近社会,增强社会对司法裁判的认可度。”
实行人民陪审员制度,是保持司法制度人民性的重要内容,是司法大众化一种重要的制度安排。五年来,全国法院共分三批选任7.7万余名人民陪审员,这些陪审员来自不同行业,极大地拓展了人民参与司法的渠道。
“从统计数据看,人民法院每年审理、执行的1000多万件案件,绝大多数都是公正的。但是,这种审判结果的公正并没有必然地转化为民众对司法的公信,司法自我评价与社会评价之间还存在很大的反差。”沈德咏说,“造成这种反差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司法与人民群众之间还存在距离,影响了公众对司法的评判和认同。”
健全和完善人民陪审员制度,使司法活动更加贴近社会生活、贴近人民群众、贴近时代要求,是人民群众直接感受司法公正的最好方式。同时,沈德咏希望,通过人民陪审这个“媒介”,使司法可以依法吸收社情民意,使社情民意可以正当影响司法,进而实现司法与社会的良性互动。
人民陪审员可以将“民间智慧”引入司法。沈德咏说,陪审员以普通人的生活经验判断法律事实,其民间智慧可以和职业法官的专业知识优势互补,从而不断提高司法应对新的社会生活的能力。特别在医疗事故纠纷、产品质量事故赔偿纠纷、知识产权纠纷等专业性较强的案件审理中,这方面的互补优势更明显。同时,陪审员以群众易懂、易信的语言解读法律,有利于实现法、理、情的有机相融,在劝导说服当事人互谅互让、息诉解纷方面具有独特优势。
沈德咏说,更为重要的是,由于人民陪审员的参与,客观上会在案件的审理过程中形成相互监督、相互制约机制,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抵御各种非法干预,有利于保证司法公正廉洁。通过充分发挥人民陪审员制度的作用,努力把司法权的运作置于阳光之下,最大限度地遏制危害司法公正的消极腐败现象滋长蔓延。
沈德咏表示,各级人民法院将继续规范工作程序、完善管理机制,保障人民陪审员依法、有效地行使陪审职权,不断提高陪审员参与庭审、履行职责的能力,逐步解决好“陪而不审、审而不议”等问题。同时,还将采取有效措施,引导好、发挥好、保护好人民陪审员的工作积极性。

