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人民法院完成历史档案数字化来源:人民法院报发布时间:2016-03-09
08:44:17字号:小大打印本页

据《法制日报》报道,最高人民法院日前已完成历史档案数字化,这是法院信息化建设的成果,是“互联网+”运用到审判的产物,是法院司法便民的新举措,是法院司法公开的再拓展。日前,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在接受中央电视台《小撒探会》专访时对人民法院信息化建设进行了深层次的阐述,“人民法院的信息化建设是一场深刻的自我变革”“信息化能有力促进司法公开,我们运用信息化手段积极构建开放、动态、透明、便民的阳光司法机制,让司法权在阳光下运行,努力通过司法公开促进司法公正。我们心中有一个目标,就是要建成世界上最阳光、最透明的司法机构”。
大法官的期待也是社会公众的共同期待。在历史档案数字化方面,早在三年前,最高法院出台了规范纸质档案数字化工作的标准和要求,并已有了清晰的远景目标,到2017年全国法院将全面实现卷宗、档案电子化,可为司法公开、网上办案的法院信息化3.0版提供基础数据。近年来,全国基层法院也积极认真落实最高法院要求,及早部署、迅速行动,纷纷实现了诉讼档案电子化建设的基本要求。
“诉讼社会”的到来,直接导致基层法院的收案数量大幅度上升,档案数量也随之急速增长,与此相对应的诉讼档案利用率也随着上升。公民在申请执行时或查询自己案件时需要诉讼档案;律师在办理案件时需要诉讼档案;公安、检察院办理相关案件时需要历史档案;人大、上级法院监督时需要诉讼档案……历史诉讼档案不是封闭、束之高阁的,它是有动态需求、循环利用价值的。而长期来受技术所限,调阅诉讼档案基本依靠人力,远远不能满足群众、律师和其他机关办案需要,频繁到档案室调取卷宗,既占用了时间,又不利于档案实体的保护。
最高人民法院在进行历史档案数字化的同时,对卷中的历史裁判文书进行了全文识别处理,并计划建设裁判文书全文检索数据库及在线查询系统,将识别后的裁判文书在互联网上公布,供广大公众查询使用。如果历史档案电子化力度再加大,由最高法院牵头,采用统一标准,最终实现全国四级法院诉讼档案数据库联网,使全国法院历史档案能够方便快捷地进行网络调阅,并非天方夜谭。
到时,裁判文书可以公开查询,诉讼当事人及其代理人通过各级法院的对外门户网站,按身份、权限查阅案件相关内容。法院审理的案件基本在公众眼皮底下一览无余,让当事人赢得清清楚楚,输得明明白白。公安、检察院、法院部门的档案管理系统对接,在设定查询权限的前提下,实现公、检、法档案信息资源共享,完善工作衔接,既实现互相监督,又提高办案效率。人大、上级法院可以远程调卷,方便个案监督。
近年来,法院大力推行裁判文书上网、司法网络拍卖、大要案庭审直播、当事人凭密码查阅案件进度等举措,大开司法公开之门。现如今,法院完成历史档案数字化,为司法公开再开一扇窗,让阳光普照到司法的角角落落。

12月6日,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档案数字化加工项目签约暨启动仪式在湖南高院库藏档案数字化加工现场举行。
据了解,湖南高院将在合同签订后4个月内完成该院2010至2015年诉讼档案的数字化扫描工作,并实现扫描后的数字化成果与数字法院系统中的档案管理软件顺利对接,保证数字档案的正常利用,方便法院阅卷和当事人、律师阅卷。在2017年底前完成该院1949年以来的库藏档案的数字化,并启动新增档案的实时数字化,逐步建立全省三级法院联网的电子诉讼档案调阅查阅服务平台,切实解决各级法院调卷难、阅卷难问题。湖南高院将定期对档案数字化工作进展情况进行督查并予以通报。
据介绍,湖南高院将于年内实现院内电子档案联网查阅,实现查阅功能延伸到每一个办案法官办公电脑,法官还可凭权限跨院查询当事人在其他法院的诉讼档案。在全省资源共享的基础上,建立三级法院联网的电子诉讼档案查阅服务平台,当事人和诉讼代理人通过认证后,可以选择任一法院查阅电子档案。全省各级法院将建立电子档案阅览室,逐步向公众开放查询。

最高人民法院完成历史档案数字化

记者日前从最高人民法院获悉,最高人民法院的历史档案已完成数字化工作,为进一步加大诉讼档案公开力度、实现网上阅卷夯实了基础。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对此予以充分肯定,指出历史档案数字化作为法院信息化建设的组成部分,成效十分明显,具有重要意义。

据介绍,最高人民法院完成历史档案数字化具有重要意义,为全国法院系统档案数字化工作起到了示范作用。2015年11月,最高人民法院下发《关于推进人民法院档案数字化工作的通知》,要求地方各级人民法院加快推进库藏档案数字化工作,其中高级人民法院应于2016年底前完成全部档案的数字化扫描,各中基层人民法院于2017年底前完成全部档案的数字化扫描工作。届时依托人民法院统一的电子诉讼档案查阅服务平台,将实现四级法院网上调阅电子案卷,彻底解决调卷难问题;实现人民群众在就近法院远程查阅电子卷宗,促进司法便民。

据了解,近年来,最高人民法院对档案数字化工作十分重视,不断推动档案工作的信息化和规范化建设。2013年,最高人民法院与国家档案局联合出台《人民法院电子诉讼档案管理暂行办法》,规范了纸质档案数字化工作的标准和要求。同时,开展对新生档案归档后的实时扫描,并研发档案信息化管理系统,实现在机关专网上查阅已数字化的新生档案。2014年,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办公会议提出三年内完成库藏历史档案数字化的工作目标,经过近一年的艰苦努力,目前已提前一年完成。本次数字化工作成果丰硕,包括建国以来的最高人民法院诉讼档案、行政文书档案,以及建国前的晋冀鲁豫、晋察冀边区法院,华北人民法院,建国后的东北、西北、华北、华东、中南、西南六个大区分院,铁路高等法院等11个全宗的历史档案。

最高人民法院完成历史档案数字化,为推进历史裁判文书上网,促进司法公开创造了良好条件。历史档案数字化的完成是裁判文书全文识别和上网的必要条件,因此最高人民法院在进行历史档案数字化的同时,对卷中的历史裁判文书进行了全文识别处理,并计划建设裁判文书全文检索数据库及在线查询系统,将识别后的裁判文书在互联网上公布,供广大公众查询利用。这将充分发挥裁判文书的作用和价值,有力地促进司法公开。

强化诉讼档案公开夯实网上阅卷基础

最高人民法院完成历史档案数字化,为最高人民法院律师服务平台互联网阅卷提供了有力保障。2015年底,最高人民法院律师服务平台正式开通,代理律师可以足不出户通过互联网进行阅卷。最高人民法院历史档案数字化工作的完成,确保了律师服务平台“有卷可阅”,为网上阅卷提供了保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