澳门新葡萄京所有网站,全国法院人民陪审工作会议在闽召开
王胜俊做出批示来源:人民法院报发布时间:2010-05-17
16:46:00字号:小大打印本页 全国法院人民陪审工作会议在闽召开
王胜俊批示要求 以深入推进三项重点工作为契机
加强人民陪审工作推进司法民主
沈德咏出席并讲话 黄镇东作书面讲话
核心提示
王胜俊在批示中要求,各级人民法院要正确认识和把握新形势下全面加强人民陪审工作的重要性和紧迫性,以深入推进三项重点工作为契机,以改革和完善人民陪审机制为动力,认真贯彻实施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完善人民陪审员制度的决定》,进一步增加人民陪审员数量,加大管理和培训力度,解决陪审工作中面临的实际困难,拓展陪审案件范围,努力使人民陪审员制度在化解社会矛盾中有新作为,在促进社会和谐中有新发展,在树立司法权威中有新成效,为进一步完善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人民陪审员制度而不懈努力。
本报福州5月14日电
今天,全国法院人民陪审工作会议在福建福州召开,最高人民法院党组书记、院长王胜俊就人民陪审工作作出重要批示,最高人民法院党组副书记、常务副院长沈德咏出席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主任委员黄镇东作书面讲话,福建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陈文清,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马新岚分别致辞,最高人民法院党组成员、政治部主任周泽民主持会议并作了人民陪审工作报告,福建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袁锦贵出席会议。
王胜俊在批示中要求,各级人民法院要正确认识和把握新形势下全面加强人民陪审工作的重要性和紧迫性,以深入推进三项重点工作为契机,以改革和完善人民陪审机制为动力,认真贯彻实施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完善人民陪审员制度的决定》,进一步增加人民陪审员数量,加大管理和培训力度,解决陪审工作中面临的实际困难,拓展陪审案件范围,努力使人民陪审员制度在化解社会矛盾中有新作为,在促进社会和谐中有新发展,在树立司法权威中有新成效,为进一步完善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人民陪审员制度而不懈努力。
沈德咏在讲话中指出,在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完善人民陪审员制度的决定》实施五周年之际,召开人民陪审工作会议,对于进一步完善人民陪审员制度,更好地推进司法民主、促进司法公正,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人民陪审员制度是一项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司法制度,也是一项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制度,是党的群众路线在人民司法工作中的具体体现,是实现人民当家作主和依法治国有机结合的重要途径。五年来的实践证明,人民陪审员制度具有旺盛的生命力。
沈德咏强调,要从更高层面,深刻认识和把握新时期人民陪审工作。人民陪审工作要放到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高度来定位,通过陪审这座桥梁,让普通公民协助司法、见证司法、掌理司法,充分体现司法的民主功能,更集中地通达民情,反映民意,凝聚民智,在更大程度上实现人民民主;要放到践行人民法院人民性的高度来谋划。实行人民陪审员制度,是保持司法制度人民性的重要内容,是司法大众化一种重要的制度安排,要通过司法的大众化使司法走近人民、贴近社会,增强社会对司法裁判的认可度;要放到提升司法公信力的高度来推进。要坚持司法工作的群众路线,使司法活动更加贴近社会生活、贴近人民群众、贴近时代要求,通过人民陪审员参与审判,扩大了社会公众对法院工作的知情面,使司法可以依法吸收社情民意,使社情民意可以正当影响司法,进而实现司法与社会的良性互动。
沈德咏强调,要以深入推进三项重点工作为契机,全面加强人民陪审工作。要高度重视人民陪审员在社会矛盾化解方面的独特优势,统筹兼顾法律原则和群众认知,努力将“民间智慧”引入司法,积极发挥人民群众在解决社会纠纷中的助力作用,形成社会矛盾化解的强大合力;要充分发挥人民陪审员制度的监督制约功能。人民陪审员参与审判有利于拓展社会公众对司法活动的认知范围,提高审判工作的透明度,促进审判公开原则的落实,要通过充分发挥人民陪审员制度的功能作用,努力把司法权的运作置于阳光之下,最大限度地遏制危害司法公正的消极腐败现象滋长蔓延;要不断加强新形势下人民陪审员制度的自身建设。要针对实践中反映出来的问题,在人民陪审员的选任、培训、使用、约束、激励、监督机制等方面进一步加强调查研究,以加快实现人民陪审员制度的规范化,不断提高整体素质,确保职能作用发挥。
沈德咏强调,要进一步抓好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完善人民陪审员制度的决定》的贯彻落实,推动人民陪审工作健康发展。各级法院要强化组织领导,将人民陪审员制度置于实现法院工作科学发展的大背景下进行谋划,使人民陪审工作与执法办案相互协调、相互促进,确保《决定》和最高人民法院的有关规定真正落到实处,并探索设立人民陪审员管理机构,建立完善相关管理制度,不断提高管理水平;要加强统筹协调,积极争取对人民陪审工作的领导与支持,各级法院要主动向党委、人大汇报重大问题和进展情况,不断加强与司法行政机关、财政部门的沟通、协调,确保各环节的工作有机衔接、有序运转;要狠抓措施落实,依法保障人民陪审员的权利和职责。进一步规范工作程序、完善管理机制,保障人民陪审员依法、有效地行使陪审职权。加强培训工作,不断提高人民陪审员参与庭审、履行职责的能力。采取有效措施,引导好、发挥好、保护好人民陪审员的工作积极性,给予他们更多的关心和爱护,为他们解决实际困难,解除他们的后顾之忧。

大众化还是专业化再次成为人民陪审员选任的一个热点问题。根据多年来的司法实践经验,选任人民陪审员应兼顾大众化和专业化,且大众化不排斥专业化。

黄镇东在书面讲话中要求,要提高认识,继续推进人民陪审员制度的深入开展。进一步加大宣传力度,提高全社会对人民陪审员制度的认知程度,人民陪审员的所在单位要采取有效措施,切实支持人民陪审员依法正常参加陪审工作。各级人民法院要进一步加强制度建设,规范工作程序、完善管理机制,健全约束机制,保障人民陪审员依法、有效地行使职权。人民陪审员要自觉履行法律义务,不断提高自身素质,积极规范地参与法院的案件审判工作,依法行使法律赋予的陪审职权。要重视人民陪审员的数量和质量,健全完善人民陪审员的进入和退出机制。在人民陪审员的选任工作中,要注意优化人民陪审员的整体结构,充分考虑人民陪审员的广泛性和代表性。要提高人民陪审员的整体素质,在培训上下工夫,在实践中磨炼提高,避免“陪而不审、审而不议”的现象。健全完善人民陪审员的退出机制,保证人民陪审工作的实际需要和正常开展,保持人民陪审员队伍的生机和活力。要争取各方支持,保障人民陪审员制度的有效实施。各级人民法院要继续积极主动地向党委、人大汇报重大问题和进展情况,保证《决定》的顺利实施。要加强与有关部门的协调配合,不断完善对人民陪审员的职业监督、考核管理以及激励奖惩机制,确保人民陪审员制度在司法实践中得到有效实施。地方人大要继续支持人民法院和司法行政机关为实施《决定》开展的各项工作。
又讯
5月13日晚,福建省委书记孙春兰会见了最高人民法院党组副书记、常务副院长沈德咏一行。

2015年4月,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根据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通过的《人民陪审员制度改革试点方案》,表决通过了《关于授权在部分地区开展人民陪审员制度改革试点工作的决定》。随后,最高人民法院会同司法部制定了《人民陪审员制度改革试点工作实施办法》,该试点改革工作包括改革人民陪审员选任条件、完善人民陪审员选任程序、扩大人民陪审员参审范围、探索人民陪审员参审案件职权改革等七项内容。其中,关于人民陪审员选任条件的变化可以概括为“一升一降”,即将人民陪审员的任职年龄从年满23周岁“提高”到28周岁;学历要求从一般大专以上“降低”到一般高中以上,农村地区可以考虑对品性良好、公道正派、德高望重者放松学历要求。

针对人民陪审员选任条件的变化,有专家认为“人民陪审员再试点,大众化是方向”;也有专家质疑“高中学历是否能够证明其有较强的分析能力,是否能胜任陪审员的工作”等等。可见,大众化还是专业化再次成为人民陪审员选任的一个热点问题,笔者认为这正是此次试点改革要解决的主要问题之一。根据多年来的司法实践经验,笔者认为选任人民陪审员应兼顾大众化和专业化,且大众化不排斥专业化。具体理由如下:

一、大众化是人民陪审员选任的本质要求。

纵观世界各国,关于人们陪审员制度的功能定位,主流观点认为是国家司法机关吸收普通公众与职业法官共同行使审判权的重要政治制度和基本司法制度,是司法民主化与司法专业化相结合的产物。因此,为了充分发挥人民陪审员的作用和优势,选任人民陪审员时应该特别注重其大众化。上世纪50年代、60年代,关于人民陪审员制度,我国宪法法律及最高人民法院等部门虽然出台了一系列规范性文件,但是对人民陪审员的选任条件没有限制,只是要求与基层人民代表的选举条件一致,且十分强调代表性和广泛性,要让社会各阶层和各行业的代表参加人民陪审员队伍。在这一历史时期,由于放宽人民陪审员选任资格门槛,人民群众依法参加审判活动并通过陪审方式直接参加国家事务管理的积极性日益高涨,司法民主在实践中得到充分体现。

2004年8月28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了《关于完善人民陪审员制度的决定》,对公民担任人民陪审员设定了四个条件,并明确规定人民陪审员需要具有大学专科以上文化程度。该《决定》的颁布和实施,有力地推进了司法民主、促进了司法公正、提升了司法公信力,但同时也暴露出人民陪审员选任的广泛性和参审的积极性不足等问题。比如,有的人民陪审员一年参与几百件案件审理,成为“常驻陪审”“编外法官”,也有的陪审员以工作忙协调难为由长年不参与陪审,成为“名义陪审”;有的陪审员由于缺乏法律常识和与案件相关专业知识,在庭审时不敢发问,在评议时不敢发言,“陪审”演变为“陪衬”,并且导致人民陪审员的独立价值难以很好发挥。

为此,这次人民陪审员制度试点工作,以问题为导向,对人民陪审员选任条件进行了改革,通过“一升一降”的变化来体现人民陪审员选任的多元化和代表性。与此同时,还先后出台了一系列凸显人民陪审员大众化的有效举措,比如在选任数量,实施了人民陪审员“倍增计划”,不断扩大人民陪审员的队伍,目前全国人民陪审员总数已达到21万余人;在选任方式上,确定了“随机抽选机制”,要求基层和中级法院每五年制作候选人名册,建立候选人信息库,随机抽选法官员额数5倍以上的人员作为候选人,审查并征求意见后,随机抽选不低于当地法官员额数3至5倍的人员作为人民陪审员,建立人民陪审员名册,提请同级人大常委会任命。司法实践表明,通过上述一系列改革举措,人民陪审员的队伍已趋于大众化。

二、专业化是人民陪审员选任的现实需要

所谓专业化是指来源于社会各阶层和各行业的人民陪审员,可以不具备丰富的法律知识,但应该熟知自身行业和领域的知识技能,具备相应的专业分析能力和认知水平,能够代表和反映社会民意。如果说大众化是人民陪审员选任的本质要求,那么强调人民陪审员的专业化就是现实需要。

这种现实需要主要来自当下司法改革中涉及的审判职责、司法责任、程序公正等三个方面的变化。

一是职责变化的需要。人民陪审员与法官虽然具有同样的审判职责,但近年来人民陪审员“陪而不审,审而不议”等现象日益严重。究其原因,主要在于人民陪审员既缺乏相关法律知识,也不熟悉自身行业知识技能,以至于在庭审时不愿发问,在合议时不敢发言,特别是讨论法律适用时往往受到职业法官影响,趋于被动,附和了事。为此,这次试点工作有针对性地对人民陪审员的职责作了调整,将人民陪审员“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两项职责调整为“认定事实”一项职责。日前,《人民陪审员制度改革试点工作实施办法》进一步明确规定“涉及征地拆迁、环境保护、食品药品安全的重大案件等3种情形的第一审案件,原则上应当由人民陪审员参审,并提出人民陪审员应当全程参与合议庭评议,并就案件事实认定问题独立发表意见并进行表决,人民陪审员可以对案件的法律适用问题发表意见,但不参与表决。”这一重大职责改变,对不完全熟知法律知识的人民陪审员来说,无疑是扬长避短之举,但是客观上也对人民陪审员熟悉社情民意的程度,特别是对自身专业知识技能的认知程度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所以,在选任人民陪审员时,除注重多元化和广泛性以外,还应该注重人民陪审员的专业化。事实上,人民陪审员也只有具备相应专业化水平,才能将其专业思维与职业法官法律思维结合在一起,优势互补形成合力,共同提高司法裁判的社会认可度。

二是责任担当的需要。人民陪审员作为合议庭的成员与法官具有同样的权利和义务。“让审理者裁判,由裁判者负责”是这次司法改革的核心内容之一,随着办案责任终身制和错案追究制的出台和实施,作为合议庭成员的人民陪审员,在与法官享有同等权利的同时,意味着也要承担相应的责任。为了防患于未然,在选任人民陪审员时,注重选任社会各阶层、各行业优秀代表,特别是知识产权、医疗服务、环境保护等专业性很强领域的精英为人民陪审员,并充分发挥他们专业特长,有利于人民陪审员正确履行法定职责。如果人民陪审员仅具有阅历丰富、了解社情民意优势而缺乏相关专业知识,在审理专业性很强的案件时,可能无法弥补法官专业技术知识的不足,可能无法改变“陪而不审”的现象,还可能因为失职而被追责。

三是程序公正的需要。公平正义是时代主题,程序公正才能保证和促进实体公正。随着社会进步和经济发展,不仅案件数量快速增长,而且新类型疑难案件不断增多。为了公正高效审理好新型疑难案件,查清案件事实中专门性问题是关键,但是仅依靠法官的法律知识难以查清这些专门性事实,必须借助专业机构和专门知识人才并通过一定程序方能做出正确判断。此前,司法鉴定是法官解决相关专门性难题的通常方法,但是由于相关程序不完善,“以鉴代审”的现象比较普遍,当事人反映大。为此,2012年版民事诉讼法创设了“专家辅助人制度”,这一新制度的设立释放出一个重要信息,即公正、合理、科学的诉讼程序亟需具有专门知识人才的支持。因此,在选任人民陪审员时,及时将具有专门知识的人才选入,并由他们作为合议庭成员直接参与专业性较强案件的审理,想必在查清案件事实中专门性问题时更主动,程序也更加公正,届时法官裁判更有底气,当事人对裁判结果也更加服气。日前,《人民陪审员制度改革试点工作实施办法》关于“人民法院可以根据人民陪审员专业背景情况,结合本院审理案件的主要类型,建立专业人民陪审员信息库”的规定,既顺应了司法实践的迫切需要,也为专业人民陪审员制度的设立提供了法律支持。

三、大众化不排斥专业化

强调人民陪审员选任的大众化,不是将那些既了解法律知识又具有专门知识的人才拒之门外;强调人民陪审员选任的专业化,也不是将那些阅历丰富、熟悉社情民意的人拒之门外。相反,具有专门知识的人才加入人民陪审员队伍更加有利于准确表达人民意愿和意志,凸显人民陪审员的大众化。

实践表明,在人民陪审员选任时,将大众化和专业化统筹兼顾起来,有利于发挥人民陪审员的整体实力和特别优势,保证司法民主在司法活动中得到充分体现。第三届全国审判业务专家
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立案二庭副庭长 汪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